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200章 方阳发飙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左安昌的这句话,把所有的人都给惊呆了。

    方阳更是气得说不出话来,这才明白为什么别的都叫他老财迷了,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唯利是图。

    钱就是他的命。

    “老头子,你说什么呢?还能好好的说话吗?刚刚不说的好好的,什么事儿都能答应吗?你看今天要不是人家方阳,你这栏猪能出得了吗?”

    “女人家别cha嘴啊,妇道人家,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说起今天的事儿说到底,那小张都是看在刀老弟的面子,方阳……最多是个帮手。”

    汗,方阳无话可说,说真的,这个时候,他只的很想抓起他头上那稀稀拉拉的几根~毛,猛抽一顿。

    “你……”雪柔妈也是气得不行,一拍桌子起身走人了。

    “嘿,你个败家娘们越来越不像话了,还敢跟我拍桌子了,疯了你了。”左安昌说话间就站了起来。

    “我没拍你就不错了,我跟你这种人过够了!”

    “我还跟你过够了呢?你给站住,有本事你就给我站住。”说话间这左安昌就想着冲过去,这刀疤一看不能打起来啊,这套儿还没下呢?要是这么完事儿了,多可惜,方阳估计也气得够呛,竟然没有拉他们俩的意思,也只好耐着性子过来劝他们。

    “嗳嗳我说左老哥,老哥,你说说这多大点事儿啊,你这脾气怎么说来就来啊,赶紧坐下,嫂子你也别生气啊,这事啊,咱们好好说,这天下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儿,来来,坐下。”

    这刀疤这时一手一个,硬是把二人拉过来按在了椅子上。

    “要不是刀老弟在我,我上去就抽你两个嘴巴子。”

    “来啊你抽啊,我还把话撂这,你要是今天不抽我,你就不姓胡,来,抽啊,我就不信了,跟你这样不讲信用的人在一起,我……我脸红,大不了我不伺候了,清静!”从雪柔妈的反抗中能感觉到这些年,他是过的够够的。

    “你,你还真想上天是吧,好,看我怎么抽你,刀老弟,这是我家的事,你别管啊,我就让你们看看,这女人应该怎么管。”说完就看到这左安昌还真的一下站起来,就想着抓他老婆。

    “都别吵了,叔,我不求你了。”方阳这时一下站起来,大声的说了一声。

    “啊,你,你叫,叫我什么?”左安昌听到这,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叫你叔,因为你不配当我爸,你觉得有这样对你女婿的,一个女婿半个儿,骗鬼去吧,好,你们俩个慢慢打,我走了,再见。”

    说完便走了出去,这一下可傻眼了。

    “方阳,你个臭小子说什么呢?你给我回来,回来!”左安昌这时尖叫着,他虽然刚刚还牛笔到不行,不过他清楚,要是这方阳不当他女婿了,试想一下眼前这刀疤那可绝对不会放过他,而且这刀疤的手里可有他和三寡妇二人的艳照,你想一下,那以后还了得。

    最重要的就是这猪虽然是拉走了,但是钱还没到,要是这方阳撂挑子走人了,这刀疤一耍坏,这钱不给了,怎么办,就算是要,他要是一亮和三寡妇的艳照,他一定一脸的懵逼不是。

    所以当听到方阳叫了了一声“叔”的时候,就知道这接下来的事儿,个个都是难题。

    方阳这个金龟婿怎么也不能放手啊。

    “方阳你给我站住……”

    方阳看看他,冷面一声:“叔,你放心,那20万的彩礼就送给你了,我不要了,这回总可以了吧,走了!”说完便二话没说,便上车走人了。

    “嗳,方阳,方……”没等他把话说完,便看到方阳竟然开起东风标致,嗖的一声出了家门,绝尘而去?

    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

    而就在他害怕到了极点的时候,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

    “老左,这回傻笔了吧!方阳走了,你说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当这左安昌刚一抬头的时候,看到这刀疤正一脸阴笑的看着他,那一丝坏笑,让他感觉到整个人都不好了。

    “没没事,方阳是喜欢我女儿的,他就是个小毛孩子,耍脾气等会就,就得乖乖的回来。”尽管这老家伙装出一脸镇静的样子,不过这嘴皮早就秃噜的不行了。

    刚想转身回去的时候,便看到刀疤一伸手拉了一下他。

    小声嘀咕了一声:“其实,我也喜欢你女儿,老丈杆子!”

    “啊啊,不不,不是啊,这方阳啊,可不是我选的,你也知道现在啊大人不能干涉婚姻的事儿,这方阳啊是我女儿喜欢的,我也没有一点办法不是,那个刀老弟啊,要,要不咱们还是去吃,吃饭去吧!”

    说这话的时候,其实这左安昌是想着让刀疤赶紧滚蛋吧,但是这小子就是一个地头蛇,借他两胆也不敢去说。

    “老左,这方阳,我也不想看到她,他走了也好,他一走啊,我们就真的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了,我想我们会谈的很愉快的,你想啊,今天你的猪是出栏了,钱还没到,要是我给那小张一通气……咳咳,接下来的自己脑补,还有这以后你猪场的事儿啊,我也可以有事没事过来管理一下子,我~干了这么多年的地头蛇工作,打打杀杀的也早过够了,所以啊,也想着好好的过几年平静的日子,我觉得这猪场有我的存在,效益差不到哪去,你也分一半股份给我,我也过过老板瘾你觉得怎么样?”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刚刚想到这事儿,这刀疤就想到了,这左安昌的头便“嗡”的一声,眼前一黑差点晕倒在地。

    这回真尼玛完了,这可怎么办?

    “我……”

    还没等到左安昌说话,便看到刀疤一伸手,挡了一下:“呵呵,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会同意的,不过你想想那天晚上你夜会三寡妇,还在车子里稿了半夜,这事要是让嫂子知道了,会怎么样?呵呵,嫂子是个本分的女人,现在老了也许不会闹出多大动静,但是你想过没有,要是你和三寡妇在一起乱搞的事儿你们左家庄和方家庄的人都看到会怎么样?做为一个有头有脸的人,你会怎么做,哈哈……不过我知道你胆小,绝对不会死,不过天天被人家在背后指手划脚的日子不好过吧,我别的倒不担心,我就担心你受不了这个刺激,万一闹个精神分裂什么的,变成了神经病可怎么办?”

    听到这,左安昌彻底傻掉了,呆立在那里,双目无神的愣在那里。

    而他老婆却立在不过处,尽管听不清在谈什么,不过他做为一个女人,并没有勇气过来。

    “好了,天也不早了,刚刚喝得我头有点晕,我得先回去睡一下,凑个时间咱们好好的谈谈这事儿,这可是大事儿,老左那我就先走了,哈哈……”说完便一脸得瑟的笑笑走了过去,嘴里还极其风烧的唱着那过气儿的神曲《小苹果》。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一直看着这刀疤过去,左安昌像个稻草人一样忤在那,一动不动。

    “老头子,那刀疤说什么?”

    当他感觉到老婆过来的时候,再也坚持不住,身子一软,就如同抽了伞骨一般瘫软在地。

    “老头子,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啊,你可是咱们家的顶梁柱,你要是倒下了,我和女儿可怎么办啊?老头子!”这时他也急了,眼看着老头子的不停的翻着白眼,猛的想起了方阳用人工口服去救他的事儿,便一下把她放平,而后对着他,想也没想就一下把头埋下去亲了起来。

    “啊,呀呀,你,你这是干吗?害不害臊啊。”

    尽管这是在他家里,不过对于他们这个年纪的人,还没有开放到这种地步呢?

    所以这左安昌一下就推开他,连抹了几下吲嘴。

    这是倒把这雪柔妈给逗乐了,至少不像是刚刚那样翻白眼了。

    “咯咯,没想到人工呼吸这么管用。”

    “还笑,天都要塌了还能笑得出来,真是个没心没肺的败家娘们。”说完便一下往屋里走去。

    还没等老伴进到屋里,便看到门一下关上了。

    把她吓了一跳,差点把门给夹了:“你这死老头子,开开门去,我还没吃完饭呢?”

    “切,还吃饭,火都烧到眉头了,吃什么饭,赶紧去猪场让那些娘们把猪圈全部清理干净了,准务猪娃子……”

    “你……没见过你这么不会疼人的男人,哼!”这雪柔妈说到底,心里也是个小女人,这时气得哼了一声便走了。

    听到大门咣当一声撞在一起,便赶紧跑到门边看了看,看到老伴甩门而出,这才赶紧一路小跑的来到门边上,把门锁上,这才再次来到屋里,倒了满满一杯酒。

    听着树上知了,不停的叫着,这时心乱如麻。

    “滋”的喝了一口,辣得不停的咂着嘴。

    这可怎么办啊,想想这事儿办得真是欠妥,怎么办?难不成非得拉下这张老脸去求那臭小子去?

    就在这时,电话响起,当他一看是刀疤的时候,吓得手一哆嗦,掉在了地上。

    完了,这个死地痞又有什么事儿?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