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195章 玉米地和麦秸垛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看着老丈人那得瑟的样儿,只能笑笑过去帮忙。

    “赶紧的,都给我精神点啊……麻利点,小张啊,来来,你辛苦了,抽根烟,喝口茶水,阳阳啊,你可看好了,这是负责过来检验的张哥,赶紧去泡茶……”

    “哦,好好,张哥来来,咱们哥俩边喝茶边聊聊。”方阳这时走过来。

    这小检验员小张看了看这个一瘸一瘸子的方阳笑笑走了过去。

    外面这个时候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人喊猪叫,乱得个不亦乐乎,当然除了那猪叫之外就数他老丈人左安昌叫得最响了。

    “你就是方阳?”这时检验员小张笑笑问道。

    方阳笑笑:“对对,我就是方阳。”

    “老弟好褔气啊,雪柔妹子可是个好姑娘啊,啧啧……”

    方阳一看,不由得愣了,当看他的时候,发现这正盯着自己的腿轻轻的砸嘴,不由得乐了。

    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便反问了一句:“怎么,张哥你这啧啧的啥意思啊?”

    “啊,没没啥意思,嗳,方阳啊,你是怎么认识这雪柔的,我记得那老左头说要想娶他家女儿,必须有房有车,还要有多少家底,你……都有吗?”

    方阳这时一下明白了,合着这小子是在眼气自己呢?既然这样那我就让你好好的羡慕羡慕吧。

    “没有啊,我就是一个穷小子,家徒四壁,就是在我认识雪柔的时候,家里最值钱的就是我家里买的新曰电三轮,花了我两千多块钱。”

    “啊,电三轮?那你们之前就是认识是吧,同学,我说的没错吧?”

    “哈哈,同啥子学哟,我们在见面之前从来都没见过面,后来是我嫂子看我这么大年纪了,还没有个老婆,你看,加上我这瘸腿,要是再不占一个老婆,恐怕以后就落单成光棍了,所以就把这雪柔介绍给我了,我也没想到,当我们一见面,才听我嫂子说这可是十里八乡的小村花,天啊,当时就把我吓了一跳,你说说我一个穷得叮当都不响的穷小子,要什么都没有,这身子还不全乎,你说说,我怎么能害了人家呢?所以当时我就想这回绝对黄了,可是没想到,雪柔一看到我,竟然二话没说,站起来一拍大~腿,这个帅小伙,我要定了……天啊,你知道吗?当时我听到这话的时候,一下就懵圈了。”

    这话说的对面这小张一愣一愣的,心里那个气。

    要知道这小子之所以放着提升的机会不要,宁愿当一个过来拉猪的检验员,为的就是能多见一面雪柔,可是当他一听说雪柔竟然订了亲的时候,魂都要丢了,他恨不得马上就来左家庄看看这是个多么优秀的男人。

    可是没想竟然是这么一个穷小子,而且还是一个小瘸子。

    气得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此时他的心情了。

    特别是看着方阳一个劲的能吧吧的在她面前表现的得瑟不着调的样子,真的有种想暴揍他的冲动。

    “嗳,那个张哥,你怎么了,喝茶啊,你是不知道啊,雪柔之前不是不想在这猪场干吗?一心想着和玲子过去南方打工去,可是我老丈杆子这人不明事理,不想让去,那天晚上,晚上八~九十来点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约到了玉米地里……”

    “啊,约到了玉米地里?干,干什么呀?”做为一个男人,面对一直暗恋的女神级的美女,竟然约他到了玉米地,天啊,那地方是一个多么令人向往的地方啊,难不成他们?

    “干什么?哈哈,张哥咱可都是男人,约到玉米地里你还不明白?啧啧,不对啊,要是正常的男人,都能想明白啊?你再想想约那么美妙的地方能干吗?还有啊我再提醒你一下,那玉米地的地头上,还有一个麦秸垛……”

    哇去,玉米地就已经够让人浮想联翩的了,竟然又说到了麦秸垛?

    这,这地方那简直太逆天了。

    “一男一女,玉米地,麦秸垛,你再好好想想,能干啥?发挥你的想象,嗳,对……”

    “你说雪柔他约你到玉米地里。”

    “怎么,不信是吧,来,我给你翻翻好通话记录,你就明白了!”同为男人,方阳知道这小子绝对是暗恋雪柔很久了,这个时候不好好的让他难受难受,心里就不痛快。

    你们一直想得到的,让我得到了,这岂不快哉。

    说着便拿出手机,翻开通话纪录,因为平常方阳就和别人没多少联系,所以也没几个通话记录,所以这个时候,随便一翻就找到了。

    指着上面的电话号码:“看到没有,1326869***0,对不对,我知道你不信,拿出你的手机对不下!”

    这检验员小张当然不相信,不过他早就把雪柔的电话记到了心里。

    “不用,我看看就知道了。”当小张把号码念了一遍的时候,不由得愣在那里,整个人都要傻了。

    不停的连咽几口口水,干笑两声:“你,你们都干啥了?”

    “呵呵,这,这事吧,不好意思说,就此处省略一万字吧……呵呵,要是说出来啊,恐怕少儿不宜,那个咱们都是年轻人你应该懂的!”

    “你们在一起滚了?这怎么可能?雪柔不是那样的人,他怎么会和你,和你……不可能,不可能,我知道你肯定是在逗我是吧,说,是吧。”

    看着这小张脸色急得通红,肚子上青筋直爆,心里就更乐了。

    “小张,我都说了,你懂的,怎么说着说着还急了呢?这样,算我没说,雪柔啊压根都没约过我,真的,你看着啊,我马上就把这个已接电话给删掉,只要你高兴就好。”

    方阳可真坏的,当着他的面要删,而这小张哪里看得了这个。

    “你,你少在这假慈悲,现在删有个鸟用?”

    “哦,不不,这个号啊是家里的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打不通了,现在他在深圳买的深圳的号,今天啊我得把今天所有的猪出栏的事儿给雪柔说说,这一批猪啊,可都是看着长大的,你看好大花,二黄啊,还有那个大长条子,等一下我过去拍拍给她看最后一眼。”

    方阳看着这小张的脸都乌了,心想臭小子,这雪柔现在可是的准老婆,你就别惦记了,馋不死你。

    “来,张哥,看你这脸色怎么不太好看啊,那咱不聊这事儿好吧,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儿,你看到我手上这块手表了没有,就是雪柔在临走的时候,偷偷的塞给我的,起初吧,我还不太在意,本来吗?一块老上海牌手表,没什么,之前我爷你也有一个,后来每天要上弦什么的就放那了,这表一不上弦啊,就坏,没想到雪柔竟然送给我这么一个老物件,当他到了深圳以后啊,才打电话给我说那块手表可是他最重要的礼物,那可是他爷爷奶奶的定情信物,记得每天上上弦,要是这表一停啊就生锈坏了,我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是雪柔太爱我的表现,所以啊,我就每天都带着,还别说,这老手表啊,虽然不好看,但是这表走的比着电子表,手机什么都准……”

    小张这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听到她不停的喷着气。

    “哦,对了,还有一件最最重要的事儿,忘记告诉你了,在临走的时候啊,还给我来了一个吻别,天啊,当时我就懵了……”

    方阳这时故意眯起眼,美得不停的摇着着,一脸美不胜收的样子。

    再看这检验员小张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就往外走。

    “嗳,张哥别走啊,茶好了,还没喝怎么就出去了,外面太吵又热……”

    “闭嘴!”这小张气得肺都要出来了,大叫一声。

    “好好,我闭嘴好吧,实话告诉你吧,要不是我老丈人逼着我和你聊聊,我才不会主动跟你聊,还有啊,我说我和我女朋友的事儿,你干吗无怨无故的发这么大火?你难不成也喜欢上我女朋友雪柔了?”

    “我……我没有!”小张这个时候差点把牙咬碎了,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哦,那就是喽,我就说吗?我女朋友雪柔多漂亮的女孩,怎么可能随便喜欢别人,他之所以让我老丈人放出风来说要想娶他要有房有车,还要有多少存款,那都是借口,对于一些无理取闹的骚扰者抛出来的挡箭牌……现在这社会啊,有些人啊表面上一本正经的,但是这心里啊指不定多龌龊,其实那种人还不算什么,有些人啊,明明就是喜欢人家,却一直憋在肚子里不敢说,你说你一个男人家都不好意思说,怎么?难不成让人家女孩向你表白,这才是是最傻最可悲的人,这种人啊就活该做一辈子半身狗,不不,单身狗不好听,现在流行说是单身汪是吧,呵呵……”

    不得不说方阳太坏了,可把小张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他怎么也没想到雪柔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个男人,但是一想想刚刚方阳说的话,也觉得是自己的错,是啊,喜欢为什么不敢表白,连这个勇气都没有,又怎么能得到爱情。

    不过这口恶气怎么也出不了,一转身伸手锁住方阳的脖子。

    “方阳,别得意太早了,今天这猪老子不收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