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94章 雪柔来电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刀疤这小子笑盈盈的走地来。

    一直来到她收钱的桌子边上,就想坐,不过当他刚一会下的时候,却看到方阳脚一勾。

    便听到这刀疤“扑嗵”一个p股墩坐在了地上。

    让这个空气几乎要凝固的时刻,引起所有的人大笑不止。

    就连红毛和大牙都没妨忍住大笑起来。

    “我次奥,老子弄死你。”刀疤这次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丢人,便抡起那文明棍打了过来。

    方阳这时明知道他是来者不善,所以便一下接住,而后笑笑说道:

    “刀哥,你要是过来喝茶的话,我马上去沏,要是你是过来收钱的,不好意思,我就让你像这文明棍一样……”

    当他说到这话的时候,便见方阳一下把文明棍给折断。

    把红毛和大牙吓得“妈呀”一声,跳到一边。

    “凶滴狠!”那大牙吓得一抹口水,自言自语着。

    “我靠,方阳你小子想干吗?别乱来啊,刀哥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十里八乡,没有一个不认识我刀某人的,怎么我看你上学是上傻了,要不你问问乡亲们?问了之后再做选择……”

    这刀疤心里也有点犯忤,不过当着这么多看热闹的人面前,做为一个大混子,要是在一个毛头小子面前栽了跟头,那以后还怎么混啊?

    所以他强撑着,打起了心理战。

    让方阳明白他的“威名”,从心里上败给他。

    “方阳,我看还是算了,咱们有话好好说。”这时村长方怀仁是真的怕了,他经常开会,而且也明白这小子和上面都是有着裙带关系的,这其中见不得人的事儿,也只有他们明白。

    所以便拉了一下方阳。

    而刀疤看看有方怀仁在这从中作梗,对他帮助很大,便叫了一声:

    “方怀仁你应该最了解我的关系,你要是想着继续干~你的村长的话,就好好把这利益关系给这毛头小子说说,让他不要正酒不吃吃罚酒,免得曰后,说我欺负小孩子。”

    “是是,刀老弟啊,这事啊,你就放心吧,包在我身……”

    “包什么包,叔,我敬你是条汉子,你要还是我们村村长的话,现在就应该直面眼前这个大混子,为我争取利益,这才是一个村长应该做的事儿,你要是非要哄骗我,让我交保护费的话,我看你这个村长啊,就没必要干了,大家说是不是!”

    “说的太对了,太对了,这样的窝囊废要他干吗?下一届,打死也不选他,再送礼也不选他!”

    大家对他早就没期望,这么一叫,让这方怀仁一脸的无语,脸都青了,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2yt

    “我次奥,方怀仁你小子到底行不行,就你这‘逼’样,还他麻的有脸当村长,你他麻的怎么不去死啊。”

    这刀疤怎么也没想到他这么窝囊,所以便一脚踹在他身上。

    没想到这方怀仁闪得还挺快,加上刀疤的腿脚也不灵便,所以这一脚不但没有踹到他方怀仁身上,他自己倒是一p股就坐在了地上。

    这下可把所有的人都逗乐了,方阳看看他,啧啧两声,过去就一脚把他踩在地上。

    “刀疤,就你这站都站不住的人,也好意思当混子,给你一个洗心革面的机会,说吧,是你自己滚,还是让我送你一程。”

    “我次奥,你们几个还他麻的看什么,抄家伙,上!”

    说话间,便看到红毛和大牙“嗷”一声,便冲了过来,手里的水果刀和甩棍一下就上来了。

    “看样子,不打不行了。”

    “方阳,听奶奶的话,别打了。”

    方阳听着奶奶的央求,这次他决定再也不听了,便一下运足力气。

    朝着这刀疤的身上就是一脚,这一脚下去,令所有人惊呆的一幕发生了,就看到这刀疤的身子“嗖”一声,如同一个出膛的子弹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了出去。

    不偏不正刚好撞到大牙和红毛的身上。

    一时间,就看到一起冲上来的小子就如同推倒的骨牌一样,噼里啪啦,全部倒在地上。

    惨叫一片。

    再看那刀疤连咳几声,而后“哇”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红毛和大牙一看,吓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血……”更没想到这刀疤看到他喷出来的血,大叫一声,白眼一翻,昏死过去。

    刀疤之前可没有昏血的毛病,就是在他在外地一起拼地盘的时候,脑袋被一斧头爆了头之后,他就留下了后遗症,只要看到那大~片的血,就犯昏。

    所以当他看到自己吐出来的一大~片血的时候,再也受不了了。

    而再看那红毛和大牙一看他们大哥都昏了,一下就失去了主心骨。

    “大哥,大哥你怎么了,你不会死了吧?”

    当这两小子,把手伸到他鼻孔一探的时候,顿时呲着那大牙尖叫一声:

    “哎呀,不得了了,出人命了,我刀哥死了,不得了了!”

    那红毛一愣,推了一下大牙:“这么快就试出来死不死了。”

    那大牙冲着他一递眼色,那意思是说:我次奥,你傻c啊,你不这样怎么找借口逃走啊。

    这小子们天天在一起,一下就反应过来了,也跟着大叫一声:

    “哎呀,不得了了,救命啊,方阳你,你小子这回死定了,你给我等着,要是我们刀哥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们非得找你玩命不可。”

    方阳看看这几个小子,朝他吐了一口。

    “不用等以后,现在就可以,来吧你……”方阳说着就伸手去抓他,吓得这几个小子如同看到了死神一般,尖叫一声,而后一人一只手拖着那刀疤就出去了。

    院里顿时扬起一阵狼烟,跑出门外。

    顿时院里传来一片叫好声。

    乡亲们怎么也没想到之前一直认为是个文弱书生的小伙子,现在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超级大英雄,真的太神奇了。

    方阳这时脸上倒是显得特别平静,冲着大家笑笑:

    “好了,大家该排队的排队,不用担心,一切继续!”

    这是奶奶还不相信这事就这么完了,手拉着杏莲的手说道:

    “杏莲啊,那,那刀疤他们走了没有,我刚刚听着他们尖叫,我孙子没事吧。”

    “呵呵,没事,我阳阳弟啊,可厉害了,一脚就把那刀疤给解决了,我也没想到我阳还有这本事儿,要是我早个八~九年啊,我非得嫁给他不可。”

    “呀呀,杏莲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可不能乱说啊,让你家大嘴听了多不好!”奶奶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这心里真的很美。

    方阳这时看着杏莲说道:

    “嫂子,看你说的这都是什么话呀,让大家听了多不好啊,以后不许这么说了,我可不想和我大嘴哥闹别扭啊。”

    杏莲“切”了一声:

    “好好,以后不说了还不行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呀就怕嫂子的话传到那雪柔的耳朵里,怕影响你,是不?小样儿,人小鬼大,好了,不说了,我去帮你记帐去,你说说天底下还能找到这么好的嫂子吗?”

    说完就和他擦肩而过。

    不过这杏莲是真的越来越喜欢方阳了,所以就在擦肩而过的时候,故意把那大而盈丰的地方轻轻的擦着他的胳膊过去了。

    方阳也不傻,肯定能感觉到她的用意,也感觉到浑身那么惬意。

    心想这嫂子也太那个啥了,要是真的没有给雪柔相亲的话,也许真经不住嫂子的这种勾挑。

    但是方阳也明白,这个时候怎么也不能再往深里想,他就怕这异能消失。

    以后发家致富的事还要全靠她呢?

    就在这时,便接到电话响了。

    他看了看,竟然是个陌生号。

    而且还是东莞的号,广东?

    那里我好像没有朋友吧?难不成是哪个同学去那边打工了?

    想想也是,也说不定是初中的同学呢?现在都流行往南方跑,说不定是哪个赚了钱又给自己显摆呢?

    想到这,便给奶奶说了一声,接了起来。

    毕竟这院子里,真的太吵了,满院子看热闹的人还没离去,另一边又是那“大将军”在配猪的声音,所以便出去,到了路边。

    “喂,你好,哪位啊?我是方阳!”

    这个时候里面显得静悄悄的,不时的传来一两声车笛声。

    咦,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没反应?

    “喂,你是谁啊,是不是打错了,我是方家庄的方阳,你……”

    “是我!”

    “啊,是……你,你是……”就在他刚转念一想的时候,顿时一个令他亢奋的人出现在脑海。

    “你是……雪柔!”

    这时里面还是没有声音,这一下快把她急死了。

    “你倒是说话啊,你是谁啊?是不是雪柔,你说啊?”

    “哦!”

    仅仅那么一个字。

    “啊……啊!”当方阳听到她应了一声的时间,这么多天的压抑,这么多天的思念,终于在这一刻再也按捺不住,一跳三尺高的连叫了两声。

    当他听到里面传来雪柔轻轻的“咯咯”声的时候,说真的,在她心里,这就是世界上最最动听的天籁之声。

    “雪柔,我爱你!”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