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76章 送贺礼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看到方阳想站起来,这方怀仁便一下按住了他,小声说道:

    “阳阳,今天这事儿就包在你叔身上了,你给我记住,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明白吗?看叔的。”

    “对对,听你叔的,他是村长,见多识广,乖,听话别让奶奶担心!”

    方阳本想着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但是感觉到奶奶的手不停的颤抖着,能感觉到奶奶有多担心他。

    心想反正这方怀仁想出头露面,让他先去应付一下也行,要不然白让这老狐狸占便宜心里也不爽。

    那小溪本来也想着过来劝,不过看到方阳停在那里,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就看到这村长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看看他,笑笑迎了上来,虽然这小子看着表面上挺平和的,不过这心里真的很紧张。

    要知道这刀疤是个什么他,他经常去镇上开会,比谁都清楚,他明白这刀疤手下的这些小子们哪个不是犯过事儿的人,杀人放火,欺男霸女,无恶不做,即便在村子里大家都乐呵呵的叫他村长,不过他明白,在刀疤的眼里狗屁不是。

    但在几家当地的媒体之前,做为一村之长,你要不先出头露面,怎么会能显出来你的重要性。

    所以就算内心怕的要死,也要硬着头皮过来说护下犊子。

    “哟,这不是刀老弟吗?幸会幸会,小某方怀仁,这方家庄的村长,呵呵……”

    那刀疤一看管事的出来了,也懒的去搭理,便一递眼色,那大牙便出来了,一下把方怀仁推到一边,没好气的说道:

    “呵你个头啊,我们刀哥没找你,滚一边去。”说完便把方怀仁一下撩到一边。

    “哟,小兄弟别那么大火吗?咱们有什么话可以慢慢说吗?来来,抽支烟,黄鹤楼!”

    说着便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慌忙的抽~出一根递过来。

    “去你麻壁,这他麻的是散花,两块钱一盒,糊弄老子呢?”说完便接过烟看了看,一下甩到村长脸上,这老家伙赶紧用手去捂,烟是捂住了,不过却把他那大鼻子给打出~血了,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团用过的二手面巾纸,把鼻血堵住。

    低头一看,才知道这烟掏错了。

    这老小子过得那叫一个仔细,一般盒里都会装着两盒烟。

    一个是好烟,就比如黄鹤楼啊,利娜啊之类的;另一种就是三块钱左右散花之类的。

    见了领导了什么就让好烟,他自己犯了烟瘾就抽散花,平时就给大家好说自己不抽烟,一是省了让烟的钱,二来别人也不会因为让烟的事儿挑他的理儿。

    “呀呀,错了错了,这个才是,你看黄鹤楼,这烟啊,老贵了,之前我县长的都是利群,兄弟来……一根,呀呀……”

    “我说老家伙,你他麻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我们刀哥来找的是方阳,没你什么事儿,你他麻的要是再在这多说一句,信不信我现在把你打得跟刀哥一样……嗳,谁打我啊,嗳……”

    当这小子一回头看到刀疤正拿着文明棍抽自己了呢?这才明白过来,这个时候怎么拿刀疤来做比喻,这不明摆着要欠揍吗?

    “跟我一样,我让你跟我一样,滚尼玛一边去。”

    “是是!刀哥对,对不起啊,我不是那意思!”

    刀疤一巴掌抽到大牙脸上,这小子捂着脸跑到后面去了,那红毛也忍不住笑了:“死大牙,说话都不会说,你这不是找打吗?”

    就看刀疤拄着文明棍,走了过来。

    还别说,刀疤的气场就是不一样,特别是双眉之间那个标志性的刀疤,加上缝线留下的印子,就让人一下联想到了,这脑袋好像被劈开过一样。

    那种狠辣的劲,不言而哈。

    这村长方怀仁虽然鬼点子多的秀,在全场人面前也是霸气的不行,但他却是个出了名的胆小鬼标准的欺软怕硬,要是是个软柿子,恨不得天天过来捏,要真是个硬茬一笑了之。

    而今天这刀疤,那绝对是个非常强硬的家伙,之前可听说这小子手上有几条人命,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所以这才偷着跑回来,隐性埋名在这旗山一带沸,一直到现在大家只知道个叫刀疤,真名叫什么,谁也不知道。

    “老方头,你想说什么?给我说!”

    说话间便一推把那流光溢彩的墨镜推到头上,露出那凶狠的目光,都说目光如刀,足矣杀人,恐怕说的就是这家伙的眼神。

    “没,没说什么,我是想……哦哦,我是想让刀哥抽只烟,来来,黄鹤楼!”

    说完便哆嗦着去抽烟出来,不过这方怀仁太害怕了,手哆嗦的厉害,拿了半天也没抽~出来。

    那刀疤“尼玛”一声,一下抢过他手里的那盒烟,打在他脸上,一脚辗在那盒烟上,用力一搓,再看这盒烟一下成了标本。

    这盒烟方怀仁一直没舍得抽过,当看到一下搓成了这样儿,那个心疼就别提了。

    “刀老弟,你……”

    还没等他说完便看到这刀疤一伸手,便锁住他的喉,说道:

    “老家伙,我的事儿,你最好别管,要不然我就废了你的第三条腿。”

    “啊,第三条腿?哪……哪啊?哦哦,尾巴?”这老小子天天把心都放在怎么算计村民们了,哪里知道什么是第三条腿。

    “就是这……”这刀疤也真够可以的,当着全村人的面,一下就抓起了方怀仁的下面。

    这方怀仁顿时妈呀一声,整个身子也弓了起来。

    “刀老弟,君子动口不动手,松,松手啊,要不然真的废了。”

    这刀疤这时不由得笑了:“他麻的,这村长的生活过得够好的,下面都长得这么大一坨!”

    这话一出,把全村的妇女们都弄面红耳赤的,心想这人也太损了吧,什么话都说。

    “我们村长有气蛋!”也不知道哪个小子冷不丁的冒了一句。

    把在场的人都逗乐了。

    村长的脸也不由得红透了,尼玛这人也太损了,这事儿都说。

    “滚,还是不滚,要是不让开,我这手一用力,这气蛋就得爆炸。”

    方怀仁这才明白过来,这个时候压根不是他逞能的时候,要是真把他这小子给惹急了,别说出风头了,也许连男人都做不了。

    “滚滚,我滚还不行吗?”

    “麻的,滚!”

    刀疤一脚踹到他的小肚子上,村长方怀仁几个趔趄,便倒在地上。

    这时看着他拄着文明棍过来,吓得赶紧站起来拍拍p股来到了方阳那里,小声嘀咕着:

    “方阳啊,你看这小子太嚣张了,连我这个村长都不放在眼里,我看还是破财消灾吧!”

    这时便看到那小溪也过来了,当这刀疤一看一个大美女过来了,不由得变得绅士起来。

    “哟,大美女啊,怎么,你也想给方阳那小子出头?”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咱们市台《民生》栏目的主持人兼记者小溪,你们想来干什么,就先给我说吧,方阳是我的朋友,我是他的姐姐,他是我的弟弟,当然你也不用问是不是亲的!”

    “啧啧,果真不愧是美女主播啊,嘴就是溜,想的还这么周到,我想说的话都让你堵上了,呵呵,大美女,不瞒你说,我今天不是过来找事的,我是过来送贺礼的,呵呵,小的们,还愣着干吗?赶紧把东西给我抬上来!”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他是个出了名的大混子,给方阳来送礼,这也太荒谬了吧?

    这绝对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好心?

    “什么意思?”

    这小子呵呵一笑,便把流光溢彩的太阳镜拉了下来:“美女别怕,刀哥是个讲道理的人,也是个善恶分明的人,我和方阳之间啊也算是老交情了,之前在旗山半猪大会之前都认识,怎么样,想听听我们之间的故事不?”

    “没兴趣!”

    “没兴趣我也得说说,呵呵,说起来我们俩啊,还是情敌,同时啊喜欢上了老左家的姑娘,老左知道吧,就是那旗山半猪大会的新任会长左安昌,我们啊就是因为那雪柔妹子认识的,那天我去老左家,没想到巧了,那方阳竟然和我妹子雪柔相亲,我去……当时我就愣了,还因此我们哥俩打个你死我活,不过最后啊这事就不了了……”

    “切,刀疤,你怎么不敢说实话呢?最后一让我把你的腿给打瘸了,一直到现都没好,对吧。”方阳从来都没把他放在眼里过,明知这老小子过来没好事儿,所以便毫不客气的说着。

    “你……”刀疤怎么也没想这个时候,他一点面子都不给,要是在之前,非得让小弟先爆揍一顿,不过现在当着这个《民生》主持人,万一把他给弄到电视上了,他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再说了这小子身上可不干净,万一再把他之前的案底翻出来,少不了牢狱之灾。

    “哈哈,不不,老弟你想多了,我这腿吧,不是你打的那次,是我那天开着车喝酒回来,玩的太太嗨,一个撞到树上了,把腿给撞瘸了。”

    “少来,明人不说暗话,说吧,什么事?”

    “送贺礼啊,老弟现在可是咱们旗山,不不是咱们整个濮阳的大名人,当哥的自然少不了送点情义,兄弟们快……”

    说话间,便看到四五个小弟竟然抬了一个几十斤的猪头过来,所有的人都糊涂了?

    难不成这小子真不是闹事儿的?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