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50章 方阳脑子进水了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当看到大将军倒在地上的时候,所有人都傻眼了。

    方阳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方阳,大将军死了,死了!”杏莲看着大将军的头撞出了一个大洞,看着那血液还在不停的往外涌时,再也忍不住尖叫着。

    “方阳,还愣着干吗,赶紧拉到兽医站去!”方怀仁这时一看好好的计划要玩完,顿时推了一下愣神的方阳。

    “对对,赶紧送到医院去,孙子,别愣着了,赶紧的!”一向沉稳的奶奶这时也有点坐不住了。

    方阳这时稳了稳神,就想去开电动车,不过刚一转身便看到左安昌拦在面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哟,方阳,你小子还愣什么,看在咱们也算是有缘的份上,来,把你家这头大将军抬我车上,赶紧去看看有救没。”

    “我说左村长,你就别费那心了,乡亲们你们也别在这等了,那大将军的头都撞了个稀烂,都去我家吧!我也不要450了,给300就行,大家看怎么样。”

    而这时的方阳觉得也是,自已这猪都这样了,也没必要让乡亲们在这等了,便冲着大家招呼道:

    “乡亲们,听我说……”

    这时从天不亮就在这排队的人们早就等不及了,便不停的吵吵着。

    “我说方阳,你小子也太不靠谱了,什么人啊,让我等了大半天了,到最后就让我们看了场面把戏,真他娘的没劲,乡亲们还等什么,走了!”

    方阳刚刚想给大家说声对不起大家的时候,便看到手指一下渐亮起来,当他看到时,不由得一愣,而就在这时,便感觉精神为之一阵,说道:

    “大家都站住。”

    啊,小灵,小灵出现了吗?方阳的心一下显得振奋起来。

    他着急的在心里默念着小灵,这头大将军可是自已唯一的希望,要是这“大将军”真的死掉,所有一切美好希望都将成为泡影?

    而那王老五哈哈大笑:“站住,站住干吗?你们家那大将军都死了,怎么配,难不成你配啊,哈哈……”

    方阳这时就感觉到身子打一机灵,如神附体一般。

    “王老五,我方阳告诉你,我家大将军只是撞伤了而已,我说没事就没事,请你不要在这搬弄是非。”

    “搬弄是非,哈哈,你以为老子眼瞎啊,看到没有,这大将军是撞伤这么简单吗?他麻的脑漿都出来了,你不是嘴硬吗?咱们就要个赌行不行,老子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中午,你的大将军要是能配猪,不不,别说配猪了,就算他能站起来就算你赢。”

    而方阳的脸上却露出一丝阴冷,面无表情的说道:

    “赢是必然的,我就是想问你,你拿什么来做赌注。”

    王老五哈哈大笑:

    “小子,有种,都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嘴硬,好,那老子奉陪到底,看到没有,外面那辆东风标致,老子刚刚提的车,要是你小子能赢,我的新车就给你,怎么样?敢不敢!”

    “哗……”这一下看热闹的人全部沸腾了。

    有不少人都知道这王老五为了面儿,这才入手的一辆新车,没想到竟然出手这么大方,把最心爱的爱车都拿出来做赌注了。

    “怎么,不敢了吗?方阳,做为一个男人,要说话要说到做到,别在这个时候掉链子,要不就认怂。”

    这王老五一脸蹬鼻子上脸的样子,看着众人都在劝方阳,这王老五更得意了。

    “小子,认怂吧,哦,对了,我竟然忘记了,现在电视台和报纸的记者都在这,我们不如让他们做个见证,那个……美女你叫小……小溪是吧,太好了,来来,今天的事儿绝对的大新闻,大事件……”

    小溪这时觉得方阳真的很让人心疼,特别是看着他腿一瘸一瘸的样子,再看年眼前这个王老五那落井下石的样子,甚至有点反感。

    “你好,我们是大濮网的网络小编,我们是手机端的大型公众号,我们的目的就是挖掘大事件,关注真正,真实的民生生活,我们来给你们做一次专题跟踪报道!”

    这个时候,一个头上留着一个小独辫的男人,穿着一件很流行的大披风走了过来。

    那眼里透着一丝精光,这种另类的人在村民们看来,绝对接受不了。

    这王老五看看他,又看了看他头上的那个小辫:“那个,请问,你是男是……女啊?”

    众人都笑了。

    “我说哥,你真能开玩笑,我可是纯爷们啊,没看到这胡子吗?小~胡子,还有这声,还有这,你看鼓鼓的,绝对如假包换的爷们,这叫时尚前卫明白吧?”

    王老五呵呵一笑:“哦,看着有点像。”

    “什么叫有点像啊,本来就是,来,我现在就给你看看我的工作证,看到没有,大濮网微信公众号记者:卜是仁。”

    “果真:不是人(卜是仁),切!”方阳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把所有人都逗乐了,小溪就在方阳身边也不由得掩起小~嘴巴笑着。

    “你……方阳,你小子要倒霉,这事我还报道定了!”卜是仁那个气,毫不客气的说着。

    “哈哈,方阳,我王老五小看你了,有文化!不过呢,我们今天不在同一条战线上,这个赌还得赌下去。”说完便看了看那卜是仁,说道:“不是人……”

    “是卜是仁,仁义的仁,麻烦你叫清楚一点可以吗?”

    “好好,不是人,哎呀妈呀这是什么破名啊,普通话说不了,我们这土话就叫不是人了!”王老五故意绕着舌头叫着,把大家伙都给逗乐了。

    “王老五谈正事行吧,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我不但可以让你在咱们这时红极一时成为这濮阳的名人,同时还能让你的生意日进半金,就算你要不是我帮你一把了。”卜是仁这是便把脸拉了下来,一本正经的说着。

    “当然要啊,好,说正事儿!你呀只需要把这事如初的报道出来就好了!我的赌注都已经出了,就看这小子敢不敢应战了。”

    “好!”这卜是仁便拿过话题放在她面前,刚想说,便看到小溪过来了,不过还没等到小溪开口,便看到这卜是仁,冲她笑笑:

    “小溪,咱们可以说是同行,我们记者应该怎么做,你心里比我更清楚,你是看这方阳可怜,报不报道,怎么报道那是你的事儿,但是请你不要干涉我的自~由,要是你对我的工作产生影响,我卜是仁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你自已想明白,要是我顺便把你不报事实的事儿,也一起报道出来,恐怕你这个刚刚转正的记者也干不下去了……”

    这卜是仁果真对得起他的名字,为了达到目的,简直就是不是人。

    “你……”

    “小溪,他不是人,我们没必要和他一般房计较!”方阳这时拉了一下小溪的手,当他刚一抓~住他的手时,顿时感觉一种触电的感觉,二人的脸一下都红了。

    方阳此时脑子里依然能感觉到那种柔若无骨的感觉。

    “哟,方阳,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敢应战了?”

    听到这,方阳笑了:“什么叫敢不敢,我说我的大将军没事,他就是没死。”

    王老五那个乐,看着同样紧张的人们,笑道:“大家可都听好了,不是我王老五不给他面子,是他非要给老子打赌,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方阳,有种,一口唾沫一颗钉,泼出去的水,可收不回,你小子,别反悔。”

    奶奶,小溪,杏莲嫂子,就连坏透了的方怀仁这时也不由得站到了方阳这边。

    “方阳,这可儿戏不得,这猪头明明都磕烂了,怎么会没事儿。”

    方阳这时一伸手:“好了,大家都别劝我了,这赌我非打不可。”

    “好,够爷们,人家王老五赌注可是他家新买的东风标致,你拿什么来赌,我看你家里除了一辆电动车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吧,你家这三间几十年的老瓦房估计人家王老五也看不上。”

    王老五笑笑:“好了,好了,这方阳家的底细我还是知道的,穷得叮当都不响,我要是再为难人家,多不仗义,这样吧,他呢也真的没什么做赌注的,但是不拿点东西做赌注的话,也不公平,不如……哦,那就随便说一个吧,这样,要是你赢了,我新买的东风标致就过户给你;要是你小子输了,不好意思,你三年不得参加旗山斗猪比赛怎么样。”

    听到这,所有人都觉得这王老五也真的挺仗义的,不过所有的人也都明白,这大将军明明就已经倒地上死了。

    这不明摆着是欺负人吗?只要方阳不参加下一年的猪王大赛他王老五绝对能夺冠!

    但是这方阳也真是的,明明也知道这“大将军”头都撞烂了,肯定活不过来,他还要去打这个赌。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所有的人都在想方阳今天不是傻了,就是脑袋被驴踢了,要不然就只有一个答案就是:

    脑子进水了。

    “老五啊,别这样,我们家什么样你也知道,我孙子方阳绝对是被气糊涂了,你大人有大量,可不能给一个孩子置气啊?”奶奶这时赶紧低三下四的哀求道。

    这时那大濮网的记者卜是仁走了过来:

    “我说奶奶,说出去的话,泼不出去的水,是改不了的!就算方阳不比,我也要把这个报道如初的报道出来,这是我做一外记者的职责所在。”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