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43章 逼娶左雪柔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什么味不味啊,昨天晚上陪着那刀疤喝了个烂醉,没想到一直睡到了早上……”

    说着便把东西塞到老婆怀里去了洗澡间。

    赶紧把衣服脱了还自已洗了起来。

    边洗心里边乐,昨天晚上竟然真的把三寡妇这样的大美女给拿下了,天啊,这,这也爽了吧?

    可是这脑子里怎么就一点情节都想不起来呢?哪怕一点片断也行啊,自已脑子里就是早上被那三寡妇拧醒的时候,看着她用那单薄的衣服盖着那赤果的身子,羞答答的样子。

    那个娇美动人就别提了。

    尽管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便是那火一般的身子,依然显得凸凹有致,美到不行。

    再看看自已家这老婆子,尽管跟人家大小差不了几岁,但是这身子早就没有一点活力了,就像是那霜打的茄子一样。

    就在他还在极力想昨晚的好事儿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好像有人说话的声音。

    咦,这大清早的,会有谁啊?

    难不成这猪场出事了?

    便赶紧穿衣服打算出去看看,奶奶的,就算老子大吼几声,都不能平自已心头大喜。

    便哼着曲儿套起衣服。

    “咣咣!”

    就在这时,洗澡间的门被拍得山响。

    “谁啊?”

    “老左,你赶紧出来吧,那刀老弟又来了,说有要紧事儿要给你商量!快点的吧。”

    “啊,刀疤,他怎么又来了。”

    话音未落,便听到外面传为一阵咯咯的笑声:

    “哟,我说老丈杆子,怎么这么不欢迎我刀哥了!”

    一听这小子的口气,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儿,特别是这小子又叫自已老丈杆子?

    “不不,不是那意思,我这个人你又不是不明白,就是个粗人,说话不过脑子,呵呵,刀老弟啊,有什么事儿咱们出去说。”

    这刀疤看着他一脸胆怯的样子,笑了。

    “哈哈,别啊,咱们之间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何必要去外面说啊,我觉得有什么话,在家里说就好,而且有的事儿,我觉得要是让嫂子知道知道更好。毕竟他是你最亲的人不是?”

    听到这,左安昌更加觉得大事不好。

    “那个我这不是要去镇上开个会吗?顺便,好了,这么早,还没吃早餐吧,一起到外面吃一个!”说着便不停的给刀疤递着眼色。。rg

    这刀疤当然知道他心虚,有些事儿自然也不能这么快让他老婆知道,所以便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走了。

    “丈母娘,那我先走了啊?”

    “你……”

    没等左安昌老婆说话,便看到几个人上车走了。

    看着车子走后,便长长的叹了口气,女人的直觉很灵的,她仿佛也感觉到肯定没什么好事儿。

    “我可怜的女儿,走了这么些天了,也不来个信,哪怕发一条信息也好啊?”

    想到这,便赶紧拿起手里的羊肉包子吃了起来。

    这可是她最喜欢吃的东西,一年也不舍得买一回,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搞的,总感觉这心里有事,吃什么都不香。

    ……

    外面的马路上,刀疤坐在左安昌的小车副驾上。

    看着他一言不发的开着车子,便主动打破僵局,递了一支烟:

    “来,点上!”

    “不抽不抽,吸烟有害健康!”左安昌应付的笑笑。

    “别啊,抽两口,压压惊!”

    一听这话,这左安昌心里就更慌了。

    “我,我有什么可惊的!”

    “那是,你惊不惊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有句话,你自已要明白,叫:不做亏心事儿,不怕鬼敲门!哈哈……”说完便哈哈大笑着。

    还毫无征兆的冲着他吹了一口烟,呛得左安昌连咳几声。

    “怎么样?要不要来抽一口?”

    “不,不用!我,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儿,我可是个正经做生意的,不偷税,不漏税的,怕……个啥!”说话间,便听到这左安昌连咳几声。

    “说的好,看样子,我要给你提个醒了。昨天晚上你和那三寡妇去哪了?”

    一听到三寡妇的时候,左安昌就感觉到头“嗡”一声。

    “怎么,别怕,我就这么一说?”

    “呵呵,我,我有什么可怕的,那个啥,老弟还没吃吧,咱们到哪吃!”

    “哪吃,呵呵,哪吃你应该很明白吧?不说去市里,县里了,就在咱们镇上最好的那家酒店吧,再定个包间。”

    左安昌一听,便苦笑一声:

    “我说老弟啊,咱们不就是去吃个早餐吗?这报上怎么说,早餐得清淡,这去那地方,还包个单间,去吃个包子油条啥的,也不值当的不是,所以啊要不老五的小吃店怎么样,经济实惠,看着也卫生不是。”

    “不去是吧,昨天我小弟告诉我,发现你昨天晚上送那三寡妇回家,半道……”

    “啊,那个刀老弟啊,咱们现在就去包间,去包间……”

    刀疤歪笑一下。

    车子高速行驶,直冲大酒店。

    包了间,这刀疤倒不客气,叫了满满一桌子菜,大牙,红毛都坐了下来。

    “来,今天左哥请客,一起吃吃饱为止啊。”

    平常的时候,这大牙和红毛都没有机会上果的,而今天就不一样了,立了大功,必须上桌吃。

    而这左安昌心疼之余,心都要吓得跳出来了。

    再看这些小子们这个狼吞虎咽,个个就像是三年未尝肉滋味的样子,一阵风卷残云,桌子上所剩无几。

    “别急,不够吃再叫,咱们的有钱人左哥在,不怕!”

    说话间便拍着他的肩膀说着。

    “对对,不够了咱们再叫!”

    终于看着这群狼们吃得差不多了,这才试探的说道:

    “那个刀老弟啊,咱们有话啊好好说,和气生财吗?”

    “看样子,老丈杆子是越来越懂事儿了,行,那我就先说个小条件吧,只要能让我满意,这事就算了!”

    “你说……”

    “我今天都叫了你这么多声老丈竿子,你还不明白我想说什么吗?我的意思吧还是那个意思,你也看到了,我这腿现在都这样了,一直没好转,要是你家小柔不嫁给我,你说哪个还有人要啊,再说了,这事儿你之前也是同意了的,所以……你看着办?”

    这左安昌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一开口就说到自已的女儿,这也太气人了。

    女儿可是自已的掌上明珠,上次之所以同意,那也不过是权宜之计,是为了能和城里的肉联厂合作,才应付他的话,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一直拿着不放了。

    “那个刀老弟啊,你也知道,我是同意让你们交往,但是你也明白,现在的小孩子啊,越来越不听管教了,我给他说没事的时候,可以跟刀哥一起聊聊,慢慢的试着交往,但……这不是不听话吗?你看就是为了这事儿,还一声不吭的偷偷半夜跑了,你不说这事儿还好,我……我这心里啊比谁都急,你知道吗?就我那死丫头片子,去南方这么久了,竟然连个短信都没回,更别说电话了,以我看啊,这死丫头片子,绝对是不理他老子了……”

    说到这,便长长的出了口气。

    “什么意思,你的意思就是说,我白忙活了呗?老左,我可告诉你,你家小柔我是娶定了,而且我还告诉你,这事由不得你不同意……”

    “我……这这不也没办……”就在左安昌想着耍赖皮的时候,就看到这刀疤伸手打住。

    “老左,不要给我说这些,我就问你,这事你同不同意吧,你要同意的话,我就派兄弟去南方打听你女儿的消息去,我想只要她还活着,不出半月,保证能找到,要是我找到,我们就可以拜堂成亲?”

    “这个?我……”这左安昌是真的左右为难,毕竟这次女儿雪柔离开已经态度非常坚决了,要是真把女儿给逼急了,说不定做出什么傻事儿来呢?

    算了反正女儿不同意,自已也和内联厂有了合作,管他呢?

    “刀老弟,你也别逼我,我也给你说白了吧,女大不由爹,而且现在包办婚姻也是违法的,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征求一下我家雪柔的意见!”

    “啪……”就在他的话一出,便看到这刀疤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拍到桌子上。

    背面向上,什么也看不到。

    刀疤开口了。

    “老小子,我都暗示你这么久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非得撕破脸皮不是?”

    当一看到这照片的时候,左安昌的心也悬了起来?

    心想不会被偷-拍了吧?

    一想到这,这老家伙心里顿时没底了,不过却依然存着极大的侥幸?

    “刀老弟,别闹了行不?还拍上桌子了,我……我又不是……”

    “好,左安昌,我呀也不想给你废话了,你自已看看吧,看看之后,再决定怎么给我说话!”说完便坏笑一下。

    左安昌的心绷得更紧了。

    真没想到,这照片里拍的是什么?

    脸皮抽~搐几下,笑道:

    “刀老弟,你……别逼我,我也没办法不是……”

    “打开,自已看看再说,我想,你看到这照片的时候,你就明白该怎么给我说话了!”说完便把照片往左安昌的身边推了一下。

    左安昌伸着脖子狠狠的咽了口唾沫,把手伸了过去。

    此时的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