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40章 三寡妇赴宴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白大美毕竟是个女人,一听说还要赔偿,顿时火了,大叫一声:不同意。

    但是这方怀仁却不这么想,因为他明白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金矿,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要是真的失去了这个机会,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老婆,大美,别激动,这事啊,咱们有话好好说。!”

    “说个屁,在我看来这小子,就是想着法子算计咱们,亏你还是个村长,怎么,你也是这么大个人了,永远是个窝囊废,你想同意是吧,那你同意,我走!”

    “我……”

    “好了,叔,婶,你们也不用吵架,这事啊,就当我没说,你们俩好好的比什么都好,我走了!”

    方阳也没想到这事竟然一波三折,这么不确定。

    “方阳,等等!”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候,这方怀仁竟然一下把腰板挺的得板直,大叫一声。

    方阳回头看了看他:

    “叔,好了,别逞强了,你家的事儿啊,我们都知道,要真把我婶给气着了,恐怕你吃不了兜着走。”

    方怀仁就算背地里再怕老婆,但是怎么着也是个男人,在方阳面前是个长辈,这个时候怎么着也得男人一回,而且这小子明白,现在在信息社会,只要能把广告打出去,绝对稳赚不赔的事儿。

    “阳儿啊,你给我听好了,在这个家,我是掌柜的,大事小事都得听我的,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这个合同我签了。”

    说完便拍着胸脯,气势如虹说道。

    “啊,叔,我没听错吧?你这么说话,我婶她……”

    “方怀仁,你再说一遍,你有面子了,老娘我呢?你他娘的还有脸不?行,刚刚这话可是你说的,这家里的大事,小事儿,都是你做主是吧?你有种就再说一遍!”白大美也不是好惹的,一拍大腿如同虎怒。

    尽管这方怀仁很怕惹怒这个母老虎,但是他明白这次合作,绝对能成。

    这个时候,最不能放手的就是眼前这个小金主:方阳,先把方阳稳住了,再好好的劝老婆也不迟。

    想到这,便一拍胸脯,特男人的说道:

    “对,我说的,这事我做主了,那合同呢?拿过来,我按手印!”

    “好,是个爷们,叔,挺你!”

    方阳当然会签,特别是加了最后一条附加条件,对自已绝对有利,所以便把合同再次拿到手里。

    不这还是看了一眼白大美。

    “我婶……”

    “看他做什么,把合同拿过来,快点的,叔的话还不好使了!”

    方阳应了一声,便赶紧拿起合同递了过来:“行,我怕……”

    “怕什么,拿过来!”

    说着便一下把合同抢了过去,不过还没等到他签字,便看到这白大美二话没说,便到衣柜里收拾起东西来。

    方阳再想着赚钱,也不至于人家两口子闹成这样不是,便赶紧大叫着:

    “叔,我看还是算了,我婶他都要走了!”

    “走,走我也签了,我就让他看看叔我是不是个男人!”

    这方怀仁终于男人了一回,觉得自已牛笔得不行。

    那白大美本想着用娘家的事情来吓唬吓唬他的,没想到这老家伙这一回真的疯了,竟然不吃他这一套了,得,既然如此,自已也豁出去了。

    随便抓起几件换洗的衣服,便塞到皮包里,用力推了他一把:

    “行,方怀仁,你有种,有种别去找我!”

    “行,老子就不找你,老子让你自已回业,你有种就别回来!”这方怀仁心想,老子咸鱼翻身的机会来了,这回无论如何也得为自已活一回。

    “你,方怀仁,老娘也把话撂这,谁他麻的求谁,谁是孙子。”

    说完便甩手而去。

    “你走啊,你不是最怕黑吗?你要不怕就走!”这方怀仁可不是什么好东西,知道这老婆虽然很虎,不过唯一一点就是怕黑。

    但是这回可是关系到自已地位的事儿,她就算再怕也不豁出去了。

    便转身回屋,拿着手电筒出去了。

    “嗳,你这死婆娘,还真走啊,我可告诉你啊,前面通往王庄那石桥下面可没头的驴啊?”

    这女人要是发起狠来,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方阳这时看他追也没追,不由得伸出大拇指:

    “叔,够男人!”

    “切,你小子学着点吧,这女人啊,就不能惯!”说完,便把另外一份合同递了过来。

    “好了,这合同可放好了,你小子要是以后发了财啊可别忘了你叔,你叔啊,也许就是你以后的第一个贵人。”

    方阳呵呵一笑:

    “放心吧,叔,我发财了,指定忘不了你!不过……”

    “臭小子,又不过什么了?”

    “不过我劝你还是去找一下我婶子!”

    “去你的,做男人就得有个男人的样,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一口唾沫一口钉,绝不反悔。”

    就在这时便听到外面传来他儿子方小龙的声音:

    “妈,在家里还偷听什么啊,我去……不会我爸找小三了吧!”

    “嘘,你个死瓜娃子,过来!”

    方怀仁一听,乐了,这回果真没猜错,没敢走。

    “妈,什么事?这大晚上的!”

    “送我去你姥姥家去,快点!”

    “是!”

    “啊……”这方怀仁一听,心想坏了,本以为白大美怕黑,不敢回娘家,而这个时候这个赖皮儿子的到来,计划全完了,估计装笔不成功啊?

    “小龙,别……”

    没等他说完,便听到门口摩托一响,走了。

    “方小龙,你是我们方家的种,你臭小子给我回来……”

    这时便听到那白大美大叫一声:

    “方怀仁,你给我听好了,这小龙是我生的,我就能让他成为白小龙,还好听。”

    方小龙这小子也够可以的,大叫着:“没错,从今儿起,我就叫白小龙了,帅呆了。”

    “方小龙,你个小鳖孙子,你有种别回来。”

    “我了个去,我鳖孙,那你就是鳖儿子啊,哈哈,好了,不给你说了,反正你又不待见我,我就和我妈住我姥姥家了,我倒要看看你们两个谁求谁,哈哈!”

    说完便看到摩托一溜烟没人了。

    不过这个时候的方怀仁,好像并不在意一样,气的大骂着:

    “行,小兔崽子,合着气我是吧,我这回就要看看谁求谁?滚了就别滚回来!”

    方阳看看方怀仁说道:

    “叔啊,这事难道你就这么有把握?你这可是把自已往火坑里跳啊,我婶走了,你自已能受得了吗?”

    听到这,方阳只能耸耸肩膀。

    “呵呵,那好吧,走了!”

    说完之后,方阳哼着小曲走了。

    “那个方阳啊,明天我就去找人,你小子找身新衣裳,准备准备,别给咱们方家庄丢人。”

    ……

    方阳这边商量创业大事不说,再说刀疤这边。

    刀疤的窝点里此时灯火通明,整个大院子里,所有的小弟们个个都忙得热火朝天。

    杀猪的杀猪,搬柴的搬柴,其它的小弟们都忙着摆桌椅,就等着等一下吃全猪大餐呢?

    还有的在择菜,洗盘子,比起过年差不了多少。

    而这个时候的刀疤扶着墙,手里拿着手机不停的拔着电话,边拨边骂着。

    “他麻个壁的,这死娘们竟然放我鸽子,电话打也打不通?”

    大牙一听,便赶紧接了一句:

    “哥,你想搞那娘们还不简单,我带几个兄弟,过去把她揪过来不就妥了……”

    没等到这大牙说完,便看到刀疤朝着他头上就是一巴掌:“你大~爷的,搞搞,搞什么搞,粗人,你刀哥是那样的人吗?做人要绅士,搞什么搞啊,一边呆着去。”

    这大牙摸着那发疼的脑门子,滚一边去了。

    不过这心里也很不服,心想,想搞就是想搞吗?还装什么装?要是那三寡妇来了,我保证你绝对受不了这个女人的小模样。

    “喂……三寡妇,在忙什么呢?是我啊,不是我刀疤,还能有谁的命这么硬,敢给你三寡妇打电话啊?怎么搞的,你都看看几点了,我这的全猪大餐,差不多做好了,你什么时候过来啊?”

    说话的时候,这小子仔细听着。

    还别说,这三寡妇就是个勾人的妖精,声音那个甜美,听着这百灵鸟一般的声音,心里就像是喝了蜜一样甜。

    “哦,我这不得洗洗潄漱,打扮打扮吗?要不然怎么能对得起你刀哥的面子啊,咋?等不及了?”

    这话一出,刀疤就感觉到这耳根子发热,天啊,不得不说,这女人就是男人的克星,别说看到人了,就连看到这声音就能让你想入非非。

    只可惜啊,这三寡妇是个扫把星,连克死五个男人,这就是一只真正的带刺的玫瑰啊。

    “切,三寡妇你别想多了啊,我有什么等不及的,你可别想歪了,我就是请你吃个大餐而已。好了,不说了,来了好好聊吧!”

    说完便把电话挂了。

    电话刚挂,手机便再次响起,看了看是小弟的来电,便赶紧接了起来:

    “刀哥,那左安昌也出门了,要是不猜错的话,刚刚就是给三寡妇通电话。”

    “太好了,老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好了,给我盯紧一点啊,要时刻告诉我他的动向,第一时间通知我?”

    “刀哥你就放心吧!”说完便挂了电话。

    刀疤这时艰难的坐在轮椅上,心里想着自已那个完美的计划,那个美就别提了,嘴里哼哼着,说道:

    “老子以后就不缺钱了,三寡妇,这回实在不好意思哦,嘿嘿。”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