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33章 大将军赢冠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什么?三秒钟之后自动消息。

    当一听到这,哪里还敢再耽搁,便大叫一声:“1……”

    就在他刚一说出“1”的时候,就看到方阳的手指一下变得金黄起来,而后这条金黄如一比游丝一般,从右手,到了右手,而后看到这条游丝瞬间流进他家的大将军的p股上,再看这猪p股一下变成了金黄色。

    光芒仅仅闪了两秒,便消失了。

    怎么没了?小灵说话,搞定了没有啊?

    尽管他再怎么呼唤,也没有一点反应,这让方阳再次焦急起来。

    这马上就轮到上场了,要是还不好,恐怕这一年就白费了,漂亮的雪柔,伟大的梦想,岂不都成了泡影!

    “方阳,方阳快闪开,让三寡妇把猪拉走。”

    方阳听到嫂子的提醒,这才发现三寡妇这时已经来到了这头猪面前。

    而再看这只猪尾巴还剩一口气,当看到主人过来,便费力把起头,眼里的那种绝望,就别提了。

    而三寡妇看看她,并没有大哭大闹,而是心里暗下决心要好好的把这仇给报过来。

    “方阳,麻烦把你身后的那块砖给我!”

    “啊,砖!”

    方阳看了看这个面色傲骄的女人,扭头一看,脚底下还真有一个半截砖头,老青砖,看这样子,应该有些年头了。

    “好啊!”方阳这时便拣起来,不知道这个女人想干吗?

    那杏莲一看,赶紧把方阳往一边拉了拉,而后小声说道:

    “方阳,小心一点,说不定要扔那左安昌!”

    “哦!”方阳觉得也是,把他家的猪一下给弄废了,心里能不窝火吗?所以扔块砖头也能理解。

    不过在场的人谁也没想到,就看到这个三寡妇,抓起这半截老青砖,朝着她们家的那卷尾巴的头上,狠命的砸了下去。

    一下,两下,三下……

    所有的人看到这么血腥的一幕,都吓得木在那里。

    “啪”

    砖头扔到地上,带血的一头在赛猪场不停的翻滚着,留下一趟血点子。

    而后不顾所有人的奇异的眼光,潇洒的来到赛场中间,冲着台上一抱拳,而后又冲着四周看热闹的人甜蜜一笑,轻松自然的说道:

    “各位父老乡亲,真的对不住,让大家失望了,我三寡妇在这明确的说一遍,这旗山斗猪,我从此不再参加了,谢谢各位,谢谢,这猪谁想要谁拿去,记得请我喝个酒就好!”

    说完便潇洒的甩了一下那满头的秀发,走了上去。

    “好,三寡妇刀哥欣赏你,这猪我要了,晚上请你吃酒!”

    三寡妇回头一看,乐了,回头一抱拳:“好,谢了刀哥,记得喝酒可以,别喝多了打我主意哦,当然人们男人什么德性我也再清楚不过了,想上我也没关系,反正我是克死了5个男人的扫把星,想了就来,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说完,便走了上去,来到了台上的那左安昌的身边。

    左安昌这时对这个女人也真的怕了,看他过来,便嘴皮子哆嗦了几下说道:

    “你,你想干吗?你别乱来啊?”

    三寡妇笑笑,勾勾手示意他借一步说话。

    这左安昌看到她脸上并无恶意,当看到她那如火一般的身子,不由是想到了,猜他名字的事儿。

    心里不由得打一机灵?

    难不成这个女人饥啥渴的,难啥耐的?

    “那个稍等,我一下就来!”这左安昌赶紧给台上的几个组委会的人打声招呼便走了过去。

    嘴里还一个本正经的打着官腔:“三寡妇啊,今天这事啊,别放在心里,今天输了,明年再来!”

    刚一过去,这三寡妇便用那两个火辣辣的眼神看着他,直看得这左安昌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说什么?

    两只手不停的扣着衣角,浑身感觉不自在。

    “呵呵,那个三寡妇,现在没外人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三寡妇掩嘴一笑,把那火一般的身子靠近他的胳膊,掂起了脚尖。

    这姿势可把这左安昌给吓到了,妹的,这三寡妇难不成这么迫不及待?

    “晚上那刀疤请我吃肉,我怕他对我不轨,我能感觉到左哥你是个老实人,所以能不能一起过去,对我也好有个照应?”

    这话声音绵甜,透着一股子香酥。

    加上这左安昌这老小子早就对他有爱慕之心,所以感觉到这耳边热乎乎的,香喷喷的,心花都怒放了。

    “这个,我怕……”

    “你怕什么?难不成还怕我吃了你啊,难道你想着让那刀疤把我给……那个了?”

    “好,我,我去!我去!”这小子一听这话,还等个毛线啊,便赶紧应了下来。

    “好,那我们可说定了,那我们晚上见,咯咯……”说完便用那高高的胸脯磨蹭了一下左安昌,这老小子心里就好像揣了个兔子一样,一直等到这三寡妇走下了坡,这老小子还没缓过劲来。

    望着那细细~腰,还有那一扭三摆的身子,狠狠的咽了口口水。

    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老子的桃花运来了。

    这老小子这时长长的吸了口残留下来的体~香,走回了台上。

    那台上的几个老头,心里其实也很想提醒这左安昌的,不过人家是有钱的主,又是村长,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没多说。

    “好了,接下来,咱们接着比啊,现在这里还有两个是吧,那个杏莲啊,你自已看看你家的小白要不要比了,要是比的话就赶紧上场,我家那长扁担就在场上等着呢?别让我们家的大扁担一下把你这母猪撞得怀不上崽。”

    “我,我家小白,不上,不上了。”

    哪知道刚想着赶着小白回去的时候,就看到这只小白也真的是犯晕了,竟然一下冲向了赛场的跳道上,而后一下冲到了场上。

    刚一到场上,这小白顿时吓傻了,看着这个比自已在三倍的“长扁担”吓得再次原地尿了起来。

    “哈哈,吓尿了,就这号的还想着当旗山猪王啊?左媒婆,我看你上还差不多,哈哈。”

    这杏莲平常大方惯了,所以有不少人都喜欢说笑,一个穿着绿褂子的男人扯着驴脖子浪~叫着。

    “你王二结巴,给老娘滚犊子去,信不信老娘让你打一辈子光棍。”

    杏莲说完,看到小白在场上的小白,心里自然也没了底,便冲着方阳求助:

    “方阳,方阳这可怎么办啊,我不敢上去啊,要是那长扁担一下把我给挑了可怎么办啊?”

    方阳这个时候怎么能不管,所以便微一笑说道:

    “嫂子,没事儿,我去去把小白拉过来!”

    就在这时便听到场上传来一声尖叫声,就看到这只“长扁担”一看台上这披着小马甲的漂亮小白,顿时起了色心,一下冲过来,便把小白压在了身下,不得不说这只“长扁担”太饥渴了,为了准备这次的旗山斗猪大赛,这条“长扁担”可也是禁了几个月,试想一下,当看到这披着花马甲的母猪小白,还不渴疯了呀。

    二话没说,便一下就把小白给压在一起,舒服的叫着。

    “我次奥,这是要配……种啊!会不会像狗一样来个猪连蛋啊,哈哈,兄弟啊,巴掌拍起来……”

    刀疤兴奋的叫了起来。

    就在方阳刚想跑过去拉开那长扁担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猪叫,扭头一看,就看到自已家那头“大将军”就像是疯了一样,冲破那栅栏墙,一下冲到了场上,这一幕真的太令人意外了。

    所有的人也不想到,现在还没到它上场,怎么就冲过来了。

    不过方阳却一下想到了什么?心里不由得一阵心酸。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小白可是自家“大将军”的心上人,怎么能让这“长扁担”给拱了。

    它们之间的事情就随他们去吧,方阳这是倒没急着冲上去,看看自已的猜测是不是对的。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就看到这只“大将军”就如同一只出脱的弹子一样,冲着那“长扁担”就是一下。

    速度之猛,用力之狠,就看到这只牛到不行的“长扁担”一下飞了起来,狠狠的撞到了边上的一棵大槐树上。

    “嗷”

    就在众人惊诧的尖叫声中,再看一这只“长扁担”撕心裂肺的惨叫着,嘴里冒着血,无论怎么挣扎,也站不起来。

    “我次奥,这,这是怎么了,长扁担,你他麻的给老子起来,起来!”这个时候坐在台上左安昌也急了,一溜的跑下来,不过当看到这“长扁担”嘴里不停的溢血的时候,发现这事严重了。

    无论他怎么用力打这头“长扁担”,它也站不起来,当左安昌的手放在这头猪背上的时候,这才发现,这背的脊椎上出现了一个“凹面”。

    背断了?

    “方阳,老子给你没完!”

    说着就想着冲上来,那方阳却笑了。

    “我说叔,你身为这一界旗山斗猪大会的会长,你准不能不遵循规则吧,你也看到了,这里全镇人民可都看着呢?你要是觉得你做的对的话,就宣布我们家的‘大将军’输,我看看以后这旗山斗猪大会怎么办下去,难道你就让我们这的古老传统就此败到你手上吗?”

    所有的人都议论起来,这时就见左安昌高高仰起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此时就听到一个声音传来:

    “左安昌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明明就是人家方阳家的大将军胜了吗?我刀疤就替你宣布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