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美女和我来种田 第30章 爱屋及乌

时间:2017-10-11作者:星火

    “我猜,我猜!”

    “你他麻的不想活了,这可是克死过五个男人的扫把星,你敢上?”

    “那有什么呀,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三寡妇好像早就吃透这些男人了,笑面如花的说道:

    “好了,那就从现在开始,谁要是想玩这个游戏的话,就把手举得高高的,举的越高我越能看到你们的热情!”

    这女人的魅力那可不是盖的,顿时看到人群之中举出了很多双手,有的人为了命中率,便把双手举起来,不停的狼叫着。

    方阳看看这些人,不由得啧啧着。

    那杏莲更是把嘴撇到了腮帮子上:“哎,看看,看看,这男人啊,没有一个好东西……”

    方阳耸耸肩,那杏莲却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可惜啊,就你这个生瓜蛋子还不明白女人,要是你小子尝过女人啊,你呀就跟他们一样了,那感觉啊,美的很,咋样?要不嫂子我……得空给你做做亲身指导……”

    当一听说这杏莲嫂子要给自已做亲身指导的时候,脸腾一下红了。

    赶紧瞅着自已的食指,发现没有减少,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杏莲嫂子你说啥呢?我大嘴哥……”

    “别给我提那大嘴,没用的男人!好了,不说了,看热闹吧!”

    啊?没用的男人,一听这话,方阳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合着……

    “都他麻的给我把手落下去,我们刀哥要先猜!”

    这时南边的山岗子上那大牙尖叫了一声。

    所有的人一听,赶紧把手都放了下去。

    “哟,这不是刀哥吗?怎么你也有兴趣?难道你就不怕我克着你……?”

    刀疤这小子哼了一声,怪笑两声,眉心之中的刀疤仿佛也没有那么阴森可怕了。

    “哈哈,都说你三寡妇是风情,今日一见,果真不是一般的女人,这么好玩的游戏,怎么能少了我刀疤,老子告诉你,这天底下还没有我刀疤怕的事儿,什么扫把星,克死人的事,那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儿,别人怕,我刀疤可不怕,老子过的可是刀尖舔血的事儿,要死也值了。”

    “哈哈,够爷们,我就喜欢这样的男人,不过我可把丑话说到前面,别到时候……还没那个啥就缴械投降了,我可不喜欢快男,咯咯……”

    “哈哈,哈哈,我次奥,真是个浪啼子,我喜欢。”

    说着便想着站起来,不过差一点从轮椅上掉下来,把小弟也给乐得不行。

    “好了,就算是你能答对,估计你这身子骨也不行,好了,那就猜吧!”

    这刀疤冲着小弟们递着眼色,意思是说让他们想到了,就赶紧给自已说。

    “黑皮?”

    “不对!”

    “大壮?”

    “不对!”

    “大p股?”

    “不对!”

    “大头?”

    “不对!”

    这三寡妇这时也真有点不耐烦了,说道:

    “好了,你呀先想着,给别人一交机会,山上的朋友,你们好吗?你们准备好了吗?”

    三寡妇真不是一般的女人,这么一声,便看到所有的男人都开始狼一般的尖起来。

    “准备好了,我来!”

    “我来!”

    这时的三寡妇指着一个大个子,说道:“好了,就你了!”

    这个大个子像是做贼似的,左右看看。

    那三寡妇也急了,说道:“好了,你到底行不行啊,一看你那尖嘴猴腮的样子就知道你小子是个怕老婆的家伙,说不说,要不说我可把这机会让给别人了。”

    “我说我说,以我看啊,应该就叫:黑寡妇!”

    “去你-娘的,你怎么不去死啊?”

    说完便拣起一块石子扔了过去,吓得人们躲开了一片空地。

    “哈哈,我猜出来了,我我……”就在这时便听到那主-席台上传来一个熟悉声音,所有的人都忍不住看了过去。

    那杏莲嫂子一看,顿时暗暗骂了一句:“这个老色郎,他,他也玩这个,太不是人了,表面上还是个人,怎么现在净不干正事儿啊?”

    方阳笑笑说道:“嫂子,你呀只是看的表面,他背地里都干了些啥,你怎么会知道,也许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杏莲这时叹了口气:“看样子,你们男人啊,没有一个好东西,这天底下啊,就剩你这么一个稀胡品种了。”

    方阳嘿嘿一笑,说道:“那是!”

    其实他的心里一撇嘴,心想,要不是这小灵控制着我,就嫂子你这样的妩媚多情,恐怕我再清纯无邪,也架不住啊。

    “哟,这不是左会长吗?怎么,你也有这闲情,我听说你跟嫂子的感情很好吗?怎么你也想睡……我?”

    这话说的何其露着骨头,让男人听了,绝对感觉到骨头一酥。

    “你,你别多想啊,我,我左安昌是什么样,大家都知道,我不是那意思,我做为这回旗山斗猪场大赛组委会的会长,我呢也想着带动一个大家热闹的气氛不是,所以啊,就是参与一下,嘿嘿,怎么样,行不行吗?而且我可是一猜一个准哦?”

    “好啊,左会长,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得,我三寡妇啊,啥都跟明镜似的,说来听听!”

    “太好了,我说三寡妇,你在咱们旗山镇啊,可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人……”

    “切,你臊我呢是吧,快说,你放心,只要你左安昌能猜对的话,我一定兑现承诺!”

    这左安昌一听,顿时那个乐,两只眼都眯成了一道缝,其实在他心里早就盯上这个三寡妇了,做梦都想,只不过当着这么多父亲乡亲的面,不好意思那个而已。

    想到这,便清了清嗓子,打起了官腔,说道:

    “好了,多说无益啊,还有啊,你可给我听明白了,你可听好了!”

    那刀疤看看他,也啧啧两声,心想这个老色鬼,我还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不过这回他倒是没想着给他抢风头,也没有让小弟去阻拦,因为他的心里早就打起了一个小算盘。

    “说!”三寡妇这是两只手托着那丰盈的身子,瞧着台上的左安昌。

    “好,我左安昌夜观天象,掐指一算,你养的这头黑家伙应该就叫卷尾巴……对不对!”

    当这左安昌一说出这:卷尾巴三个字的时候,他的脸一下就红了个通透。

    左安昌虽然离她的地方比较远,但是却能看到这红绸布一样俊俏而精致的小鹅蛋脸。

    “你……”

    “我怎么样,说啊,我说的对不对?”

    “说啊,对不对啊,别不吭声啊!”这时所有的人都在不停的起着哄,这情景所有的人估计也都想到了。

    所以都忍不住大声尖叫着。

    刀疤这时也跟着起哄道:

    “我说三寡妇,你可红口白牙说的好好的,我们大家可听得真真的,要是猜对了你可得任人家摆布啊,你要是反悔,我刀疤可第一个不答应!”

    “对,我们刀哥的人不同意!”

    三寡妇的脸变得更红了,不过凭着他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笑了笑,说道:

    “好好,我三寡妇自然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左安昌……你个老小子猜对了,所以啊,我三寡妇就在家里等着你,我的电话好像你前段时间就给我要过去了吧?还是老号码,你要是有空了就去找我,我保证啊,洗得白白净净的等着你……”

    三寡妇的这一席话,顿时让整个斗猪场上的人沸腾了。

    “哇靠,不会吧,左会长牛笔啊!”

    “啧啧,这会长就是会长,一猜一个准……”

    刀疤心里那个美,一计上头,示意所有的小弟一起大叫着:“左哥牛笔,左哥牛笔”的叫了起来。

    方阳这是顶了下杏莲嫂子,这一顶却一不小心,顶到了杏莲那柔软的地方,弄得杏莲的脸也红到不行:

    “阳弟,你这是……”

    “呀,不不,嫂子,我不是有意的……”

    “你有意的?”

    “哎呀,我怎么会有意的啊,你看啊,我是在想,你看那刀疤那小子,平常多坏啊,这一回,那左安昌猜对了,他怎么比着左安昌还高兴,你说会不会有什么猫腻?”

    “猫腻?是啥?起点写那个吗?”

    “噗,嫂子,行啊你,连这个都知道?”方阳这时也忍不住乐了,没想到这嫂子,还喜欢看网络?

    “那还不是因为你喜欢看啊,我这不是爱屋及乌吗?”

    一听这话,方阳的脸更红了,早知如此,就不说这话了。

    “嫂子,这里眼多嘴杂,还是少说点吧,要不然让我大嘴哥听到,该收拾你了!”

    “切,就他方大嘴,收拾我,嫂子告诉你,每天那小子吓得都市不敢睡觉,怕你嫂子我……”

    “好了,打住!”方阳这时赶紧打住,心想,这嫂子一说就把自已领错道了,不及时打住是不行啊?

    想到这,便笑笑说道:

    “我是在说,这刀疤这小子这回这么大方,是不是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事儿。”

    “方阳,不管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你都给我记住喽,只要跟这个地痞子沾边的,一定不要碰,咱们不捅这个马蜂窝,好吧!”

    “哦,好好!”

    再说那左安昌心里那个美,心里早就打算好了,等这斗猪大会一结束,找个时间表就去找三寡妇去。

    这小婆娘长得这么水灵,要是能晚上溜到她家去,他妹的,明天死了都值……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