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堂归 第七十八章 都带走

时间:2019-06-01作者:只今

    能看得出这女尸年纪很轻,肌肤光滑,面目姣好,只是衣衫不整下身赤露,依照刘顺多年的经验,多半是死于奸杀。

    督捕司的几个人在山洞里细致地查看了一番,刘顺蹲下身子又把女尸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一遍,见她右手紧紧的握着,里头似乎隐隐有物,掰开一看,果然握着一块雀卵大小的玉佩。

    刘顺把玉佩拿到手里细细的端详,这是一块和田玉籽料,成色上佳,手感温润,透雕的马上封侯,一看就很值钱。

    这女尸身体蜷曲着,一双绣鞋蹬掉在两侧,脚上有很多擦伤,双手的指甲都劈开了,显然死前曾经极力的挣扎过。

    她手里握着这个玉佩,极有可能是凶手身上带着的,慌乱之中被她扯掉了。

    因为山洞狭窄,光线昏暗,刘顺就命令手下人把女尸从山洞里抬出来,好让府里的人认尸。

    死在府里头,多半是府里的人。

    这女尸被抬出来就放在后花园的莲花池旁边的空地上,有很多胆小的把脸转过去不敢看。但也有眼尖的,一眼就认出了是谁。

    “这不是夫人房里的春莺吗?!”

    一句话掀起轩然大波,连同包氏在内,所有人都惊疑不止。

    上前仔细辨认,确定是春莺无疑。

    “夫人,这的确是你房里的丫鬟吗?”刘顺问包氏。

    包氏心中也满是疑云:“这确实是我身边的大丫头,不过前些日子,她跟我告假说要回家去住两天,我就叫她走了,那以后就没再回来。”

    虽然当时春莺只是告假两天,但因为一直在下雨,所以她没回来包氏也没觉得奇怪。,接下来就发生了卫宜宛的事,哪里还有心思去惦记一个丫鬟?

    “她跟你告假是哪天的事?”刘顺问。

    “就是夜里开始下雨那天,”包氏毫不犹豫地回答:“算起来有七八天了。”

    “那以后可有人见她回府?”刘顺继续盘问。

    智勇公府上下仆人都说没再见到春莺回来。

    “这么说她应该是出府那天被人害死的了。”刘顺就此确定了春莺被害的时间。

    卫宜宁在人群中仔细看了看春莺的尸体,只见她脖子上有一大片淤青,肩头还有咬痕,衣服被撕烂,显然是受辱后被人掐死的。

    “公爷、夫人,”刘顺施了一礼说道:“按照章程,出了人命案就必须得经官了。我们须得把四小姐和这丫鬟的尸体都带走,由衙门的仵作验尸,填写尸格。”

    刘顺他们前来并没带着仵作,即便有仵作在,也不可能在智勇公府里解剖尸体。

    卫宗镛自然清楚这里头的章程,当即点点头。

    在看到春莺的尸体时,他心中震动很大,但也知道决不能表现出来。

    刘顺又问了一句:“不知贵府可有人叫永昌的?”

    卫宗镛不明白他问这个干嘛,说道:“永昌是犬子长安的字,你问这个干什么?”

    刘顺点点头,拿出那个马上封侯的玉佩说道:“不知这个玉佩可是大公子的?这玉佩后头刻着永昌二字,所以下官才有此一问。”

    卫长安在听到假山洞里的女尸是春莺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大事不妙了,那晚他强要了春莺,就是在这个地方。

    可是他并没有弄死她啊!

    为什么她会死了?!

    是受辱不过自尽了吗?

    刘顺手里又为什么会有自己的玉佩?!

    刘顺看着卫长安,对方的白脸上汗水涔涔滑落。

    倘若他不心虚,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这玉佩是下官在女尸手里发现的,她死的时候可是紧紧握着这玉佩。”刘顺开口道:“既然是大公子之物,就烦请您跟我们回衙门一趟,待审清原委再送您回来。”

    他嘴上这么说,可谁都听得出来,他这是已经把卫长安当成了疑犯,真要罪名坐实了那还能回得来?

    卫长安当即吓瘫在地上,哭着对卫宗镛和包氏道:“爹,娘!我真的没杀人啊!你们快救救我!”

    包氏只觉得老天爷在跟自己开玩笑,女儿自尽已经让她心力交瘁了,为什么横空又出了儿子涉嫌杀人的祸事?!

    卫宗镛则已经傻眼了,他那一双蛤蟆眼直发楞,核桃仁大的脑子滚成了一锅粥。

    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声音:儿子奸杀了跟自己有私情的丫鬟!这事儿要是传扬出去,他的老脸彻底没有了!

    “刘巡捕,”卫宗镛虽然早就听说刘顺是个油盐不进的琉璃球,可此时还是存有一丝侥幸,压低声音对刘顺说:“你看此事可否从长计议?”

    刘顺一笑:“大人,我不过只是个小小官差,您现在可以革了我的职,可不能让我在任上徇私枉法。有道纸里包不住火,又说清者自清。您要是真相信大少爷是清白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上公堂洗脱他的罪名。否则如何堵的住悠悠之口呢?”

    卫宗镛黔驴技穷。

    卫长安又是心虚又是委屈,心虚的是他的确奸污了春莺,这事他脱不开干系。委屈的是他明明没下杀手,春莺却死了,他可不想背上人命。

    他眼神慌乱,急于寻找可以拯救自己的人,忽然和梅姨娘的目光相触,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梅姨娘神色淡然,嘴角带着淡淡的讥笑。

    卫长安一下子想起那天他和春莺在后花园拉扯是时撞见梅姨娘的事。

    梅姨娘害了妹妹卫宜宛,母亲要治她于死地,梅姨娘困兽犹斗,一定会攀扯自己的!

    卫长安不由得脊背发凉,他陡然觉得自己稀里糊涂就被困在了一个死结里。

    最后,督捕司的人从卫家带走了卫宜宛和春莺的两具尸体,同时还带走了涉嫌害死卫宜宛的梅姨娘和涉嫌害死春莺的卫长安。

    以及那条在春莺尸体旁的小草鱼。

    卫长安是被皂吏拖出去的,因为他已经吓得腿软了,只顾哭着求爹娘想办法救他。

    和他相比,梅姨娘显得从容镇定多了。她环视人群,最后把目光落在卫宜宁脸上,别有深意地笑了一下。

    这一瞥一笑很短促,但卫宜宁却看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