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堂归 第五十八章 圈套

时间:2019-05-24作者:只今

    六月十五,天气难得清凉。

    多亏昨天那一阵黄昏雨,洗去了连月的酷热。

    一早天气放晴,但凉风习习,吹在脸上很舒服。

    吃过了早饭,卫宜宛就打点着出门上香去,以往烧香拜佛这类事都要避讳着朱太夫人,知道老太太不喜欢这些。

    但现在卫宜宛却不似以前,颇有几分有恃无恐的意思。

    梅姨娘也要同往,但那对双生女并不随行。因为只有一辆马车,卫宜宛不喜欢太拥挤。

    她当时虽然跟梅姨娘说要邵家多派几辆车来,但那不过是玩笑话。倒不是因为她体恤邵家,而是觉得梅姨娘和她的两个女儿根本不配她为之费心。

    卫宜宁则禀明了朱太夫人和包氏要去擎西王府,昨天韦家下了帖子请她今天过去,说是四小姐今天生辰,姊妹们小聚一番。

    故而一大早,韦家的马车就已经在智勇公府门前候着了。

    “出去逛逛也好,如今白昼长,内宅里不好打发时间,”朱太夫人说道:“你小姑姑未出阁时也有几家要好的闺阁姊妹,常来常往的,以后就算出嫁了也有往来,彼此也有照应。”

    卫宜宛和梅姨娘走在前头,卫宜宁刻意落后了一步。

    她本想着等这二人的马车走了,自己再上车,不想到了门前发现卫宜宛她们还没走。

    一个贫妇领着个瘦仃仃的小女孩,正拦在马车前。

    卫宜宁还记得这个妇人,上月去田庄避暑的时候也是她拦住梅姨娘的马车,死活讨了十两银子去,说是给女儿治病。

    如今她又拦住了马车,只听她说道:“姨奶奶,我在这等了好些天了,今天终于见到你了,我就是特意来谢谢你,美娇的病治好了,她的头发长起来了。”

    说着把站在她身后的孩子一把拖到前面让梅姨娘看,脸上满是欣喜的神情。

    那个跟在她身边的小女孩头发只有半寸来长,但黑漆漆的很浓密,应该是新生出来的。

    她怯怯地低着头,很窘迫的样子。

    梅姨娘点点头说:“那就好,你以后带着孩子安分守己地过日子吧!别再来找我了,我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

    贫妇人连连点头,说道:“我知道,如今我带着孩子在后街的桃花巷子里给人浆洗缝补,能糊口。不敢再奢望别的了,请姨奶奶放心。”

    梅姨娘显然不想和她的这个穷亲戚多说,脸上淡淡的,吩咐马夫:“还不快走?!别耽误了四小姐上香。”

    马车绝尘而去,把贫妇和她女儿抛在身后。

    卫宜宁随后上了擎西王府的马车,路过那两个人的时候,特意多看了那个小女孩两眼。

    那对母女紧靠着墙根,慢慢的走着,并没注意卫宜宁。

    到了韦家,一众美女出来相迎,小王爷一见卫宜宁双眼立刻焕出光彩,跑过来一把抱住,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味道。

    “这孩子,怎么跟狗似的?”韦兰珥啧啧称奇:“宜宁,你身上用了什么熏香?回头我也熏上些。”

    卫宜宁一手牵着韦应爵往里走,笑着说:“我衣服从来不熏香的,我也不搽香粉。”

    韦兰珊凑到跟前闻了闻说:“宁妹妹身上的确没什么香味。”

    几个人说着话进了正堂,卫宜宁把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送给四小姐韦兰玫,是一匣子瑶品斋的点心。

    韦兰玫自来爱吃,见了这个满意极了,说:“宜宁就是善解人意,知道我最喜欢什么,比其他人都体贴。”

    韦家其他人送的礼物都是玩物衣裳,不是很合她的心意。

    韦兰珮只是抿嘴一笑。

    韦兰珊打了韦兰玫一下说:“我们还不是怕你吃的太胖没人要。”

    韦兰玫丰腴妍媚,人多拿她比作杨贵妃,别的不说就她那一身白腻肌肤真像是新鲜的荔枝肉堆起来的,一万个人里也挑不出一个。

    老王妃早起服过药精神还算好,挣扎着出来和卫宜宁说话。

    韦应爵牛皮糖一样黏在卫宜宁身上,扒都扒不下来。

    老王妃看着也高兴,就说:“这孩子从小跟谁都不亲,难得恋着你,顶好你在这儿住些日子,说不定他就能和正常的孩子一样了呢!”

    卫宜宁没有拒绝:“母亲既然留我我可就厚着脸皮住下来了,到时候别嫌我烦,别嫌我吃的多就行。”

    韦家姑娘们听了高兴极了,韦兰玫最高兴:“咱们两个搭伙吃,省得她们总挤兑我。”

    卫宜宁见老王妃不时揉按肩膀手腕,知道她身上酸痛,就主动给义母按摩推拿。

    老王妃觉得很舒服,说道:“宜宁手上有劲,按的真舒服。”

    韦兰珥听了就要跟卫宜宁学,说学会了就可以天天给母亲按摩,也能叫她好受些。

    卫宜宁之所以想要在韦家住一段日子,是因为她知道接下来智勇公府怕是又得有一场大风波,她不想平白无故被卷进去,所以还是离远些好,免得血溅到自己身上。

    她之所以这么判断是有依据的。

    从田庄回来后,梅姨娘看似偃旗息鼓,潜伏起了爪牙,但今天早晨看到的那一幕让卫宜宁知道,她的计划并没有停止。

    今早那个小女孩看似还是当初那个,其实并不是。

    卫宜宁留意到上个月那个头发稀少枯黄的女孩子,她的右耳后有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红色胎记,而今天这个却没有。

    这两个孩子应该是孪生女,就像卫宜室卫宜家一样。

    她们做的这幕戏,自然是给卫宜宛看的,因为只有她会格外在意头发这件事。

    如果有这样一位神医,能够在短短的一个月内根治发稀萎黄的顽疾,那么卫宜宛一定会不计代价的去寻找。

    所以只要戏演到这里,剩下的卫宜宛就会自动按照她们的计划走下去。

    卫宜宁知道这是一个圈套,专门为卫宜宛而设的。

    包氏坑了梅姨娘的两个女儿,卫宜宛言语又太刻薄,等于把她们三个逼上了绝路,梅姨娘只会加倍奉还,否则依旧得不偿失。

    倘若她的计划得逞,结局势必很惨烈,到时极有可能株连无辜,卫宜宁不想牵扯进去,所以躲在擎西王府不失为上策。

    于是老王妃就特意派了自己身边最老成的苏妈妈带了几样礼物去智勇公府,跟朱太夫人和包氏请示,说五小姐要在擎西王府多住些日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