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堂归 第五十七章 强扭的瓜

时间:2019-05-23作者:只今

    在勤勇公府养伤的卫宜宛,好几次从梦中笑醒过来,就连后肩上的伤也似乎不那么疼了。

    因为她实在是太开心了,得偿所愿的滋味真不错。

    高兴之余她也越来越佩服母亲包氏的智慧,当初母亲让她替邵杨挡刀,她因为害怕疼,死活不肯答应。

    后来还是包氏把里头的各项利害都跟她说明,卫宜宛才带着几分不情愿答应了。

    现在看来母亲真是深谋远虑!

    如今邵家人恨不得把自己供起来,就连他家的老太太跟自己说话都得拿捏着分寸,生怕怠慢了她。

    卫宜宛稍微一皱眉,邵家就得抖三抖;她只要喊一声疼,邵家人连饭都吃不消停。

    由此可知以后自己就算进了邵家的门也不必像平常女子那样做小伏低,战战兢兢,这样的殊荣大约只有公主才能享受得到吧。

    并且包氏在来探病的时候悄悄告诉她,为了永绝后患,那个拿刀刺她的“疯”乞丐已经死在狱中了。

    这样的话,就算邵家人觉得不对,想要彻查,也已经死无对证了。

    这就意味着卫宜宛大可以有恃无恐,用不着担心真相败露。

    她知道,在这之前除了母亲,卫家人都认为她嫁不到什么太好的人家,可现在怎么样呢?她比姐姐卫宜宓还要早呢!

    大周的律法要求婚姻不必严格按照长幼顺序,因为在建国之初,礼部和户部就曾联名上书讨论这件事情。

    比如说一家兄弟二人,哥哥定了亲,但快要娶亲的时候女方父亲去世,按照礼法女子必须守孝三年,因此不能成婚。

    三年孝满,准备嫁过去的时候,母亲又去世了,就又要守三年。

    三年又三年,倘若这姑娘倒霉,家中一连有长辈去世,多则三年少则几个月,一路守丧过来就有可能耽误十年。

    这样的话不但他们的婚事耽搁太久,连弟弟的婚事也要随着推迟。

    如此便会影响国家的人口繁育,进一步影响国力。

    所以律法特别规定,婚姻不必一定按长幼顺序,只要女子年满十五岁,男子年满十七岁,就可以定亲。

    不过,对于很多门第高贵的人家一般都是等儿子考取功名,再谈婚论嫁。

    但不管怎样,只要没有极特殊的情况,一般只要定亲后三年之内也就成婚了。

    卫宜宛虽然还未及笄,但情况特殊,如今算是双方口头定下,只等明年她满了十五岁,就可以和邵杨定亲了。

    此后短则三年长则五年他们就会正式结婚。

    邵杨知道这件事情没有回转的余地,气得吐了一口血,之后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死活也不肯出去。

    不管谁来劝他,他只是用被子蒙了头,一句话不说。

    邵天资夫妇对此也是无可奈何,邵桐认准了这事是卫宜宛自导自演的,无奈找不到证据。

    因为那乞丐被抓起来不久,就在牢房里自尽了。

    邵杨变得委顿不堪,但邵家封锁了消息,外人并不知道这些。

    卫宜宛只当邵杨害羞,所以才不来见她。

    等她在邵家养好了伤,趾高气扬的回到了智勇公府。

    梅姨娘的那两个女儿,又像之前那样变回了卫宜宛身边的两只哈巴狗。

    在一旁竭力的奉承,乐此不疲。

    卫宜宁还是那副不言不语的死样子,卫宜宛此时以胜者自居,也就懒得和她一般见识了。

    这天几个人来给朱太夫人请安,梅姨娘柳姨娘恰好也在,众人坐着闲话。

    梅姨娘看着卫宜宛说:“四姑娘身子单弱,很该补补。”

    卫宜宛听了一笑:“姑姑家昨天还送来了不少补品,我看了那些东西都要流鼻血,谁耐烦天天吃它!”

    柳姨娘倩然一笑:“说的也是,后天补的总不如先天壮。论起咱们家的这些姑娘们,顶数五姑娘身体最好,光看她那一头好头发,就是气血极足的人。都说发乃血之余,气血足,头发才会生得好。四姑娘就吃亏在气血不足,依我说平时多吃些桑葚首乌比较好。”

    卫宜宛最讨厌别人提她的头发,在朱太夫人面前不好发作,提着气不冷不热的说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哪里是自己做得了主的?就比如姨娘你,岂不想自己生得高些?”

    柳姨娘别的都好,只是个子矮了些,看上去不够高挑。平时她都喜欢穿厚底鞋,好让自己看上去能高一些。

    梅姨娘见气氛有点僵,赶紧说道:“其实依着我的见识,世间万物总是搭配得当就好。就比如四姑娘,就如那画上的西施似的,自然处处生的纤巧袅娜。柳姨娘天生的小家碧玉,自然娇小玲珑才对劲儿。”

    梅姨娘又变回了当初的和事佬。

    卫宜宁只是安安静静的给朱太夫人捶着腿,任凭那几个人说话,她一句也不插嘴。

    卫宜宓觉得无聊,扯了几句闲话就起身走了,其他人也纷纷散了。

    往外走的时候,梅姨娘赶到跟前,一脸殷勤的对卫宜宛说:“四姑娘,听说你这个月十五要去相国寺烧香还愿?我也想去那里拜拜。”

    卫宜宛往前走着看也不看她,说道:“姨娘要去自然使得,只是这事向母亲说就好,跟我说做什么呢?”

    梅姨娘紧跟在后面,陪着小心说:“已经跟夫人说过了,夫人说府里的车子这阵子正拿去刷油翻修,只剩下一辆。所以我要跟姑娘说一声,到时只有我一个人去,得和你挤一辆车。”

    卫宜宛站住了脚,看着梅姨娘似笑非笑的说:“一辆车打什么紧?到时候我跟邵家说一声,要他们多派几辆过来就是了。不但姨娘可以去,二姐姐和三姐姐也可以去。多拜佛还是有好处的,一来能叫人心向善,少做些歪门邪道的事。二来也可保佑姻缘,好叫两位姐姐也找到称心如意的郎君。”

    说完转身走了,把梅姨娘晾在原地。

    梅姨娘目光沉沉地看着卫宜宛的背影,忽然笑了一下。

    此时卫宜宁也从那边走了过来,梅姨娘就问她:“五姑娘,这月十五你去不去相国寺拜佛?”

    卫宜宁摇摇头说:“我心不诚,还是不去了。”

    梅姨娘一笑走了,卫宜宁也回了自己的住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