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堂归 第三百七十一章 探丸客

时间:2019-11-14作者:只今

    371

    花梨木桌上摆着一只影青花盆,里头养着丛宽叶兰草,开着七八朵藕紫色的花,香气清芬宜人。

    花盆前头还放着一只带隔断的葵口大圆盘,放着几样干果蜜饯。

    何紫云坐在椅子上,手里捏着一只核桃仁,慢慢地剥掉了上头那层膜衣,却又不吃,递过去给对面的卫宜容,哄她道:“七姑娘,吃核桃吧!”

    卫宜容道了谢接过来,拿在手上慢慢吃,其实她更喜欢吃琥珀核桃,不加糖的核桃仁总带着一股子苦味。

    但桑姨娘给她讲过,何姨娘是长辈,须得在她面前听话乖巧些。

    何紫云轻轻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昨儿夜里睡得不好,这会子还不过劲儿呢!总得歇过午觉才能缓过来。”

    一旁的桑姨娘见了温言说道:“敢则是睡得晚了走了困?我记得你每日戌时初刻就睡的。”

    何紫云笑道:“昨儿也是早早就上床了,可偏偏怎么躺都不得劲,翻来覆去的直到三更天才迷迷糊糊睡着,没一个更次就又醒了。”

    桑姨娘忙说:“不是动了胎气吧?回了太夫人没有?请个郎中来瞧瞧吧!”

    何紫云掩口笑道:“姐姐别担心,并没有怎样。前日肖家的人来送花,听说他家姑娘定准了。”

    桑绿枝道:“我也恍惚听说了,早二年不是就透出信来了。听说肖家的那位小姐知书识礼模样又端庄。”

    何紫云笑道:“这肖家也是正牌的皇亲国戚了,咱们五姑娘和太子妃是闺中好友,将来的前途真是不可限量啊!这不,连咱们都跟着沾光了。”

    昨日肖卿卿特意派人给卫宜宁送来两盆香鸢尾,一盆浅藕色一盆淡黄色,但卫宜宁如今不在府中住着,而是在翠微别业。

    如今天气寒冷,这花儿不好运到山上去,卫宜宁索性就转赠了何紫云桑绿枝各一盆。

    正在这时,余婆子端过来一碗燕窝粥给何紫云。

    何紫云对桑绿枝笑道:“这燕窝粥规矩是晚上吃更好些,但我天天睡得早索性改到白天吃了。”

    又对余婆子说:“快给桑姐姐也盛一碗。”

    桑绿枝忙说:“我不用,妹妹身子金贵多补一些吧。”

    “不妨事的桑姨娘,太夫人每日给我们屋里四两燕窝,姨娘一个人也吃不完。”余婆子说着转身出去又盛了一碗进来:“今儿的燕窝是小莹炖的,那丫头手重一下子放多了,锅里还有一碗呢!要不盛了给陈姨娘送过去?”

    陈姨娘是同何紫云一起买进来的四个姨娘中的一个,原名叫陈雪玉。年纪最小,但性子柔和。

    卫宗镛去泸州巡查疏浚河道、修筑堤防,依张氏的安排带着两位姨娘去赴任。

    为的是不耽误传宗接代。

    何紫云有孕,桑绿枝不能生育,故而都留在了府里。

    陈姨娘本来也要跟着卫宗镛一同走的,行李都收拾得差不多了,才发现有孕,因此也留了下来。

    何紫云听了余婆子的话略微思忖片刻,说道:“陈姨娘胎像不稳,还是别乱给她东西吃了。”

    陈雪玉前几日给张氏请安的时候不小心扭了腰,见了红,如今正卧床休养。

    何紫芸心里巴不得她流产,但在张氏跟前她可不敢耍滑头。

    但她心思周密,知道如今最好离陈雪玉远一些,免得出了什么事赖到自己头上。

    卫宗镛一出门,何紫云便百无聊赖,她现在以养胎为要。冬日里没什么景好赏的,因此便天天拉着桑绿枝说话。

    桑绿枝对她而言没有任何威胁,更何况桑姨娘性情温和好相处。

    桑绿枝听她提起陈雪玉便说道:“我早起来的时候到雪玉妹子那边看看,比前几日好些了,只是还得静养。”

    何紫云不想围着陈姨娘打转便把话引开了,说道:“我怎么恍惚记得五姑娘快过生日了?姐姐知道是哪天吗?”

    “是初九,”桑姨娘道:“今日都初六了吧?”

    “呦,那我可得好好的置办一份寿礼。”何紫云忙道:“我平时也没少受她的好处,总得礼尚往来。”

    桑姨娘又在这里说了会儿话,便领着卫宜容回去了。

    何紫云把余婆子过来问道:“还是没有包氏的下落?”

    余婆子摇摇头说道:“我今早就过去打听了一遍,管家大爷说到现在还没影儿,不知道到底躲哪儿去了,莫非已经出了京城?”

    包氏逃出了府,何紫云又喜又忧。

    她怕包氏去找援手,反戈一击。又想着她干脆死在外头,一了百了。

    但不管怎么说,包氏此举已经彻底的惹怒了张氏和卫宗镛,在这对母子面前她再也讨不到一点好处,这对何紫云来说的确是一件大好事。

    “姨娘,你若是心里不定不如干脆走个险招。”余婆子凑过来在何紫云耳边小声说道。

    “什么险招?”何紫云问道。

    “姨娘若是想睡安稳觉,自然是要那包氏永远不能回来。姨娘若是想成大事就不能心软,不如我们花钱买通探丸客,叫他们……”往下的话余婆子没说,而是拿起手来在自己的脖子上横了一下。

    探丸客是对京城中杀手的讳称,这些人身份隐秘,神出鬼没。手段残忍又干净利落,但只要付足够的酬金,没有他们不敢杀的人。

    “问题是她如今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总得找到她才能杀吧。”何紫云道。

    和张氏卫宗镛的打算不同,何紫云才不在乎包氏死了会影响到双生女出嫁。

    她更关心的是,智勇公府主母的位置是否能早早地空出来。

    因此不管包氏是被软禁还是逃走了,她都不放心。

    “那些人自然有办法,他们敢拿钱就能把事办好。否则银子会如数退回来的。”余婆子小声说道:“又何况是她自己跑出去的,死在外头跟咱们有什么关系?不比她在这府里软禁着,咱们反倒不好动手。”

    余婆子的话正中何紫云的心思,这是包氏自寻死路,她不动手成全她不是太不近人情了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