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堂归 第三百五十五章 谁的主张

时间:2019-10-30作者:只今

    包氏质问卫宜宁,她才不相信卫宜宁对自己有什么好心。

    虽然她没有真凭实据,但就凭卫宜宁和她皮肉不相干却来提醒她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事有可疑。

    再加上卫宜宁平时就从来也不喜欢搬弄是非,若是换做别人,包氏的疑心还不会这么重。

    卫宜宁的行为越反常,包氏内心的疑惑也就越深。

    她是个心机深沉的人,经历过的事也多,所以她绝不可能轻易相信卫宜宁。

    面对包氏的质问,卫宜宁的态度没有丝毫变化,她从容地站起身,拿起竹剪来把桌上唯一的一盏灯剔亮。

    “夫人你问我的目的是什么,我尽可以讲明,”卫宜宁淡淡道:“太夫人把二姐姐和三姐姐都许配了人家,这件事想必您是清楚的。公允来讲,这实在算不上是好姻缘,虽然于公府而言,的确能获得短暂的好处,可惜那两位姐姐却如同掉进了火坑。且智勇公府的名头也会受损,这其实于长久无益处。我想倘若是夫人持家,必然不会如此。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我怕将来自己也难幸免。”

    “你是要替那两个出头?”包氏问道:“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和她们如此姐妹情深?何况你现在还小呢,远不到谈婚论嫁的年纪,再者,你的亲事自然有老太太做主,太夫人想必是不过问的。”

    言下之意是卫宜宁说的这个理由她压根就不信服。

    卫宜宁道:“夫人领会差了,我的意思是有人不赞同太夫人的治家之道。”

    包氏一听立刻听出了其中的意思,低声问道:“是老太太让你来的?”

    她所说的老太太指的是朱太夫人。

    卫宜宁含笑道:“自然是老人家的意思。”

    “可老太太---”包氏有些犹疑道:“她去了别业不就表示她不参与这些事吗?”

    “老太太的确是不打算过问的,”卫宜宁道:“只是张太夫人的手段实在让人看不下去。”

    包氏听了低头不语,张氏回府以来手段极是凌厉,但未免太不厚道。

    这么多年来她们婆媳见面极少,多数时候都是她和朱太夫人相处。

    按理说应该是她和张氏的关系更亲近,可卫长安一死,她们之间的最根本的东西就不存在了。

    包氏原本以为碍于自己这么多年辛苦持家,张氏应该会给自己留有一席之地,可是却又出了张氏被人下毒的事,自己无法自证清白。

    倒是朱太夫人,对这府里的人和事还算公平。

    “夫人,太夫人中毒你可知道是谁所为?”卫宜宁问包氏。

    “我不知道。”包氏说的斩钉截铁:“那天太夫人忽然身体不适,老爷当即命人去请了郎中来,我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就被关了起来,国妈妈她们也都被带了出去。此后太夫人稍稍好转,就把我和何姨娘等人都叫过去问话。”

    “这番问话可有结果?”卫宜宁问道。

    包氏苦笑:“先是各打五十大板,并没审出真凶,谁想宓儿耐不住,擅自对何姨娘动了手。”

    不是说到这里便不再往下说了,之后的事情卫宜宁也知道,卫宜宓被送去出家而自己被软禁在这里。

    “夫人,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自始至终是给你设的一个圈套?”卫宜宁问包氏。

    “你有证据?”包氏问卫宜宁:“我当然知道这件事情不简单,别人不相信我的清白,我自己是知道的。”

    “太夫人中毒的细节,想必你也知道一二。”卫宜宁道:“那装药的瓷瓶被人动了手脚,这人心思缜密手段也算高明,因为糯米糊相隔,使得下毒的时间不确定,如此一来就使得很多人都有嫌疑。”

    “你说的没错,这些我也都想到了。”包氏道:“可从出事开始我就不自由了,很多事情没法查。”

    “这件事看似很多人都有下手的理由,但每一个人也都有可能是清白的。”卫宜宁道:“端看最后谁的结局最惨,如果这人不是元凶,必定就是被陷害的人。”

    “那你可知道究竟是谁要害我?”包氏问。

    “夫人您觉得是谁?”卫宜宁不答反问。

    “我也曾想过这府里最有可能的是何姨娘,但如果真是他这也未免太冒险了。太夫人是她的靠山,何紫云不太可能自毁长城,又何况这件事若是漏了底,太夫人第一个饶不了她,为了扳倒我而冒这么大的风险其实是犯不上的。”包氏幽幽道:“只要她稍微有点儿耐心等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她的年纪又比我小那么多,只要老爷给她做主,早晚会取而代之。”

    “夫人料的一点儿也不差。”卫宜宁道:“那么除了何姨娘,这府里还有谁视你为眼中钉非出去不可呢?”

    包氏又忍不住苦笑了,这府里看她不顺眼的多了去了。比如卫宗镛,比如那对双生女,还有那几位姨太太,甚至如果卫宜宁知道自己对她父母兄弟做的事,也一定会恨不得自己死。

    “夫人无论你想到多少人,也要想一想这些人就算有这个心思,又是否能够做到不动声色给太夫人下药呢?”卫宜宁提醒道:“况且就算有的人能做到也不会去做。”

    包氏暗暗点头,卫宁说的很有道理,比如卫宗镛和何紫云都可以做到,但这两个人却不太可能下手。

    至于其他人则没有机会,因为张氏跟前伺候的就那么几个人,都是跟了她几十年的老人,张氏为人多疑性狠,处处都要防着有人害她。

    所以回府之后,府里的仆人们轻易不能到张氏屋子里去,更别说接近她放药的地方了。

    “夫人,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卫宜宁道:“国妈妈当初护主心切口不择言埋下了祸根,你又失了势,变成了无用之人。公爵府元气大伤,须得尽快重振旗鼓,势必要大破大立。你自然变得碍事了,既然如此当然要当机立断把你踢到一边去。”

    “你的意思是这是太夫人一手安排的?”包氏瞪大了眼睛。

    卫宜宁点头。

    “不对,”包氏否认道:“太夫人如果安心要除掉我,又为什么只是软禁?她不过是为了安抚事态,不想家丑外扬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