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堂归 第三百五十四章 探望包氏

时间:2019-10-30作者:只今

    354

    张氏这边的饭菜很是简单寡淡,众人不是很爱吃。

    卫宗镛特意留了肚子,想一会儿去何紫云那边再用些。

    双生女本是不喜欢吃素斋的,她们尤其讨厌豆腐,而素斋里又多用豆腐。

    她们留下来实在是为了迎合张氏,因为这位祖母性情很是严苛。

    虽然之前的朱太夫人脾气也不好,经常会训斥她们,但在吃喝穿戴上从来都不苛待她们。

    朱太夫人不信佛,平时吃的虽然也偏清淡,但绝不会像张氏这般没有一点荤腥。

    张氏也不知是出身的缘故还是过惯了清修的日子,总是处处俭省,卫家好歹也是公爵府,吃穿用度本是考究的。但是从张氏回来,小辈们都跟着一起过起了苦修的日子。

    只有何紫云是例外,每日里个样补品流水般的送过去,生恐欠缺了一点儿。

    所以在饭桌上众人吃的都很慢,唯有卫宜宁还像往常一样,吃得不慢但很得体,且吃得很香。

    她吃过很多年的苦,知道无论在何时都要填饱肚子,又何况接下来还有一场大戏要唱,不吃饱怎么行?

    在张氏这边用过了晚饭,卫宗镛便起身说自己累了要回去歇歇,其实是去了何紫云那边。

    他走了之后,卫宜宁便起了身,说道:“我刚刚吃的有点儿多,得起来疏散疏散,这就去看看夫人吧!何况那些点心要是放过了一晚就不新鲜了。”

    此时天色已然暗了下来,伺候过主子们用饭后仆人们也开始吃晚饭了,所以这个时候府里走动的人是最少的。

    小舍儿跟着卫宜宁分花拂柳,转了三四个弯来到了包氏的院子里。

    虽然不过短短一两个月,包氏的院子因为无人打理,已经显出几分颓败荒芜来。

    此时在门口的小房里几个名为伺候实为看守的丫鬟婆子正在吃晚饭,见了卫宜宁忙都撂下筷子起身问好。

    卫宜宁就道:“我奉了太夫人命之命来看看夫人,顺便送些点心来。”

    打头的婆子忙说:“我送姑娘进去吧!夫人也是刚吃了饭,这会儿想必歇着呢。”

    卫宜宁只装作浑然不觉,点头笑道:“如此就有劳妈妈了。”

    那婆子便在前面走着,卫宜宁和小舍儿跟在后面,来到包氏的屋子里只觉得冷冷清清的,倒是有两个丫鬟在屋里伺候,桌上也有几样果品点心,那点心水果明显是有些日子不新鲜了,和包氏掌权时却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此时的包氏躺在床上,形销骨立面色暗沉,一副久病不愈的憔悴相。

    卫宜宁便对带她来的婆子和那两个丫鬟说道:“你们几位也生受了,如今有我和小舍儿在尽可服侍夫人,你们也都去歇歇吧!这两位姐姐还没吃晚饭吧?这桌上的点心果品你们拿去吃吧!我这有擎西王府送的点心,专程给夫人送过来。”

    那几个丫鬟婆子听卫宜宁如此说知道她是张氏让来的,也就乐得出去躲片刻的清闲,又何况魏一宁还上门拿了点心去吃,这点心在包氏等人眼中自然算不得好东西,可对他们这些下人来讲已是十分难得了。

    因此一边道谢一边退下去了。

    卫宜宁这才上前像,平常一样给包氏请安。

    包氏睁眼看了看她,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不是去别业了吗,老太太也回来了?”

    卫宜宁躬身道:“祖母还在翠微别业住着,我只是这两天去义母家住了几日,后日还要到山上去的。想着有好些日子没见到夫人了,特意过来看看您,顺便送些那府里的点心过来。”

    包氏听了略微点了点头,叹道:“多谢你还想着我,只是我如今病着,也实在没有胃口。”

    卫宜宁道:“如今天气还好,夫人不妨到院子里走一走。越是这么躺在床上,其实越不容易好病。”

    包氏闻言苦笑道:“我现在不过是熬日子罢了!我又不想要长命百岁。”

    卫宜宁听了她的话,悄悄给小舍儿使了个眼色,小舍儿会意转身走到外面去了。

    卫宜宁道:“夫人本是女中豪杰,怎可因为一场病就意气萧索了呢!”

    包氏此时早已没有泪了,说道:“你到底还是个孩子,哪知道心死的滋味。”

    她的三个孩子,两个死了,剩下的一个也出了家。

    丈夫和婆婆都怪她持家无方,新来的姨娘有孕正得宠,她已然是画扇见西风-----注定被丢弃到脑后了。

    包氏心里不是没有不甘,可那又怎样?她终不能跳出智勇公府去,又何况倘若她还年轻的话还有必要争一争,可自己已经不能生育了,拿什么去争呢?

    卫长安的死对她的打击太大了,让包氏彻底伤了元气,往事的绸缪打算,全都没了用场。

    就算自己一直在当家主母的位子上又能怎样?也不过是给那些庶子庶女作嫁衣裳罢了。

    又何况她和朱太夫夫人的情形不同,朱太夫人还有个亲生女儿,嫁的又好。

    自己虽然还有卫宜宓这个亲生女儿,可连她自己也难以翻身了,自己又哪能指望上她?

    卫宜宁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说道:“夫人想要与世无争,只怕树欲静风不止。”

    包氏看她一眼道,脸上的神情高深莫测,但一句话也不说。

    卫宜宁也不急,继续说道:“听说太夫人头几日中毒,把这笔账算在了您的头上。夫人难道就甘心坐以待毙吗?”

    包氏依旧不说话,反倒翻身向里,似乎要休息了。

    卫宜宁道:“夫人如此麻木,莫非是已然认命了?可从来没有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只怕不久后就要被逼上绝路了。”

    包氏这才冷笑道:“原来你竟知道里头的内情,看来我之前是小瞧你了!你往日里不声不响,众人只当你是个安分的,谁想你竟然也掺和进来了。你到底是为着什么?别以为你来看看我送几样点心就能打动我。如今我在这府里已然失势,一般人都去讨好太夫人和何姨娘了,你为何来找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