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堂归 第二百九十四章 青金石

时间:2019-09-08作者:只今

    294

    卫宜宁来柱东王府探望燕婷贞,两人月余未见,就在院子里木香花架下的金丝藤椅上坐着说话。

    丫鬟在小石桌上摆了茶水点心,新焙的茉莉花茶香气扑鼻,妙在和木香花的香气并不犯冲。

    燕婷贞爱穿绿的,今天上身的是一套豆绿香云纱的裙袄,裙下微微露出一双白色软缎的弓鞋,鞋面上绣着燕子衔柳的花样,清新不俗。

    卫宜宁则是一身月白裙袄,只在领口和袖口绣了两道缠枝花草的绣边,大方素雅,很是耐看。

    燕婷贞单手支颐,闲闲地说道:“邵桐此番可算是夙愿得偿,韦家大小姐名花有主,的确是一桩美满姻缘。”

    卫宜宁见她如此,大有“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意思,就打趣她:“既然是一桩美满姻缘,你叹什么气?莫不是你也恨嫁?”

    燕婷贞啐她一口,说道:“你越发促狭了,我巴不得不要嫁人。就是想到我八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也能如愿以偿。”

    燕云堂喜欢韦兰珊,这件事卫宜宁和燕婷贞都知道。

    燕婷贞为自己的兄长担心是情理之中,卫宜宁不再打趣她了,刚要说些安慰的话,就见燕云堂大步流星地进了院子。

    两人忍不住笑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燕云堂不明所以,见她们似乎笑得颇有深意便站住了脚问:“你们笑什么呢?”

    燕婷贞忙摆手道:“没笑什么,宜宁刚刚讲了个笑话而已。”

    燕云堂不疑有他,也就不再问了。

    燕婷贞叫丫鬟再搬一张椅子过来,又问燕云堂:“八哥怎么想起到我这里来了?”

    燕云堂开门见山道:“我才在书房里听我爹和幕僚们谈论京城里新出的几件案子,众人都没有结论,怪闷的,想着出来透口气,就到你这来坐坐,没想到五姑娘也在。”

    这些事情卫宜宁也耳闻了,燕云堂的父亲燕凌峰是刑部高官,自然要过问的。

    燕婷贞听他提起这个就说:“也不知究竟是些什么人犯的案,弄得人心惶惶。害得母亲都不许我出门了,原本还想和宜宁出去逛逛。”

    “如今望春山那里白天都没什么人了,”燕云堂道:“你还是乖乖在家待着吧!”

    “说起来端王世子也真够幸运,若不是遇上了钟公爷还不知会怎样呢!”燕婷贞道:“我只是奇怪京师何时如此不太平起来。”

    “最近的确有些反常,”燕云堂道:“圣上为此震怒,刑部的督捕司和昭邑府已然忙得不可开交。从各处调人,只差大内的人没动了。”

    “听说街上好多家珠宝铺子都失窃了,这些案子可破了?”燕婷贞问。

    “还没有,”燕云堂摇头:“几十家铺子失窃,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虽然小偷并没有将店铺洗劫一空,只是拿了部分珠宝,可架不住数量多。”

    卫宜宁在一旁听着不说话,燕云堂却说:“刚好五姑娘在这里,我想请你帮着分析分析这件事。”

    卫宜宁听了就笑:“八公子太看得起我,我哪里会断案。”

    燕云堂却坚持道:“不然,我从未将你当寻常女子看待。你做的事寻常男子都做不到,我最是钦佩了。”

    卫宜宁低了头,略感羞惭。

    燕婷贞也说:“八哥说的没错,宜宁最是有勇有谋,何况旁观者清,说不定能有所发现呢!”

    “可我对这些事情也是道听途说,并不知道具体详情,所以实在无法参详。”卫宜宁道。

    “对了,我这里有一份誊抄的失物单子,上头写着都哪家珠宝店失窃了哪些东西。”燕云堂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纸来。

    卫宜宁接过来,逐一看去,她眉宇淡然,不急不躁,过了半天才说道:“丢失的东西并不算多,说明参与盗窃的人不多。而一夜之间这么多店铺被盗,又似乎非一人所为。”

    “对,刑部的老爷们也都这么认为,”燕云堂道:“还觉得这些贼没什么见识,因为铺子里最值钱的珠宝反而没有被盗。”

    “八公子,不知道你发现没有。被盗的店铺丢失的珠宝粗略算算也有十几样,并且每家店铺丢的东西都不尽相同,但有一样东西在他们的失物单子上都有。”

    “哦,这一点我倒是没有注意到。”燕云堂忙说:“毕竟有几十家店铺,我只看到每家店铺都丢失了些东西,但杂七杂八的,似乎也无规律可寻。”

    “的确是这样,每家失窃的东西都不尽相同,很少有重叠的,”卫宜宁道:“毕竟这些店铺每家经营的珠宝都略有所侧重。”

    “那你说的共同的东西是什么?”燕婷贞凑过来问道:“真的是每家店铺都丢了吗?”

    “是青金石,”卫宜宁说着把单子递到燕婷贞面前:“你看看。”

    “果然是的。”燕婷贞认真看了一遍失物单子觉得很惊奇:“宜宁,你的眼睛真毒。”

    卫宜宁丝毫不理会这句夸奖,她观察事物细微,已经成了习惯,不觉得有什么。

    “这会是巧合吗?”燕云堂道:“恰好他们偷窃的珠宝里都有青金石。”

    “这种可能微乎其微。”卫宜宁摇头道:“不信你可以看看其他珠宝,可有超过十个的?为什么独独每次都有青金石?”

    燕云堂把单子拿过来仔细对比了一下,发现除了青金石是每家都丢失的,其余的珠宝竟没有超过十次是重叠的。

    所以如果说是巧合就有些太勉强了。

    “其实想要证明这些人主要为了偷青金石而来,还有一个办法。”卫宜宁道:“那就是去查问一下没有被盗的珠宝铺子,看看案发的时候他们的店铺里是不是没有青金石?”

    “可就算他们是为了青金石而来,那目的又是什么呢?”燕云堂皱眉:“它又不是顶名贵的宝石。”

    “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卫宜宁微笑道:“我也猜不出来,但他们既然来偷,就说明一定有用。”

    “多谢你了,我把你的发现告诉我爹去。”燕云堂兴兴头头地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