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堂归 第一百七十一章 赴宴去

时间:2019-07-11作者:只今

    残雪消融使得空气潮润润的,天淡云闲,竟是个难得的小阳春天气。

    卫宜宓早起坐在妆台前,让四个丫鬟伺候着梳妆。

    今天是十六,燕家九小姐还席的日子。

    “姑娘,今天用哪条帕子?”小丫头明雪拿了十几条精绣的手帕过来让卫宜宓挑选。

    十几样颜色搭在一起,像是一匹虹,丝光融冶,如佳人流沔的眼波。

    “就这幅素白绣玉兰的吧!”卫宜宓一边小心擦去鼻翼两侧的浮粉一边说:“蛮雅致的。”

    正给她绾发的春草见了,欲言又止。

    这帕子有些太素净了,和大小姐绯红的衣裳不搭调。

    卫宜宓不理会她,伸手把那方帕子取了过来,拎着两角细细端详着说道:“这帕子可真好看,留白恰当,不争不抢的。”

    这帕子大片的白,只在对着的两角各绣了一朵半玉兰花。

    春草听小姐这么说,更是把自己的想法打消下去。

    事事不由东,累死也无功。

    大小姐是东家她是奴才,自然不便多说。

    卫宜宓何尝不知道这手帕同自己的衣服不太搭调,可她偏偏要选。

    只为这素白的颜色,以及同样浅淡的玉兰花。

    这手帕是她特地为卫宜宁准备的,要不了多久,卫宜宁就会惨死在她的面前。

    到时候,她这个姐姐自然要上前痛哭一番的。

    这帕子最终会盖在卫宜宁血肉模糊的脸上,红白相映,不是最艳丽的色彩么?

    卫宜宁穿的是一套嫩黄衣裙,这个颜色把她的肌肤衬托得更加白腻。

    上绣缠枝蔷薇花,花朵儿娇俏,让她看上去稚气更浓,完全一个半大孩子。

    卫宜宓到了此时,心里倒生了慈悲,觉得卫宜宁也不那么碍眼了,吃饭的时候还特意给她盛了碗汤。

    “你们姐妹就坐一辆车吧,”包氏看着卫宜宓和卫宜宁说:“天冷了,这样还能暖和些。”

    卫宜室卫宜家今天也被允许跟着去,她们两个自来都是坐一辆车的,包氏也不多说。

    卫长安也要去棠棣园,所以顺路可以护送自家妹子。

    他之所以也去,是想到燕家的几位公子会到场,可以借机亲近亲近。

    棠棣园男女分开,但出来的时候可以在门口汇合,燕婷贞自来出门都要有哥哥们陪着,这次也绝不会例外。

    毕竟这一回是她还席,燕家人怎能放心她一个人呢!

    几个人出了门,卫宜宁和卫宜宓坐在一辆车里,谁都不说话。

    卫宜宓表面上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头在一遍遍盘算一会儿该怎么样行动。

    她要达到目的,还不能引人怀疑,毕竟是第一次做这么大的事,她不可能一点都不紧张。

    不过她情绪控制得不错,基本上看不出来。

    卫宜家脸上带着几分不甘的神情,对她的孪生姐姐小声抱怨:“真是可惜,听说上次在羡秋山大姐姐他们可是和燕家人同席,还遇上了端王世子等人呢!”

    那么好的机会,从里边随便扒拉出个人来就是挺好的归宿,当然了,钟野除外。

    卫宜室笑了笑,带着几丝苦味:“便是同席了又能怎样?夫人不给做主一切都是白搭。”

    卫宜家听了她的话,立刻垂了头不作声。

    是啊,她们再貌美如花又怎样?

    包氏不会给她们好前程的。

    总不能私定终身吧?

    就算那样做了,也会被人看不起,极有可能只给一个妾的身份。

    大周律法有定:凡女子与身有婚约的男子私通,正妻又不退亲,就只能做妾。

    以她们的身份,虽然不是嫡出的,却也不能随随便便就给人做妾。

    就算是包氏也没有这个权力,大不了把她们许给门第差一些的人家。

    但如果她们自甘堕落,没名没分的与人私通,那就怪不得旁人了。

    她们两个不想坐以待毙,但实在不知该走哪条路,她们也曾试着去亲近卫阿鸾,想让这个姑姑将来能在姻缘上帮一帮她们。

    但鉴于以前发生的事,卫阿鸾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根本不怎么兜揽她们。

    她们又没有卫宜宁的奇遇,和外头没什么交际,因此越发艰难。

    卫宜宓最近也不待见她们,自从上次帮她放火之后,卫宜宓也没再让她们做帮手了。

    到这个时候,双生女不禁有些想念死去的卫宜宛了。

    这个四小姐在的时候,她们的日子还算是好过的。

    想到这里,她们又恨起了梅姨娘。

    无能的人总是喜欢怨天尤人,他们唯一不埋怨的只有自己。

    燕婷贞早早的就已经在棠棣园恭候了,只要和卫宜宁有关的事,她都愿意尽十二分的心。

    她的朋友不多,能真心相待的就那么几个。

    可只要一旦认定,她就会将真心全部托付,不会有任何保留。

    卫宜宁进了园子四处看了看,果然十分的气派,来来往往的侍从,都是一水儿十四五岁的水灵灵标致姑娘,只有几个年纪大的婆子,看样子是领班子的。

    燕婷贞远远的就迎了过来,她的脸儿红红的,显然是在外面台阶上已经等了很久了。

    跟卫家几位小姐见过礼,燕婷贞单独和卫宜宁说起了梯己话。

    “真对不起宜宁,”燕婷贞十分抱歉的说:“前儿韦家姐姐们还席我没能到场,辜负大家一片心了。”

    卫宜宁拉住她的手,燕婷贞生得纤瘦,指尖总是微凉。

    卫宜宁一边给她捂手一边亲密地说:“你的礼节也太多了,韦家姐妹最通情达理,还惦记着你家老太妃身体好些了没有。一会见到她们,不要再说这话了,大家都知道你事出有因。太客气了,反倒叫彼此不自在。”

    燕婷贞微笑着点头,她不善言辞,但知道卫宜宁从来不对自己说假话。

    又过了片刻,韦家人也到了。

    棠棣园的宴席分三等,分别是鱼翅宴、海参宴和烧鸭宴。

    燕婷贞订的是极品官燕鱼翅席面,一色的官窑青瓷,配的是暹罗象牙筷。

    “我不会招呼人的,”燕婷贞手里擎着酒杯,未饮面先红:“有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各位姐妹多包涵。我先干为敬。”

    说完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柔嫩的面颊更加红润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