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堂归 第一百零七章 换子

时间:2019-06-13作者:只今

    刘妈妈年过半百,她在几年前就离开京城了,对外说是自己年纪大了,该找个地方养老了。

    细想起来,那也不过是卫康安出生不久后的事。

    可谁会关注她一个稳婆的行踪呢?

    刘妈妈被带了上来,国妈妈怀里的小女孩见了她之后,立刻挣脱着向她伸出了双手。

    显然她和刘妈妈一定很熟悉,小孩子都会格外依恋熟悉的人。尤其在陌生的地方,面对陌生人的时候。

    刘妈妈看了看那孩子,眼神中似有不舍。但她并没有把那孩子抱过来,而是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你都知道些什么?”卫宗镛喘着粗气问:“趁早给我说清楚,要是有一丝一毫的隐瞒,我把你这把老骨头搓成灰!”

    他气狠了,一脸要杀人的神情。

    刘妈妈连说不敢,她的发梢和额头都湿漉漉的,不知是被雨淋的,还是因为紧张流汗。

    “柳姨娘怀第二胎的时候,悄悄请了好几个大夫把脉,都说怀的是女孩。”刘妈妈如实陈述道:“柳姨娘的心腹曹妈妈找到我,许给我三百两银子,让我帮个忙。”

    卫宗镛望着柳姨娘,目光复杂。

    刘妈妈则继续说道:“曹妈妈说,他们姑娘这一胎怀的八成又是个闺女,要我帮忙联系几户人家,都要怀孕的月数和柳姨娘差不多的,到时候谁家生了儿子,就可以悄悄的调换。”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卫宗镛忍不住又看了看那个小女孩。

    “等到怀孕到七个月的时候,有一天曹妈妈急忙找到我,说老太太和老爷夫人都不在府里,这是老天爷帮忙。叫我赶紧找来催产药,分别给柳姨娘和那几户孕妇吃下去。这样虽然早产,却更有把握成功。”

    “你骗我说早产是因为不小心摔了一跤,”卫宗镛指着柳姨娘质问:“却原来是为了偷梁换柱。”

    卫宗镛但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失望和伤心,他一直都以为柳姨娘是最体贴也最尊重他的人,可如今看来,她欺骗自己也同样决绝。

    柳姨娘瘫坐在椅子上默默垂泪,不做一句辩解。

    “我给另外三个产妇催生,其中有两个生的是儿子,我选了比较健壮的那一个,事先说好的,给她十两银子。那两个没选中的,一家给五两。他们本来家里的人口就多,并且每家都已经有好几个儿子了。”刘妈妈说道:“然后我把这个孩子放进藤箱里,带进了智勇公府。”

    刘妈妈进了智勇公府以后,柳姨娘才喝下催产药,生下来的果然是个女孩。

    “柳姨娘叫我把这女孩带出去掐死,”刘妈妈头垂得很低:“可我没忍心下手,想着怎么也是一条性命,更何况是公爷的血脉。所以我就收养了她,因为柳姨娘之前就告诉我,事成之后,我拿着银子离开京城,免得往后再有什么事情。”

    当年柳姨娘叫刘妈妈离开京城,就是怕她不小心说漏了嘴,让自己功亏一篑。

    “这件事不是很隐秘吗?”卫宗镛冷声问道:“怎么夫人会知道的?”

    包氏的神情依旧从容不迫,说道:“这事么,就要多谢柳姨娘了,若不是她做的事丧尽天良,阿玉也不会良心发现向我吐露实情。”

    阿玉就是卫宜宝的奶娘。

    “你胡说!阿玉不会出卖我的!”柳姨娘忽然出声:“她对我一向忠心。”

    “对你忠心的人不止她一个,”包氏意有所指:“不过你的手段实在低级,不过是用金钱拉拢,再许以日后的好处。阿玉好歹还有良心,你亲手掐死了宜宝,却嫁祸在我头上。她把宜宝从小看到大,情分自然不同一般。”

    “什么?!”卫宗镛彻底震惊了:“是你掐死的宜宝?!”

    柳姨娘痛哭流涕,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她知道包氏一定已经掌握了十足的证据,自己就算狡辩也没有用的。

    “你,你,你——”卫宗镛指着柳姨娘一时之间竟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这个千娇百媚的枕边人,居然有着这样一副蛇蝎心肠!

    包氏的手段他早就见识过,所以不奇怪她会做出恶毒的事情来。

    可柳姨娘不一样,他本以为她天真烂漫不谙心机,却没想到她竟然会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如此狠毒,比包氏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内心充满了愤懑,因为他又一次被愚弄了。

    为什么他的女人都爱把他当成白痴?她们是不是以为这样很有趣?

    “叫阿玉上来回话。”包氏知道卫宗镛此时只顾着生气,是不会想要问正事的。

    阿玉是柳姨娘身边除了曹妈妈之外最得力的心腹,年纪也只比柳氏大两岁。

    她是禹州人,来京十年了。

    阿玉走进来,头垂得很低,不敢和柳姨娘对视,但她交待得很痛快,不做任何隐瞒。

    “姨娘筹划这事情已经很久了,她的心思曹妈妈和我都知道,她想要取代夫人,”阿玉跪在地上,语气带着认命似的麻木:“她和梅姨娘联手,先后害了四小姐和大少爷,为的就是让夫人乱了阵脚,而后再给予致命一击。”

    “你居然还参与了这两件事?!”卫宗镛只觉得自己的脑中一个接一个的惊雷滚过,只炸的他头晕目眩。

    柳姨娘此时已经止了泪,呆坐在那里,整个人仿佛元神出窍。

    卫宗镛一颗心好似千斤重一般往下坠着,落入冰冷的深渊。

    原来人心没有最丑恶,只有更丑恶。

    “那天姨娘说,四小姐的头七夫人一定会去守灵,这是个绝妙的机会。”阿玉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继续说:“夫人身边的蟠桃早被曹妈妈买通了,因为夫人曾经打过她,她心里有怨气。她最主要的事,就是趁机给夫人喝下掺了迷药的茶水。

    恰好春蓉出去解手,她就通知了二管家,一些人悄悄把夫人抬去小西楼。

    大管家也被二管家迷晕了,早就被放在小西楼的里间床上了。”

    听着阿玉的话,卫宗镛控制不住在脑海中回想当时的情景。

    自己像个傻瓜一样被柳氏牵着鼻子走。

    原来,出去给孩子盖被子不过是个借口,真正要做的,是要假装卫宜宝不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