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画堂归 第九十五章 搬救兵

时间:2019-06-08作者:只今

    卫宜宓有些狼狈,但眼神很冷:“卫宜宁,没想到你也来落井下石了,以前我还真是小瞧了你。”

    “祖母这几天一直病着,姐姐让她老人家出面主事,只会让她跟着着急上火。这事情太大,已经不单纯是家事了,就算你求了祖母出面,也难以平息。”卫宜宁不急不恼。

    “你少跟我讲大道理!”卫宜宓不买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你以为我母亲被人陷害了,你就有机会出头了,告诉你少做白日梦了!”

    “老爷如今正在气头上,他认定了夫人让他蒙受奇耻大辱,就算祖母也不能让他收回成命。”卫宜宁看着卫宜宓,这位大小姐真是个绣花枕头,见事不明,遇事不清,偏偏还有疑心病。

    “你少跟我说这些没用的,告诉你赶快给我让看,耽误了我救母亲,跟你没完!”卫宜宓说着就上前去推卫宜宁。

    卫宜宁纹丝不动,像在地上生了根。

    “如果我是你,宁可出府去找援手。”卫宜宁说道:“姑姑姑父出面比老太太更合适。”

    一句话提醒了卫宜宓。

    如果她把朱太夫人请出来,老太太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可一头是儿子一头是儿媳妇,要她怎么办?

    到时候柳姨娘再一哭闹,老太太年迈之人,又有病在身,万一一着急有个山高水低,不但于事无补,更会添乱。

    如果把卫阿鸾夫妇请来情况就不一样了。

    卫宗镛一向对邵家敬重三分,卫阿鸾和包氏关系也不错,一定会开口求情。

    只要先把情况稳住,不让包氏上公堂,这事情就还有缓和的余地。

    最起码邵家人来了,会给包氏开口说话的机会。

    卫宜宓相信她母亲是清白的,也相信她不会坐以待毙,她要帮母亲争取时间。

    “姑且信你一回!”卫宜宓丢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柳姨娘手底下的人早就把包氏的心腹通通关押了起来,但她们只能对付下人,却不能奈何卫宜宓。

    卫宜宓喝令车夫备车,二管家卫升走过来说道:“大小姐,这一大早的出去做什么?老爷吩咐了,叫你回去,还请别为难我们这些下人吧?”

    “狗奴才!”卫宜宓柳眉倒竖,毫不客气地骂道:“你是谁养的狗?居然敢冲着我乱吠!告诉你,本小姐就要出府去,谁拦我我就拿马鞭子抽谁!”

    回头又对车夫喝命道:“还不走等赏呢?!”

    车夫不敢违拗,扬鞭催马,出了智勇公府的大街。

    卫宜宁劝走了卫宜宓,悄悄走进老太太的屋子里。

    如意已经起来了,悄悄问她:“刚才是谁在外头?我隐约听见像是大小姐的声音。”

    卫宜宁点点头,低声道:“是大姐姐,她要进来见祖母,被我拦住了。”

    “天还没亮大小姐过来做什么?”如意意识到有事发生。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卫宜宁道:“只知道前头闹得很凶,我替姐姐在这儿伺候祖母,姐姐最好出去打探一下,咱们也好有个准备。”

    如意知道打听事情最好是自己去,卫宜宁其实是不好出面的。

    因此就说:“那就麻烦五姑娘在这儿听着老太太的动静,我去去就回来。”

    如意是朱太夫人身边的得力婢女,府里的人对她要比对自己恭敬许多,这件事情自己虽然已经猜到了七八分,但也不好传耳过舌,所以只装作一概不知。

    何况自己身份敏感,若是被人误会反倒不好了。

    果然,如意去了没有一刻钟就回来了,脸上变颜变色的。

    “我的天,这事情可是荒唐出天际了!”如意道:“得亏你拦着大小姐没让她进来,要是叫老太太听说了,准得引发心疾不可。”

    说着把自己打听到的事一五一十都跟卫宜宁讲了,末了说道:“这事儿可真够吓人的,从来说书唱戏都没这么荒唐。”

    卫宜宁并不发表己见,她知道事情绝不简单,智勇公府刮起了龙卷风,注定要折腾得满目疮痍。

    卫宗镛看了看天色,往常这时候他已经收拾停当去上朝了。

    今天他告了假,家门不幸,他必须得先处理内患了。

    “宜宝,天亮了该起床了。”柳氏悲伤过度,已经分不清是真是幻了,她还以为女儿还活着,像往常一样叫她起床。

    卫宗镛听了心里也酸涩得厉害,小女儿死的太惨了。

    一想到卫宜宝就会立刻想到包氏,怒火又烈烈燃烧起来。

    “别难过了,你还年轻,往后我们再多生几个孩子。”卫宗镛安慰柳氏。

    “我只要我的宜宝。”柳姨娘肝肠寸断:“她那么讨人喜欢,从来不肯惹我生气。老爷,我没照顾好她,我应该陪着她去。”

    “别胡说,”卫宗镛语气有些强硬:“我为她报仇,你要好好活着,还有康安呢!”

    柳姨娘又痛哭起来,如失子的母雁,发出声声悲鸣,令人不忍卒听。

    “来人!伺候我更衣!”卫宗镛像是下定决心般说道:“一会儿就把那个背主无德的奸仆和心如蛇蝎的毒妇给我送到衙门去!”

    柳姨娘的眼睛闪过一点光,但随即又被泪水淹没。她额头受了伤,用一条布巾裹着,不但没破相,反而更显得一张脸儿娇滴滴的,惹人怜爱。

    “老爷,勤勇公府来人了,”有人在外头禀告道:“姑奶奶和姑老爷都来了。”

    “妹妹和妹夫怎么来了?谁报的信?”卫宗镛听说卫阿鸾夫妇来了只得打点起精神迎接。

    “是大小姐请来的。”外头的仆人答道。

    “蠢货!还嫌丢人不够吗?!”卫宗镛很不高兴,哪个男人被戴了绿帽子能高兴的起来?

    他现在急于要洗刷自己的耻辱,只有把包氏定了罪,他才算是去了心病。

    否则这耻辱就会沉沉压在心头,让他万分压抑和痛苦。

    可如今卫阿鸾夫妇都到了,他不出去见实在说不过去。

    卫宜宓已经快要虚脱了,好在能赶在母亲被送去官府前搬来了救兵。

    “母亲还不知道这事情吧?”卫阿鸾最关心的是朱太夫人是否已经知情,出了这等丑闻,又是在智勇公府接二连三出事的情况下,老太太就算是铁打的也一定撑不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