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妻难逃: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二十三章 旅行中的意外

时间:2018-09-20作者:小小舒

    :

    夏夕可无力地蜷缩在皮椅上,空姐弯下腰问需要什么,夏夕可只要了一条毛毯,感觉周身很冷,毯子递过来时,包裹得严严实实,她拉上遮光板,只想沉沉地睡上一觉。

    远离三万英尺的高空,飞机起飞时分,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不去想临行前的耻辱,她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睡去。

    脑子里一片空白,梦里白茫茫的,像被卷入无法抽身的风暴里,睡觉的时候这个女人的眉头也是紧蹙的。

    期间中午的时候,肚子咕噜噜的叫唤,饿醒了,但飞机上的东西实在太难吃,索性要了一杯咖啡。氤氲的热气熏得人昏昏欲睡,她随意地一瞥看见飞机上的杂志,拿了起来。

    第一眼就看到标题醒目“灰姑娘的传奇之路!”

    封面上的人物——段黎川和春宴笑得很刺眼,她刚拿起来就像烫手一样,忙不迭地塞了回去。

    一口气没喘匀剧烈地咳嗽起来,咳着咳着夏夕可忽然自嘲般的苦笑起来,她想大笑,她想把那本杂志扔掉远远地,远到看不见的视野范围,可浑身没有丝毫力气,连抬抬手都觉得异常困难,意识渐渐地模糊起来。

    她闭着双眼又逼迫自己不去想太多而睡了过去。玻璃窗外熙熙攘攘的世界,她忽然觉得庆幸也许这小小飞机的一隅之地,让她暂时脱离了现实的难堪。

    直到空姐善意的提醒,飞机要准备降落,她才摘下眼罩,拉开遮光板。

    天气突变,飞机被迫降落了,远远地比预计时间早了一个多小时,乘客呼啦啦地下飞机,涌入机场。

    夏夕可坐在椅子上,太冷了,又要了一杯咖啡取暖,许是感受到一阵气流旋过侧身,抬起头,不偏不倚地撞进视线的那道高大挺拔的身影,让她耳鸣——竟然忘记了动作,手上的咖啡烫下来,也没觉得疼。

    是段黎川和春宴。

    夏夕可不敢再向前,许是订婚仪式时的同归于尽,耗尽了勇气,此刻她竟然自欺欺人般地转身,想要穿过人群,躲避那无可避免地嘈杂。

    身后的动静颇大,似乎知道他日理万机,这么短短一会地出飞机场的时间,几个记者赶过来,还被硬塞了一个专访。

    夏夕可想要打开包,翻找出耳机,堵住那些猝不及防闯入耳中的蜜语甜言。

    “段式家族企业刚刚上市……段先生似乎更看重和订婚旅行出游……”

    “是啊,家庭与事业相比,我更看重家庭……更何况未婚娇妻一直很低调……”段黎川不轻不重地开口,侧脸清隽是他惯用的对外人的表情,慵懒中透露出几分疏离,几分矜贵。

    呵,夏夕可吐出一口气,因为未婚妻太低调,所以要高调举行订婚仪式……?

    “除了旅行,段先生还有什么特别的计划吗?”

    “这我就不方便透露了。”他似乎心情很好,全程始终挽着春宴的手,十指相扣。

    “在段少的心里春宴姑娘是怎样的一个人呢?能做一个简短的评价吗?”

    “嗯……可以这么说,春宴是我见过的女人里最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一个,”他顿了顿,刻意地将目光像斜后方看了看,“现在耍手段的女孩子真是越来越多,广告牌掉下砸死十个,九个半是绿茶。”

    他淡淡的一笑,“所以,我是幸运的,我下手比较快。”春宴巴掌大的脸上,两只大眼睛跟洋娃娃似的,眨了又眨,抿着嘴笑得很甜。

    记者趁着两人高兴又追问到,“那可以再问春宴小姐几个问题吗?”

    段黎川很体贴地抢先说,“对不起,今天时间太晚了,我还不想耽搁我未婚妻旅途劳顿,采访事宜改日再议。”

    记者穷追不舍,“听说段少和夏氏非常不和……坊间传闻,是夏夕可造成您记忆丧失……”

    “你们既然有这么多疑问,不如去问问当事人……”段黎川眉毛一挑,将所有的问题都抛给了坐在角落里的那个人。

    说罢,段黎川牵着春宴的手踏着清辉的步子,便离开了。两个人留下夏夕可一个好看的背影,仿佛一个问号。

    记者拿着话筒追了上来,大步向夏夕可走去,连连的追问让人头疼,他两袖清风,将夏夕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面对记者们的连连发问,和尖锐的提问,夏夕可紧紧握着自己的衣襟,将最后一层耻辱陷入进去。

    她绝对不会让那些伤疤再重新翻开一次。

    夏夕可忽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疼,或许一切真的像那场设计一样,被抽空的一丝温暖也不留。

    对了就是什么都没有。

    记者的话筒递到了下巴旁边,她的目光牢牢地锁住远处十指相扣离开的那对人的背影,他曾经握住她宽大的手掌,如今在她的掌心里握着。

    她几乎下一秒钟就要冲上前去,告诉他,他们曾经的一切,以及她们之间有个孩子……

    可是她又忍住了。

    几乎踉跄着冲出去,喃喃地重复着,“我不认识段黎川……我和他没有关系,……没有……”

    她机械地重复着这些句子,知道跑出了机场,外面的风长驱直入地吹进来,凛冽的风挂在人脸上,惹得人清醒。

    她第一次来到柏林,欧美哥特风格的建筑高耸着,好似要刺破天空,她走进一家咖啡店,准备喝一点温暖的东西,暖了暖身子,在付账的时候,忽然发现身上的背包被人划了一个大口子,钱包、手机、什么都不见了……

    这要怎么办?

    夏夕可一下子慌了神,服务生也楞楞地看着她,对她无奈地耸了耸肩,怜悯地说了几句德语,她呆呆的回望,一脸茫然。

    是该去找警察吗?还是该去大使馆?

    她忽然想起来以前这些事情都是段黎川该操心的事,自己大大咧咧的性格,让她成就了依赖,任性的资本。

    可是现在,那个人,不要自己了,她还是原地踏步。

    一阵心痛,眼泪不争气地噼里啪啦掉下来。

    “夏、夕、可?”

    “天,不会这么巧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