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妻难逃:总裁求放过 第一百二十二章我不放弃

时间:2018-09-20作者:小小舒

    :

    抓起杂志翻过,大篇幅地报道段黎川和另一个女人的婚礼,详细到车队,钻戒,服装……场面的花费早都已经超过了七位数。

    一个小小的订婚仪式就花费了这么多,夏夕可已经心痛地不去想如果这是婚礼,要花费多少。

    然而这一切场面都和新郎和新娘两个人比起来……无足轻重了。

    夏夕可轻颤着苍白的手抚摸着杂志上,那西装革履淡淡笑的王子,手指掠过他的眉骨,又一阵心疼。

    “你又何必苦苦执着于他这个人呢!”凌子矜听闻这件事后激动地对她说。

    “我夏夕可一生只爱一个,绝不妥协。”她咬着下唇,死命地不承认。

    那双眼睛因为熬夜而变得通红。

    她告诉自己,我不放弃。不放弃。

    手一颤抖,杂志从手里滑下去,落在地上哗哗地翻过,小护士推着药箱过来,帮着捡起来,又看到那手滚针了,流着血,她似乎感觉不到疼似的,只是淡淡的看向窗外,谁也说不出来,她到底在想什么。

    护士轻叹了一口气,“你没有亲属吗?就你自己?”

    夏夕可咧了咧惨白的嘴唇,“没有。”

    小护士轻叹了一口气,转身就看见门口有一个男人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

    他敲了敲门,“请问哪位是夏夕可小姐?”

    他戴着眼镜,一脸的斯文败类。

    “我是。”夏夕可听到后回答到。

    那男人抬头环顾了一圈病房后,正了正衣襟,走了过来,“你好,我是段先生的委任律师。”

    夏夕可怔了怔,张着嘴“奥”了一声。

    “根据段先生的意思,他自愿和您接触之间的契约关系,关于您破坏婚礼一事,他可以不追究,相应的赔偿条款上写的很清楚,还请您过目……”

    “段先生知道我和他之前是什么关系?”

    “是,但是段先生听说,您是靠不正当手段上位,他对以前的事情也盖不知情……”

    “这都是春宴她说的吧?”

    律师低下头没有给出多余解释,春宴一定从中作梗,要不然段黎川再怎么记忆丧失,也不会这么心狠。

    “关于,您之前预谋套取段家财产的事情,段先生请您停止小动作,否则将委托律师彻查到底,并没收您名下的房产和财产……”

    夏夕可拿着手里的律师函,上面白纸黑字,已经将两个人的关系,硬生生地拉出好远。

    律师函冰冷心比这还有寒冷十几倍。

    “段先生现在在哪?我要见他。”她咬着苍白的唇,红着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

    “段先生不会见您的。”

    “当然了,根据他的意思,我也不会透露分毫段先生的行踪。”律师一字一板地说。

    “好,很好。”夏夕可觉得无力苍白,那么一瞬间很无助。

    “你吧律师函带走吧,我是不会签字的,你转告段黎川,我死也不会签字。”

    她说话的时候,眼神带着钩子。

    “你回去吧,我困了,我要休息了。”

    夏夕可已经送客了,律师讪讪地将文件放在包里,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慢慢地咽了回去。

    最后,有几丝颓败地离开了病房。

    夏夕可只觉得胸口很堵,喘不上气似的,头重重地砸在枕头上。

    大夫来查房,告诉了一些夏夕可身体贫血很严重而且高烧不退,最好留院观察。

    夏夕可拒绝了。

    她无法接受看着段黎川这样对她,拒绝了大夫的叮嘱以后,就擅自出院了。

    通过新闻报道,她知道段黎川要以借出差的名义和春宴旅行。

    夏夕可并不是逆来顺受,任人欺负的家伙,她也一早地跟说着地址上的信息,赶到了机场。

    夏夕可坐在那里,远远地看见有一对人走过去来。

    她本能地去低头找耳机,不想面对着尴尬的场面,却看见那男人的脚步越发的云淡风轻。

    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到人群中,那样的瞩目。

    “嗨。”春宴挽着段黎川的手臂,笑的很甜。

    他看见夏夕可楞了楞,“是你。”

    “夏小姐久仰大名,真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春宴很自来熟,用胳膊肘碰了碰段黎川,“不跟人家打声招呼吗?”

    “奥奥。”段黎川一时还没有从意识的模糊里走出来,也有几分的惊讶。

    “夏小姐你收到我的律师函了吧。”他似乎想起来,眼神变得那样陌生,“我想我们之间的关系到此结束,还请你自重,不要擅自搞破坏。”

    夏夕可只是望着这人一眼就觉得陌生无比,心一下下凉着,说不出什么话来。

    “段先生放心,我不会那么不自量力。”

    “那就好。”他淡淡地说。

    春宴得意地将嘴角往上一扬,“飞机航班快到了,我们快走吧。”

    “夏小姐,我们告辞啦。”她娇媚地一眯,笑笑。

    望着两个人渐行渐远地背影,夏夕可更加无比确定,她要和这个女人作战,于是赶着和他们一趟飞机也飞往了德国。

    德国柏林这个地方真的很好啊,两个人一下了飞机就有专门的人接待,吃吃喝喝,好个痛快,可夏夕可就不一样了,一个人躲在远处,像小偷似的。

    挨着他们选的餐厅坐在了后面。

    春宴吃东西的时候一脸的矜贵和疏离,点了牛排,两个人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听到春宴先开口说,“夏夕可那个人为人城府颇深,你大概还不知道,是她故意找人把你的记忆换掉了。”

    “她是six组织的成员,早就预谋好了的。”

    “不,我不相信那个女人会害我。”

    “为什么?”

    “从眼睛看出来的。”段黎川擦了擦嘴角,又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

    “千面这个女人你还记得吗?”春宴拿出照片给他看。

    段黎川蹙着眉头,摇了摇头,“没印象。”

    “她就是绑架段老爷子的人,现在你不知道你是谁,就是她们团伙的人做的案,夏夕可是six组织的成员,不信你看……”

    段黎川接过照片,果真看到了上面人的面孔,本来就对夏夕可印象不好的他,这下有点半信半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