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妻难逃:总裁求放过 第七十八章 又入虎穴

时间:2018-09-20作者:小小舒

    :

    段黎川去悦居找夏夕可,没想到夏夕可不在家。

    那么就只有去岚裳集团找她了。

    岚裳集团的人时刻关注着商业新闻,而段黎川三天两头的被登上商业风云榜的第一名,自然被很多人认得。

    知道他来找总裁,就很顺从的把他带到总裁办公室。

    段黎川看到本应该是夏夕可坐的位置被另一个陌生的男人坐了,心中莫名的不舒服,但是他面上却不显。

    只有直面他的亓轩能感受到这股若有若无的冷意。

    “夏夕可呢?”段黎川单刀直入的问道。

    亓轩一脸疑惑的看着段黎川,“不是去段氏集团找您了吗?”

    段黎川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亓轩想了想,恍然大悟道:“对了,大小姐好像是去什么地方见朋友了。”

    “什么地方?”段黎川迫切的问道。

    亓轩皱眉,说道:“这个我不太清楚。”

    段黎川心中的不安越扩越大,他转身极速下楼,开车全速离去。

    亓轩看着段黎川这么着急,连忙打开电脑。

    电脑上还显示着宁家大院的监控,正好看到那个无人区中冒出了一个黑影,飞速跑出宁家大院,开车快的只能看到一道影子。

    大小姐不会出什么事吧?

    亓轩感觉此事非同小可,连忙联系远在欧美的凯文。

    段黎川发疯了一样跑回段氏集团,许易刚好出门,就碰见了他。

    他一把抓住许易,说道:“夏夕可身上是不是有一个追踪器?”

    许易一愣,随即惊喜的说道:“你想起来了?”

    段黎川快速的摇了摇头,“我需要你现在马上定位出夏夕可的位置。”

    许易看着段黎川面色凝重的样子,半点都不敢耽搁,马上拿出手提电脑打开定位。

    一个红点就在屏幕的中央。

    逐夜酒吧。

    段黎川开车光速奔向酒吧。

    酒吧里人头攒动,他的眼睛在酒吧里快速的寻找着夏夕可的身影。

    吧台上没有,舞台上也没有,段黎川眉头紧锁,看到一个通往楼上的楼梯,他想去上面找找。

    “帅哥~你来陪我喝一杯。”一个身着兔女郎的暴露服装的女人,挡在段黎川前面。

    段黎川的声音冷若寒潭,“滚开。”

    那个女人害怕的咽了咽口水,但是她认识这个男人,l城的霸主,只手遮住半边亚洲的段少。

    他权势极大,足以移天易日。

    像她这样社会底层的只能靠在酒吧里维持生计的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机会能见到他。

    今日有幸在酒吧遇见他,自然不能放过这个麻雀飞上枝头的机会。

    怎么可能轻易就让他走。

    段黎川急着找夏夕可,直接就越过她奔着楼梯走去.

    没成想被这个女人一把拽住,她哭天抢地的喊道:“你个天杀的,我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孩子,你就这么忍心来这里鬼混,你还让不让我们母子活了。”

    酒吧里有一部分人的目光被他们吸引过来,看到那个女人的服饰,自然知道她说的话都是莫须有的,但是热闹谁都愿意看。

    她才不管三七二十一,能抓住这个男人就抓住,管他用什么手段呢。

    只是可惜,她遇见的是段黎川。

    段黎川面容铁青,一点没有怜香惜玉的把她踢到一边,转身就踏上楼梯。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干脆利落的用暴力解决这么明显的碰瓷,一时间噤若寒蝉。

    有人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了段黎川的面容,说了一句:“那是不是段少?”

    这一声,被看热闹的人都听到了,不禁面面相觑。

    随即目光不善的看向捂着肚子迟迟起不来身的那个兔女郎。

    她肯定是认出了那个人是段少,才这么做的,也不看看段少是什么身份就敢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

    段黎川上了楼,看到地上还有一件服务生的员工服,再一进门,房间里乱糟的一团。

    床上还有夏夕可的手链。

    他伸手在门框上狠狠的一锤,转身匆匆下楼,拿出手机给许易打电话。

    “段少,我把定位发给你。”

    许易说着,手指在键盘上翻飞,很快段黎川就收到了信息。

    看着那个不断移动的红点,段黎川握着方向盘的手猛然捏紧。

    千万不要有事,等我。

    ——

    夏夕可按下车窗,不停地用手给自己扇风,来降低自己身体上的热度。

    宁谢雪分神看了夏夕可一眼,问道:“你没事吧?”

    夏夕可无力的瘫在副驾驶座上,脸颊通红,耳根也烧了起来。

    “没事。”她有气无力的说道。

    宁谢雪就近找了一个酒店,就把夏夕可带进去。

    前台看着宁谢雪扶着夏夕可,眼神暧昧的把房间卡递给他们。

    宁谢雪也没有时间解释,就抱起夏夕可,抬腿向酒店房间走去。

    夏夕可口中是炙热的呼吸,一下一下的喷洒在他的脖颈。

    宁谢雪的脖颈被夏夕可呼气的地方红了起来。

    美人在怀,又岂能心怀不乱。

    宁谢雪的呼吸粗重起来,脚步更加的快了。

    夏夕可许是因为身边是自己熟悉信任的人,便在宁谢雪的怀里不安分的动来动去。

    别看宁谢雪长得就像一个纤弱少年,却也不是普通人,他牢牢的抱住夏夕可。

    明明就是很普通的一扇门,但是在宁谢雪的眼中却那么触不可及。

    他心中越发的急切了。

    夏夕可被宁谢雪轻柔的放在床上,他一擦脑门上的汗,竟比他在手术室里手术一天的还要多。

    “水,水。”夏夕可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喊道。

    宁谢雪出去倒了一杯水,轻轻扶起夏夕可的脑袋,喂给她水喝。

    夏夕可喝完水后,就抓着宁谢雪的胳膊。

    她的手隔着衣料都发烫。

    宁谢雪脸色一沉,董羽落那个女人到底给可可下了多少药?

    夏夕可扭动间,衣服领子上的纽扣被崩开了,露出她小巧精致的锁骨。

    宁谢雪眸光暗闪,伸手解开夏夕可其余的扣子。

    夏夕可本来身体就热,现在有人帮她散热自然求之不得,她现在脑子里如同浆糊一般,又怎么会去阻止?

    更何况待在她身边的还是她信任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