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妻难逃:总裁求放过 第七十五章 不只你怕失去

时间:2018-09-20作者:小小舒

    :

    “什么?”亓轩惊讶的开口,而后歉意的说道:“抱歉夏总,我有点失态。”

    也不怪亓轩会这么惊讶了。

    所有夏夕可名下的集团,都知道夏夕可是有多么在乎这个段氏总裁段黎川。

    而现在,她已经有了待在他身边的权利,但是却又回来公司。

    让人猜不透她的真实想法。

    亓轩把这几个月的成绩都汇报给夏夕可,夏夕可点点头,就坐在转椅上低头看报告。

    亓轩出去给夏夕可泡茶回来,看到夏夕可依旧保持那个姿势没有变,心中嘀咕。

    夏夕可眼睛看着报告,心思却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

    听到亓轩回来的声音,她就一下子回过神来,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喝了一口茶。

    亓轩又离开办公室了,夏夕可终于不必再绷着,烦躁的把自己的头发揉乱,泄气般的趴在桌子上。

    混蛋段黎川!她今天没有去段氏,居然都不来找她!

    好烦啊!

    夏夕可郁闷了一会儿,翻出手机给凌子矜打电话。

    “子矜,你在忙吗?”

    “还好,今天出来放松了一下。”凌子矜的声音被海风吹的支离破碎,夏夕可听在耳朵里也是呼啸的风声。

    “我也好想去啊!”夏夕可说道。

    她想起来,这五年她虽然可以去到世界的各地,但是每次都是去工作,从来没有一刻是真正的放松过的。

    凌子矜嘿嘿笑道:“那你来啊!不告诉段少,让他把我安排到这里。”

    她说着,要了一杯饮料,悠闲的待在太阳伞底下看海。

    夏夕可眨了眨眼睛,还真的是她想的那样。

    “不过,你要是真的来了这里,段少不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凌子矜说着,突然脸色一变,赶忙问道:“段少不会就在你身边吧?”

    夏夕可苦涩的笑道:“他没在我身边。”

    凌子矜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不在就好,不在就好。”

    她虽然神经大条,但也不是什么都不注意的。

    凌子矜察觉到夏夕可不开心的心情,问道:“你怎么了?和段少吵架了。”

    夏夕可咬了咬唇,不知道怎么和凌子矜说。

    听着电话那边的沉默,凌子矜知道夏夕可害羞了。

    想着自己演了这么多戏,恋爱结婚也演了不少,就算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可可,你和我说说,我可以给你分析分析啊!你看我演过这么多戏是吧~”凌子矜咬着吸管说道。

    夏夕可犹豫了一会儿,就和凌子矜说了这件事。

    没想到凌子矜在那边哈哈大笑。

    夏夕可恼羞成怒的说道:“早知道你会这样我就不和你说了!”

    凌子矜想憋住自己的笑,但是又实在忍不住,就只好断断续续的说道:“不是,我觉得,段少就算是失忆,也依旧这么爱你。”

    夏夕可听着凌子矜一句话穿插着笑声,有一种想要挂电话的冲动。

    凌子矜就在这一刻神奇的停止了笑声,一本正经的说道:“可可,你有没有想过,不只是你害怕失去,段少也一样啊!”

    夏夕可一怔,想起来上一次段黎川不让他叫自己给起的昵称,还有这次他离开也是因为他叫了自己的昵称。

    凌子矜继续说道:“段少失忆,你的一切对他都是陌生,他愿意接触你,就是证明他的心里有你。”

    “但是你就像是突然闯入他的生命一样让他不知所措。他想亲近你,又害怕你像突然闯入一样突然消失。”

    她的声音就像是有一种魔力一样,吸引着夏夕可反思。

    夏夕可感觉自己太自以为是了,因为她熟悉段黎川,就把自己所熟悉的段黎川强加给他,想要他想起来。

    但是她却忽略了段黎川本人的意见。

    夏夕可记得段爷爷曾经和她说过段黎川小时候经历过的事。

    忘记了不是更好吗?

    转念间,夏夕可想到了之前的种种。

    越发的心疼段黎川。

    凌子矜终于把饮料喝完,因为吸管吸到空气的原因,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打断了夏夕可的思绪。

    夏夕可匆匆的挂了电话。

    凌子矜眼中笑意一闪而过,段少,你该谢谢我了。

    夏夕可不知道自己怎么去面对段黎川。

    有的时候,对不起这三个字你可以很容易的对一个陌生人说出口,但是对于自己最亲的人,却迟迟不肯开口。

    一上午,夏夕可都待在办公室没有出来,期间只有亓轩进去填过几次茶水。

    中午,夏夕可接收到自己肚子的抗议,终于决定下午去找段黎川。

    她下定决心后,就准备把自己吃的饱饱的,好去面对段黎川,没想到刚出门,屋里的座机就响了。

    夏夕可只好又折了回去接电话。

    “喂?”

    “可可,你的业务很忙嘛。”宁谢雪一如既往的温柔语调从那边传过来,夏夕可恍然想到自己答应了要请宁谢雪的。

    “没有啦。”夏夕可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是不是忘了要赎罪的?”宁谢雪问道。

    夏夕可尴尬的吐了吐舌头,“我这不是想起来了嘛!”

    宁谢雪轻笑一声:“刚想起来。”

    “逐夜酒吧对不对?我一定去,不会忘的。”夏夕可强调道。

    “好。”

    挂了电话,夏夕可就知道自己今天是找不了段黎川了。

    不过这样也好,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也给段黎川一点空间,两个人都好好的冷静冷静。

    段氏集团这一天都被阴影所笼罩,因为他们的总裁今天周身都是低气压,让人喘不过气来。

    许易看着阴沉着俊脸的段黎川,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因为夏夕可的事才这样的。

    但是感情上的事,他比段黎川还白纸,也给不了他什么有用的建议,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段黎川烦心。

    董羽落看着段黎川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的怒火无处放。

    但是她转念一想,很快她就能报仇了,于是心情又舒畅起来。

    王健知道有一个人给他背锅,自然乐意之至,很快就找到了董羽落想要的艾滋病患者。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夏夕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