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妻难逃:总裁求放过 第六十一章 横生枝节

时间:2018-09-20作者:小小舒

    :

    从岚裳大厦出来,董羽落气的都快要发疯了。

    她考虑再三,还是没有忍住,质问道:“你为什么要把她带到咱们公司?”

    段黎川听到她把段氏集团归为自己的所有物的时候,心里有些不喜,但毕竟她曾经救过自己,也不好说什么。

    “我喜欢。”段黎川淡淡道,冰魄一样的眼眸看着她。

    董羽落心里一惊,她现在面对的可是在亚洲只手遮天的段氏集团的总裁。

    她怎么就因为段黎川对她不一样而得寸进尺?

    更何况……

    她才是趁虚而入的那一个。

    董羽落有些心虚,声音不由自主的弱了下来。

    “我的意思是,她是岚裳集团来亚洲的代表人,就这么让她进入段氏集团,是不是……”是不是有点草率。

    后面的话董羽落没有说出口,因为许易看她的眼神让她说不出口。

    段黎川看着那栋岚裳大厦,虽然他还是没有想起来,但是他对夏夕可的感觉,是别人不能带给他的。

    夏夕可在他心里是不一样的。

    这一点毋庸置疑。

    虽然现在的夏夕可和许易口中传达给他的夏夕可不太一样,但是,很有趣不是吗?

    夏夕可看着下面仰头望着岚裳大厦的段黎川,唇边勾起一抹笑意。

    呐~还不是自己主动靠近来?

    总经理在她身后愤愤不平道:“就算他是亚洲只手遮天的人物,也不能让您去他们公司吧!”

    夏夕可看了他一眼,说道:“但他是我孩子的爸爸,我的丈夫,又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呢?”

    总经理一滞,悻悻的退了出去。

    夏夕可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想起段黎川看着她的陌生眼神。

    眼底翻滚着暗潮。

    那个女人待在他身边还真是让她不舒服,他什么时候才能记起来和她的过往呢?

    段黎川,你可别忘记,我答应我和我去游乐园的。

    夏夕可摩擦着锁骨处那颗海洋之境,邦楞的看着外面一排排的高楼。

    ——

    凌子矜带着段鹤珏,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展会。

    她的经纪人婉姐看到凌子矜还带着一个孩子,指着她,手指气的直发抖。

    随后,她把凌子矜拽到一边说道:“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就是宣传《琼花瑶》嘛!”

    凌子矜看着等在一边的段鹤珏说道。

    “你还知道啊!那你怎么就带了一个孩子,你生怕你五年前去医院的事不被人扒出来是吧!”婉姐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凌子矜惊讶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小珏就是五年前我去医院看的那个孩子?”

    婉姐彻底不想和她说话了。

    “演员就位。”

    婉姐冲着主策划人喊道:“马上!”

    凌子矜领着段鹤珏就要上台,可把婉姐吓了个半死,赶紧拦住凌子矜:“我的姑奶奶呦,你把孩子交给我。”

    迎上凌子矜不信任的眼神,婉姐翻了个白眼,“我可比你会看孩子。”

    凌子矜还是不松手。

    婉姐无奈的说道:“就在观众席第一排,你看着行吧?”

    凌子矜这才点头,她蹲下身来和段鹤珏解释清楚后,就去后台准备了。

    婉姐看着段鹤珏越看越眼熟,但偏偏就是想不起来像谁。

    “小朋友,你叫什么啊?”

    段鹤珏看了看她,思考要不要告诉他,半晌才开口,“妈妈叫我小珏。”

    婉姐看着聪明机警的段鹤珏,心下好笑,和他聊了几句,越发觉得这个孩子不简单,恐怕他的爸爸妈妈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那咱们就在台下,看着你自己小姨怎么样?”

    段鹤珏点了点头。

    凌子矜站在台上,身上是岚裳集团首席设计师x设计的连衣裙,腰身上镂空的设计,展现女性玲珑身材,时尚潮流的半透荷叶袖恰到好处的性感流露,雪纺面料的超大裙摆上绣着穹劲的墨竹,飘逸潇洒。

    穿在凌子矜身上,平白的透出一丝英气勃勃来。

    她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

    主持人控了一下场,最后直入主题。

    “凌影后,你觉得这次拍戏让你感触最大的是什么?”

    “我们这次完全实景拍摄,有一幕是我所演的景白芷要逃到沙漠中去,然后男主角席岚殇就追到了那里,在沙漠中我们整整拍了一个月……”

    住持人问,她便答,话语让人找不出任何的毛病。

    终于快要接近尾声,凌子矜松了一口气,悄悄的向段鹤珏眨眨眼。

    却不想就在这时横生枝节,观众席上一个身带金链子,手上金手表看起来是一个土大款的满脸横肉的男子站起来喊道:“你要是陪我一夜,未珏署名的画我就送一副给你,怎么样?”

    场上一片哗然。

    未珏的画在市场上是买不到的,就是拍卖会上都不见的有几幅,现在更是抄到了天价。

    凌子矜的脸黑了下来,要不是婉姐在下面用力的摇头,她都怕自己骂出来。

    住持人一脸尴尬,他一时间都没有想好接的话来。

    “行不行!你到是说句话啊!”他说完,就有人在下面起哄。

    凌子矜终于忍不住了,刚想说话。

    段鹤珏蹬着自己的小短腿,费劲的爬上台,跑到凌子矜前面。

    她要出口的话就又憋了回去。

    住持人还在和保安商量能不能把这个人请出去,没想到听到一声稚嫩的声音在场上响起,“未珏的画,我们家有的是,不稀罕你的。”

    “你是凌子矜的什么人啊?”

    “不会是她的私生子吧!”

    观众席上的人议论纷纷。

    婉姐没有想到段鹤珏会上去,就让保安上去把他抱下来。

    凌子矜直接抱起来段鹤珏,把手中的话筒放在段鹤珏的嘴前。

    段鹤珏睥睨着他们,眼中闪过不同于孩童的睿智,“她是我小姨。”

    婉姐又阻止了保安的动作。

    那个暴发户一样的男子又说道:“什么家里有的是,这孩子瞎说一通!”

    现在凌子矜百分百的确定这个人就是故意来破坏的。

    “如果我拿出来,你就要和我小姨道歉!”段鹤珏清脆的声音掷地有声。

    “好啊!你拿出来,我管你叫爷爷都行!”男子不以为意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