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妻难逃:总裁求放过 第三十一章 重担解除

时间:2018-09-20作者:小小舒

    :

    “夏夕可也是你的女儿吧?”段黎川坐到对面,双腿交叠。

    他一愣。

    段黎川继续说道:“虽然她是你的女儿,但是你却任由杜欣母女欺负她虐待她。我还真不知道,你对待初恋留下的女儿居然这么狠,不过也好,至少让我知道你的品格是什么样的,这样的人在商场上也必定不会怎么样。”

    夏禹安脸上滑落一滴冷汗,但是他却不敢擦,隐隐心惊段黎川会有这么强大的气场。

    “是,我对不起她们。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啊,我要是想给他们好的生活就要靠着杜欣家的势力……”夏禹安说着,却突然被段黎川打断。

    “不要为你的不负责做解释了,杜欣去世后,夏夕可的生活好了吗?”段黎川问道,声音寒的就像北方的冬天。

    “你知道她天天都会做噩梦吓醒吗?在她心里已经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我真为阿夕的母亲感到不值,遇到了你这种人。”段黎川站起来,一点点的逼近夏禹安。

    夏禹安在听到夏夕可妈妈的时候,终于有了一点反应。

    “是我,对不起她们母女俩。我明明最喜欢的就是可可的妈妈。”夏禹安抱住自己的头,满脸懊悔。

    “你若是想忏悔,就别嘴上说说,你可知道,这一次夏怜晴是用什么来威胁的夏夕可吗?”

    夏禹安想起这几天夏怜晴一直都在打听徐熙的骨灰在何处。

    “她!她竟然想拿徐熙的骨灰来威胁可可!”夏禹安大惊失色。

    “既然你已经明白了,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段黎川双手环胸。

    “那还请段少不辞辛苦陪我走一趟了。”夏禹安说道。

    段黎川点头。

    到了地方,夏禹安走进去,出来的时候拿着一个盒子,上面贴着徐熙的黑白色照片。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她也不会原谅我,但是我还是想请你好好照顾她。”夏禹安郑重的把手中的盒子交到段黎川手中。

    “自然。”段黎川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不过我还想知道一件事,杜欣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什么夏怜晴会用这个威胁阿夕?”段黎川一直有一件事不了解,为什么夏夕可会说杜欣是她害死的?

    夏禹安一怔,“杜欣有精神病,可能是可可的出现,刺激到了杜欣,让她更加暴躁。没过了几年就去世了。晴晴就认为是可可的错。可可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觉得,你不配叫她。”段黎川落下话就上车离开了。

    夏禹安愣在原地,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车上,段黎川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膝盖。

    许易通过后视镜看到段黎川沉思的样子,问道:“怎么了段少?”

    段黎川回答道:“夏禹安或许会有一点点的愧疚,但是主要的还是碍于我的身份,真是想象不到夏夕可在夏家,这么多年是怎么过的。”

    许易笑道:“这不是还好遇见了您嘛!我相信她以后会很开心的。”

    “嗯。”

    我定不会辜负她。

    段黎川想着。

    ——

    夏夕可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见到段黎川回来,勉强的笑笑。

    管家在一旁担忧的看着,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看到夏夕可还对段黎川笑,就知道应该不是他们两个的感情出现了什么问题。

    段黎川手上端着黑色布蒙上的骨灰盒走到夏夕可面前。

    夏夕可没有在意他手上拿了什么,就是疑惑段黎川想干什么。

    段黎川把手上的黑布掀去后,夏夕可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出现在记忆深处的人的面容。

    “妈……”夏夕可颤抖到都发不出任何声音,泪珠从眼框滑落,便再也止不住了。

    夏夕可扑进段黎川的怀里,从一开始的压抑自己的哭泣,到后来的嚎啕大哭,仿佛是要把自己之前受到的苦都哭出来一样。

    段黎川把骨灰盒放在柜子上,伸手轻轻的拍打夏夕可的后背安慰道:“哭出来就好了。”

    墓地

    两个人好好的安葬了她。

    看着墓碑上徐熙还带笑的面容,夏夕可险些眼泪又要涌出来。

    “妈妈,我把你的骨灰夺回来了,你在天堂可以安息了。而且,我会过的很好,不要担心我啊!”

    夏夕可笑着说。

    段黎川郑重的在墓前保证道:“伯母,我会好好的对待阿夕,会爱她,放在心尖上保护她照顾她,把她交给我请您放心。”

    夏夕可捂住了嘴,他虽然对她很好,但是从来都没说过爱她,让她患得患失的以为这不过就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而已。

    “你愿意成为我唯一的妻,我唯一孩子的母亲吗?”段黎川看着夏夕可深情的说道。

    夏夕可笑着带泪的点头,“我愿意。”

    段黎川把她揽在怀里。

    妈妈,谢谢你为我定下的婚约,让我遇到他。

    不然我可能还会在夏家苟延残喘,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生活。

    幸好,我遇见了他。

    夏怜晴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威胁夏夕可的筹码,已经被自己的亲爹交给了段黎川。

    她知道明天段黎川还会带夏夕可参加一个酒会,那个时候只要夏夕可落了空子,她就有办法将夏夕可从段黎川身边分开。

    夏怜晴对于自己对夏夕可的威严还是很有信心的,就算是夏夕可和之前不一样了,那又如何?

    从小就积攒下来的恐惧在加上有她妈妈的骨灰压着,她就不信夏夕可不妥协。

    夏怜晴想着,就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把刚刚路过她身边的佣人吓的浑身一颤。

    这个佣人可是亲眼看见了夏怜晴划花了那个小女佣的脸,在看到这个笑容只觉得自己在坚持这一个月就辞职不干了,就算是工资再高也不干了。

    简直忒可怕了,以前怎么没见过夏家的大小姐是这样的人?佣人战战兢兢的打扫屋子,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惹了她不高兴,就也要划花她的脸。

    倒也不怪她没见过。夏怜晴从来都只在夏夕可面前发疯,就连夏禹安都不知道夏怜晴还会这样。

    毕竟,她一直都是以优雅娇弱示人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