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妻难逃:总裁求放过 第十五章误会加深

时间:2018-09-20作者:小小舒

    :

    夏怜晴看着手里的资料,心中一阵得意。

    夏夕可那个小贱人怎么会斗得过她?

    不过……按照段黎川的脾气,居然还留着夏夕可在他家住,那就是对她还是不一样的。

    夏怜晴阴狠的看着手里夏夕可的照片,是时候加一记猛料了。

    “喂,亦昇……”

    一整天,段氏公司的人都在承受着段黎川若有若无的怒气,心中暗暗叫苦。

    那位天使大姐来拯救一下他们吧!

    许易看着面前极不正常的段黎川,摇了摇头。

    “许易,我问你一个问题。”段黎川认真的看着许易。

    他立马正襟危坐,静静地等着总裁的问话。

    “我真的那么可怕?”

    听到段黎川的话,要是许易的嘴里有水的话,一定会喷出来。

    许易心想,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他虽然嘴里没有水,但是他还是被口水呛到了:“咳,咳咳,总裁,要我说吧,你对夏小姐和对我们是不一样的,对夏小姐,你不是那么可怕。”

    段黎川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吓的许易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出去。”段黎川冷声说道,然后便埋头工作。

    “是。”

    许易感觉自己的脸一定是奇怪的,怎么个奇怪法倒是不知道。

    如果他没猜错,自家总裁其实是……害羞了!

    就这个发现,都够他吹好几年的了。

    ……

    夏夕可用手支着下巴,一直在想昨天段黎川为什么生气。

    到现在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夏小姐?夏小姐?”

    “啊?”

    夏夕可回过神来,看到是管家在叫她,于是问道:“怎么了?”

    管家指了指她的手机。

    听着自己已经放到一半的手机铃声,夏夕可尴尬的吐了吐舌头,刚才一直在想事,她居然一直都没有听到铃声响了。

    “喂?”

    “是夏小姐吗?你有一个朋友在我们酒吧喝醉了,希望你能来一下。”

    “朋友?”夏夕可一怔,她从小便被夏怜晴掌控,那里来的朋友一说?

    “是的,他说就你一个朋友。电话簿上唯一的一个人。”听着那边混乱的声音,夏夕可想,自己已经知道是谁了。

    “夏小姐你还是来一趟吧!就在‘夜色’酒吧。”酒保说完就挂了。

    夏夕可看着自己已经被挂断的手机页面,拿起包包出了门。

    ‘夜色’酒吧

    酒吧里震耳欲聋的声音,与五颜六色的舞台灯让从未来过酒吧的夏夕可不适的皱起眉头。

    顾亦昇很好找,看那个地方女人多,那个就是他在的地方。

    毕竟,他的那脸让人无法忽视啊!

    “顾亦昇,是你吗?”夏夕可试探的走向那里。

    顾亦昇突然从人群中冲出来,身体一摇一晃的跑到夏夕可身边,拉起她就跑。

    夏夕可不明所以,也跟着跑起来。

    到了一个路口,两个人终于停下。

    顾亦昇指着夏夕可就笑了:“我刚才威不威风?”

    满嘴的酒味。

    夏夕可向后退了一步,与顾亦昇拉开一定距离。

    看到夏夕可的动作,顾亦昇受伤的说:“你觉得我是一个骗子?”

    夏夕可看着顾亦昇。

    难道不是?

    “呵,我就知道,都不喜欢我。”他不屑的说,然后蹲在地上,却因为酒精的作用而坐在了地上。

    看着这么颓废的他,夏夕可也蹲在地上,安慰道:“总是有人是喜欢你的,可能只是时间未到,没有遇见罢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夏夕可想到了段黎川,他喜欢她吗?还是就是因为孩子而对她照顾有加。

    夏夕可有些迷茫。

    “我父亲在母亲生下我后就走了,母亲认为父亲的离开是因为我,对我非打即骂。”顾亦昇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脸。

    他继续讲着:“小时候,我总因为被人嘲笑没有父亲而打架,转了不知道多少的学校,好不容易上了大学,这样的境况还是没有改变。”

    顾亦昇突然抬起头,看向夏夕可,语气一转:“但是我遇见了你!那天,我被小混混收保护费,我没有钱,挨了打。是你帮我包扎安慰我,那个时候我就想,等以后我一定回来报答你!”

    半真半假的话让顾亦昇自己都快要相信了。

    夏夕可模模糊糊的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你,至少还有自由啊!不像我,什么都没有。”夏夕可笑着,可那眼中是化解不开的浓浓悲伤。

    夏夕可拍了拍顾亦昇的肩膀,“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要更加坚强!这样,我们就不会被人看扁了。”

    顾亦昇一怔,这样的夏夕可与夏怜晴口中的不太一样。

    心中开始犹豫自己帮夏怜晴做的事。

    不过顾亦昇一狠心,把夏夕可揽在怀里,不顾她的挣扎与惊讶,狠狠的吻住她的唇。

    夏夕可紧闭牙关,双手不停在顾亦昇身上拍打。

    而后他在夏夕可纤细的脖颈上咬了一口,留下吻痕。

    顾亦昇既是完成夏怜晴交代的任务,也是警告夏夕可不要再与他接触。

    然后他推开夏夕可,跑开了。

    夏夕可踉跄了几步,不知道顾亦昇耍的什么酒疯。

    她用力的搓着顾亦昇吻过的唇,有些心慌。

    回到了段家,发现段黎川早早的就等在了家里,阴沉着脸看着刚刚进屋的她。

    夏夕可不自在的把衣领向上拉了拉。

    段黎川快步走到夏夕可面前,伸手直接拽开了夏夕可的衣领,看到吻痕的一刹那,他的脸沉下来。

    空气都稀薄起来,夏夕可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他一言不发,越过夏夕可身边离开了。

    夏夕可看着段黎川离去的背影,猛地跑上楼,跑进浴室。

    甚至就连衣服都没有脱,打开花洒,淋在那个刺眼的吻痕上。

    夏夕可用力的擦,直至娇嫩的皮肤被她擦红,擦到破皮。

    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夏夕可缓缓地滑坐在地。

    心中不可抑止的想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脑中自杀的想法愈来愈强烈。

    而在家里,就算是夏怜晴再虐待她,她都没有这种想法。

    夏夕可知道,自己应该是喜欢上了段黎川。

    明确了这个事实,自杀的想法又烟消云散。

    她想告诉段黎川自己喜欢上他了。

    可是段黎川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