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剑倾国 5、饮酒

时间:2017-10-20作者:一介白衣

    ,精彩无弹窗免费!

    确切的说,是第二篇“太白剑诀”。

    此篇总纲仅有七个字,每个字的一笔一划,都仿佛绝世的剑招,在燕离的脑中演化出难以描摹的剑势。

    “神无形,以忘形,剑无圣,以忘圣。动千刃,疾剑无痕,风无声,气如止水,光无影,海纳百川……”

    数百字的精要,一个字一个字在燕离的灵魂深处来回涤荡。

    他已经看过太多精妙的剑势,现在正是急需理论充实的时候,剑经第二篇就好像及时雨,补全了他现在的境界。当然,不是每道法门都跟藏剑诀一样,可以在灵神境界不足的时候修炼。

    龙神戒在完成法门的传输后,便又陷入了沉寂。

    燕离收起龙神戒,原地盘膝存思观想。

    存思观想是每个修行者的本能,厉害的甚至能在激烈的战斗中进入其中。

    检查过后,燕离发现火灵珠藏在源海的深处,看样子是打定主意当缩头乌龟了。

    索性不管它,退出观想,再次拿出龙神戒,仔细观察着。

    根据顾时雨的说法,姬文远因为龙神戒藏着长生不老的秘密,为了复活沈流仙,才对白氏下了屠杀令。

    经沉淀过后再仔细回想,不论是顾时雨还是李伯庸,他们五个人每个在永陵都称得上身份显赫,换句话说,他们可能是因为屠灭白氏的功劳,才有之后的荣华富贵,但他们同时却又在为烟道服务。

    很显然,告诉姬文远这个情报的,应该是真正的幕后烟手,包括烟山也是由他一手打造,已死的夜王等人,也不过是他的看门狗。

    这个人藏的如此之深,想要找出来,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目前掌握的线索都在鱼幼薇身上。他没有忘记,在狼神塔底下的水晶宫出现的神秘男子,如果没有猜错,那个人正是失踪多年的鬼圣杨幽云。

    鱼幼薇是天云阁的阁主,她跟杨幽云关系匪浅,进而可以推断,杨幽云就是烟道的幕后烟手,那么烟道不就等于门派余孽?

    燕离之前没有深思,现在细细想起来,不禁通体发寒。如果推测属实,那么很多事情就都能串通,譬如派卧底到朝廷,门派余孽所要对付的,不正是大夏皇朝?

    但是即便这个推测属实,杨幽云的藏身地,也并不那么容易找到。

    燕离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他所掌握的线索,对于姬天圣而言是多么的宝贵,而他始终没有透露,就连沈流云都被他瞒在鼓里。

    他正准备再理一理思绪,突然听见背后传来一个很轻的脚步声,继而是凄厉的破空音。

    他想也不想,上身扭转的同时,离崖已经出鞘,混沌天地内,源海瞬间激烈沸腾,五道银龙自元力潮汐的对流渠道冲天而起,推动了磅礴的元气。

    他本意是借拔剑挡住突然的袭击,突觉磅礴的元气涌向右臂,进而灌注剑身,“咻”的一声轻响,一道剑气便自剑尖吐出。

    对面那凄厉的破空音竟然一顿,旋见白光一闪,“嘭”的一声闷响,来人略退一步,避开了散碎的剑气,跟着“咦”了一声。

    燕离定睛一看来人,不禁一乐,笑嘻嘻道:“这不是我的皇帝陛下么,您怎么来了?莫非是知道臣下无心睡眠,过来作陪的?”

    来人正是姬天圣,她早已习惯燕离偶尔的不着调,伞刃缓缓归鞘,道:“你什么时候突破一品的?”

    燕离一怔,这才想起来,自己方才挥斩出的剑气是离体的,并且没有触发“会心”。但是他很肯定自己没有突破,因为五个元力潮汐还不足以将灵神境界推到一品武夫。

    “我没有突破,不过如果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能发出剑气的话,咱们可以找个诗情画意的地方深入交流一下。”

    姬天圣冷冷道:“朕早就下了封锁令,你在这里干什么?”

    燕离觉出一股凛冽的杀机,眼珠子转了转,正色道:“陛下赋予臣下莫大荣耀,身为大理寺卿,臣一刻不敢忘却自己的职责。今夜游街时发现一个可疑人物,跟踪到这里,没想到遭到暗算,受了点伤……”

    说到这里,他故意捂着胸口,轻咳了两声。

    “你受伤了?”姬天圣走了两步,似乎想要上来。

    燕离一愣。

    姬天圣似乎意识到自己失态,重又停住,道:“这里是禁地,不准人进来的,你不要在这里养伤,朕让人送你去太医院。”

    说着就要喊人。

    燕离赶忙道:“且,且慢,臣下受的是轻伤,就不用劳烦陛下了,这就走,这就走……”他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走,怎么看都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姬天圣眉头微蹙,纤手一扬,雨铃霖化作一道流光,挡住了燕离的去路。

    “这……”燕离回过头来,“陛下莫非还有什么吩咐?”

    姬天圣冷冰冰道:“你竟敢欺君!”

    燕离眨了眨眼道:“臣怎么欺君了?”

    姬天圣冷冷道:“你没有受伤。”

    燕离连忙咳嗽起来,一面说:“陛下,臣受的是内伤……”

    姬天圣道:“那为何不去太医院?”

    燕离顿时无言以对,不知她为什么揪着小节不放,道:“这点小伤,实在不用麻烦太医院的高人。”

    姬天圣道:“有便宜不占,不是你的风格,莫非是什么人假扮的?”

    燕离无奈地扬了扬离崖,道:“宝器总做不得假。您到底想做什么?”

    姬天圣不知从何处取出一束花,可能是刚从百花园采摘的,都还很鲜艳,花被放在一棵桃树下,然后又取出一瓶酒,在花的旁边倒了大半瓶。

    然后,她用檀口轻轻对着瓶口,仰头喝了一小口,才淡淡道:“来都来了,陪朕走走。”

    燕离迟疑道:“这里不是禁地吗?”

    姬天圣挑眉道:“还是说,想让朕治你的罪?”

    燕离立刻大义凛然道:“此地有贼人出没,保护陛下是臣下应尽的责任!”

    随后又堆满笑容,“那,那个,臣有个不情之请。”

    姬天圣道:“讲。”

    燕离轻咳一声,道:“天,天寒地冻的,臣也想饮一口酒驱寒。”

    姬天圣蹙眉道:“可朕就带了一瓶。”

    燕离扭捏地说:“没,没关系的,臣不会嫌弃陛下的口水……”

    话未说完,铺天盖地的花瓣便扑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