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剑倾国 51、我和深渊有个约会

时间:2017-10-10作者:一介白衣

    一地的白灰,如同被焚烧过的死人堆,渗出一种惨白的阴森,好像来到了骨灰地狱。

    姬纸鸢没有回头去看,眼角的余光瞥见丝丝缕缕的余火,一跳一跳,又跑回到唐桑花的手掌中,好像负有生命的精灵。

    生命是伟大而且厚重的,万事万物在动静生灭之中,早有定数,火焰是自然之力的一种,有史以来,孕化生命的例子少之又少。

    异类想要拥有生命,实在难如登天。

    “你还有半刻钟。”唐桑花笑着道。

    然而她话音未落,姬纸鸢的身形已经消失不见。

    河面骤然向两边分开,只留下几片桃花。

    雨铃霖不知何时合拢起来,犹如一柄长枪刺向唐桑花的门面。

    “好!”唐桑花兴奋起来,双手掐了个地缚印,合并,一触即分,右手掌便击出,在此过程中,一团气旋在她掌中显现,那是真气的标志。

    嘭!

    那气旋猛然膨胀,姬纸鸢的身形跟着显现,整个人向后一翻,复又落回河中。

    河面上自有桃花盘旋,承住了她的身体。

    她一翻身落下,雨铃霖便隔空挥出,伞骨自发撑开,由伞沿处的尖锐物切割虚空,发出一道银色的长着刀刃的轮环,劈波斩浪,呼啸着向唐桑花而去。

    唐桑花伸手在虚空一握,就出现那柄精致的短刀,刀身横在身前,挡住了银轮。那银轮在疯狂旋转,甫一碰触,就爆出激烈的火星。

    她显然也小看了银轮,在强大的作用力下,不由自主地往后平移。

    姬纸鸢又接连挥动两下,两道银轮分左右直取唐桑花的两处要害。

    唐桑花冷笑一声,空着的左手掐了个印诀,和右手合并,一触即分,旋即按在大地上。

    大地突然裂开,几根藤仿佛活了过来,不断膨胀的同时,缠绕住了银轮,尽管被绞得碎屑纷飞,姿态却愈显疯狂,并疯长着向姬纸鸢延伸过去。

    姬纸鸢见状,用左手将伞轻轻倚在肩上,身形往后一纵,同时伸出右手掌,虚空骤然变得灰暗且虚无缥缈,处在范围内的疯狂生长的藤突然像被施了缓速术,不但动作奇慢无比,甚至被切断了生机的来源而停止了生长。

    姬纸鸢右手微一握,变得缥缈的空间便如一面被压碎的冰境,向四面八方龟裂开来,虚空也似跟着坍塌,处在里面的藤直接碎成了齑粉。

    银轮脱困,突然也跟着爆碎开来,化为漫天的细小的水滴。由于这一过程在虚无之中演化,显得缓慢而且冗长,但实际上现世只有一个眨眼的功夫。

    又一个眨眼的功夫,这些细小的水滴,突然向唐桑花飘了过去。之所以用“飘”字来形容,是因为它看起来实在太慢了,就好像被风吹动的浮云。

    在飘动的过程中,所有的雨滴自然而然地拉长,形成一柄水剑。

    姬纸鸢又隔空一挥手,所有的水剑便都消失不见,灰暗且虚无缥缈的空间,也恢复了正常。看起来,一切都很平常的样子。

    唐桑花脸色却微微一变,她感受到了空前的危机,左手也在空中虚握,便又出现一柄和她右手一模一样的短刀,双短刀相互交击,如有白色闪电生发,她的立足处有一瞬间的空白。

    “桑华镜影!”

    瞬间的空白过后,便从中掠出好几个一模一样的唐桑花。

    看起来很平常的空间,其实正在不断变化,就好像一幅写实的风景图突然被泼上了带着色彩的浓墨,而变得艳光逼人,并且还在不断加深,深到了几乎面目全非的地步。

    此时此刻,这方天地的存在感之强烈,简直堪比绝世神兵出世,相信无论任何人在这里,都会被它深深的吸引住。

    它其实并不好看,甚至因为上色太浓而变得丑陋,可也因此,那些无故消失的水剑,也被染化显现,仿佛排兵布阵,将所有的唐桑花包围得水泄不漏。

    姬纸鸢将手一握,那空间所在的一切便都支离破碎。她的眼神冷漠,但还有些许期望。

    然而现实并不如她所期望,唐桑花从漫天的剑雨之中闯了出来,周身燃烧着金色的火焰,看起来形容还是很整齐,只是那些分身已经不见,脸上也挂上了寒霜,显然发生了一些事,让她很不开心。

    “我本来不想用金乌真焰来对付你。”她冷冷地说。

    姬纸鸢临水而立,衣袂飘飘,仿佛洛神。她檀口轻启:“因为那不是你自己的东西。”

    唐桑花道:“可是我不得不用。”

    姬纸鸢道:“因为不用你就会死。”

    唐桑花道:“可是我用了,你觉得你还有机会?”

    那棵树,即将烧到尾声。

    姬纸鸢道:“过程不重要。”

    “凭你剩不到三分之一的元气,还能做什么?”唐桑花道。

    姬纸鸢所有的招式以及后续变化都建立在的基础上,由于对现世影响太过强烈,每一个动作所需的元气都不是小数目。

    所以唐桑花预测没有错,她的元气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现实却是,即便再来一次同等的强攻,依然碰不到唐桑花的衣角,何况余力根本不够?

    但是身为皇者,她拥有所有皇者所应该具备的品质,其中坚韧更是出类拔萃,她跟燕离一样,不到最后一刻绝不会放弃。

    “朕有一个问题。”她说。

    唐桑花瞥了一眼只剩树干的大树,笑道:“别说一个,就算十个也没问题。”

    姬纸鸢道:“下面是什么地方?”

    唐桑花笑道:“一个绝无法攀登的绝谷,任何人掉下去都不可能出来,不过燕离是个旱鸭子,他掉下去直接就死了,无所谓出不出得来。”

    姬纸鸢微微一笑:“朕不会让你如愿的。”

    她立刻动了。

    “你已经没机会了。”唐桑花说完,双手结了一个古老的手印,抵着印堂的位置,低声念着古老的咒语,大地突然震动起来,只见她脚下突然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仔细一看,才发现竟然是森林里深埋在地底的树的根茎。

    不知有多少根茎从地底伸出,并缠绕在一起,形成一株参天巨树,并生出了如同人类般的双手,拥住唐桑花,把她整个人护在树里面。

    一个全方位无死角的护体,等同立于不败之地。

    无论怎么看,姬纸鸢都将输掉这场游戏。

    “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唐桑花手指微一动,一根树须宛如长鞭般抽向虚空,带着金色的火焰。

    天知道树跟火焰是怎么he ping共处的。

    姬纸鸢撑开雨霖铃,将之挡住,同时绕向树后,试图从唐桑花看不见的死角发起进攻。

    唐桑花冷笑起来,可是笑容突然止住,并发出尖叫:“你竟敢破坏规则!”

    姬纸鸢确实输掉了这场游戏,可是她早就有了心里准备,所以在这关键时刻,她突然转身冲向了燕离所在的小舟,其目的不言而喻。

    这时候唐桑花被包裹在树中,想要阻止,似乎也已经来不及了。

    “小八!”唐桑花突然大叫一声。

    嗖!

    一道青光从天而降,落在了那棵燃烧的树旁,露出一个娇小的身影来,正是少女小八。

    小八落地的同时,小手呈手刀状,微一动,那绳子就断了。

    于是,姬纸鸢扑了个空。

    湍急的河流,立刻就将载着燕离的小舟冲入瀑布。

    姬纸鸢站在河面上,有些发怔。

    唐桑花解开法术,根茎们自发地缩回地面,然后看向姬纸鸢,淡淡道:“游戏结束了。”

    “唉,唉,可惜,可怜,在下还没向燕小哥请教心得呢。”绅士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还是一口奇怪的腔调。

    唐桑花走到瀑布的边缘往下眺望,道:“从此以后,他在深渊,你在人间,反正不过是一个痞子,你很快就会忘得干干净净。”

    姬纸鸢没什么情绪地说:“朕说过不会让你如愿。”

    唐桑花冷笑:“事到如今,你又能做什么?”

    姬纸鸢什么也没有说,她只是向前走了两步,然后一跃而下。她还在下落的途中翻过身来,看着唐桑花,露出淡淡的笑容:“我和深渊有个约会。”

    唐桑花怔了片刻,突然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悲鸣:“不!”然后就像一个被全世界抛弃的无家可归的小孩,哭了起来。

    绅士不知何时站在她后面,叹了口气:“您不能不承认,她爱得更深。”

    唐桑花转身扑入绅士怀中,大声痛哭,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小八站在一旁,一语不发,木然着脸,像个雕像。

    绅士眼睛里面充满了慈爱,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不落城有无数青年才俊奋斗终身,只为了让您看上一眼。回家吧,您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唐桑花哭着点了点螓。

    绅士便看了一眼小八。

    小八走到瀑布边缘伸出手,她那只细细小小的手,竟然在虚空处撕开一个口子,轻易得就好像打开了一扇门。

    门里面是一条河,一条逆流的河。

    河上面有一艘船,一艘在神州大地绝没有出现过的船。

    船上有人放下梯子。

    唐桑花最后看了一眼深渊,然后转身上船,再也没有回头。

    就在这时,天空传来凄厉的呼啸声,大地斗然落下一道白光,只见一颗耀眼的星辰拖着长长的尾光,从天而降,和唐桑花在坤元山召出怪物的时候一模一样。

    当时那个怪物直接被星辰炸得灰飞烟灭。

    绅士缓缓地抬起头,脸上不知何时变得无比狰狞,身形急遽膨胀,变成了一条银色的巨狼。然后,冲着那颗星辰发出震天的咆哮。

    “滚!”

    从他口中激射出一道银光,星辰立时炸成了一朵烟花。

    最后又缓缓恢复cheng ren形,身上那古老的衣裳,竟无半点破损。

    “失礼了。”他优雅地接过小八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嘴。

    “不会。”小八说。

    二人登船,虚空裂缝消失不见。

    ps:感谢百万的打赏支持,风雪沐年华的月票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