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剑倾国 28、黄昏

时间:2017-10-10作者:一介白衣

    . ,最快更新一剑倾国最新章节!

    从燕离派人去求援开始计时,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才三个时辰,如果援军能在预计的时间内抵达,也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而开战至今,却才过了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战端已进入白热化,已经没有任何退缩的余地了。

    孙雷紧了紧手中的长槊,一张清秀的脸上满是刚毅,携着对荒人战士一击必杀的余威,长槊狂舞,数个荒人被他大力扫飞。

    他且战且退,很快退入峡谷。

    这悬崖间的峡谷后边便是西山营的入口,简易的防御工事,此刻看起来是如此的薄弱,随便来几个荒人,一冲就能冲破。

    孙雷退到峡谷,以荒人的体型,只能七八个并行,剧斗起来,最多只能四个。他一退入谷口,势气如虹,长槊舞动生风,宛如平地起狂沙,凭仗着地利,荒人进来几个就倒下几个,一时之间,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势头。

    “小心!”

    孙雷正杀得兴起,突听一个警示,心中一凛,就见一个脖子上挂着森白色骨链的荒人战士越过前面一排荒人,整个人向他扑了过来。

    长槊一翻一拐,猛地向前顶去。

    那荒人战士狂笑一声,抓住长槊一拧,“啪”的断了数截,身上有暗色的光波闪了闪,砂锅大的拳头便砸到了孙雷的脸上。

    孙雷的清秀的脸整个变形,他闷哼一声,“嘭”的撞到石壁上,和着几粒碎石滑落下来,再也不动了。

    “雷子!”张东林的脸几乎已扭曲,他跟孙雷自少一块长大,亲如兄弟,他那四十多斤重的铁扇变成了棍子,当头一棍砸向荒人战士。

    可惜这个荒人战士和方才的不同,他的状态正处于全盛时期,即使硬接这一棍也无关紧要,所以他仅仅是抬手一挡,便将那棍子挡住,而后狞笑着抓住棍子,在空中甩了数下,张东林便飞了出去,刚巧撞到孙雷旁边的石壁上。

    “雷子,你醒醒啊!”他滑落下来,顾不上自己伤势,将孙雷扶起来,一探鼻息,整张脸都扭曲了,“雷子!”

    他猛地回头,双目通红,“狗杂种,我要你的命!”

    这时营地里的守军终于出来,如潮般涌向荒人战士。

    荒人战士残忍地笑着,身上涌出暗色的光波,探手便拍开一柄狼刀,抓住一个士兵的脖子。那士兵的脖子比小鸡还脆弱,一抓就断。

    他的双手在人群中左右乱抓,一抓就死一个,士兵们的兵器对他却造不成丝毫威胁。

    有了这个尖兵,荒人大军便涌进了峡谷。

    “去死吧!”张东林挥舞着铁棍,猛地冲过来,捅向荒人战士的腹部。

    嘭!

    他这一击已是用尽了全力,荒人战士却只是略退两步就站定,脸上挂着狞笑,以更疯狂的速度重新冲上来,探手去抓张东林的脖子。

    张东林含恨一击,十成力道的宣泄,换来的后果就是变招困难。

    此刻他一口气的气力已尽,根本来不及反应。

    就在这时,天空又落下来一个影子,雄壮的身形,比起荒人也不遑多让。

    正是王川,他暴喝一声,和荒人战士以拳对拳,凶猛地撞在一处。

    这一次对拼,旗鼓相当,双方都退了两步。

    不过,王川是从天而降,荒人战士是仓促应对,高下立判。

    王川脸色凝重:“东林,你带着手下的弟兄,务必守住谷口!这是我们最后的阵线,一旦失守,容城就危险了。”

    说起来以一个营的兵力,来抵挡荒人一个军团,无异于鸡蛋碰石头,根本就是不自量力。

    张东林恨恨地瞪着那个荒人战士,却不敢抗命:“喏!”

    谁知话音方落,他的眼珠子暴突出来,呕了一口血,低头一看,胸膛被一只长毛的手给洞穿,背后这才传来一个荒人战士的狞笑。

    原来不知何时, 又有一个荒人战士冲进峡谷。

    “东林!”王川目眦欲裂,冲了过来。

    张东林惨然一笑,奋起余力,将所有的元气灌注在铁棍中,那铁棍倏然间节节伸长,端口处突然变成了尖锥状,“噗”的一声闷响,将从背后偷袭王川的荒人战士的咽喉洞穿。

    那荒人战士至死都不相信,张东林竟然还有这一手。

    张东林一死,荒人军团更加肆无忌惮,峡谷内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就倒下了一百多人。

    不带二十丈的峡谷,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和死不瞑目的头颅。

    这根本就是螳臂当车,余下的士兵们心神已然溃败,开始出现逃兵。

    王川抵挡一个荒人战士,已非常吃力,再无余力去管。

    他忍不住大吼:“胡不归,还没好?”

    “好了!”就在这时,胡不归从悬崖上跳下来,一刀逼退和王川厮杀的荒人战士。

    让人意外的是,赵启平也跟着跳了下来。

    他初入五品,对元气的控制还不熟练,落下来的时候,险些摔了个狗啃泥。

    “校尉大人!”他喘着粗气,跑到王川身边。

    “好样的!”王川拍了拍他的肩膀。

    “横竖是死,多杀一个是一个!”赵启平咬着牙道,“我也是个骑尉,怎么能在后面看着你们拼命!”

    王川重重点头,招呼残存的士卒,“全部退回营地!”

    赵启平突然颤声道:“校尉大人,又有两个荒人战士潜进来了!”

    “那就让他们一起死吧!”王川冷笑一声,调头冲向营地。

    赵启平捡起了张东林的棍子,跟在后面。

    王川逼退数个荒人,同时喝道:“丢!”

    几个悬崖上早已准备好的士卒,当即丢下十来颗轰天雷。

    轰轰轰!

    峡谷被火光笼罩。三个荒人战士被火光埋葬,直接死于非命。

    这十来颗轰天雷是胡不归的私有财产,是他早年做行商的时候,从一个民间手艺人的家中收购来的,没想到被用到了这个地方。

    轰天雷制作简单,威力巨大,一颗轰天雷便能炸死一个荒人战士,不过极难储存,几乎一碰到阳光就会爆炸。由于工艺的限制,必须保存在低温的环境下。

    胡不归一直深埋在营地的地底下,所以挖出来费了很多时间。

    这一炸,荒人军团损失惨重,非但死了三个荒人战士,更有两百多个荒人精锐被炸成碎片,峡谷几乎血流成河。

    王川狂吼道:“现在当逃兵只有死路一条,不如冲上去跟荒人拼命,杀一个垫背,杀两个有赚,就算不为了圣上,为了你们家中的亲人孩子,一条命算什么?是个男人就跟我杀上去!”

    说完带头冲了上去,胡不归和赵启平紧随其后,余下的士卒迟疑了下,终于把牙一咬,跟着冲了上去。

    “你还不出手?”姬纸鸢忍不住道。

    燕离道:“你觉得我应该出手?”

    姬纸鸢欲言又止,默然片刻,幽幽叹了口气:“他们都是好汉子,为什么会被贬到这个地方来,你知道吗?”

    “仗义每多屠狗辈。”燕离淡淡地说。

    姬纸鸢又叹了口气:“我以为军中已是最公平的地方。”

    “萨尔瓦和他的手下要出手了。”燕离忽然道。

    姬纸鸢已经看见了,道:“我们虽然损失惨重,但敌方死了一千多个荒人精锐和七个荒人战士,早就应该沉不住气了。”

    “他们出手,我的机会就来了。”燕离道。

    姬纸鸢道:“我不能让他们打扰你。”

    燕离道:“我不能被打扰,哪怕只多一个荒人战士,你就准备替我收尸吧。”

    “等等。”姬纸鸢忽然叫住了他。

    燕离顿住脚步,转头去看她。

    “你……”姬纸鸢迟疑了下,“你要小心。”

    “我如果死了,绝不变成鬼魂来缠你。”燕离的心情立刻变得愉快起来,他心情愉快的时候,嘴角总是习惯性的微微上扬,他扬起嘴角笑的时候,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邪魅,只要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就总不免看得脸红耳热。

    “你如果死了,我会为你诵经。”姬纸鸢似也如少女,在残阳的余辉下,在萧瑟的秋风里,在血腥的修罗场上,在即将步入青年的少年面前,染红了脸庞,如同在不该盛放的时节盛放的桃花。

    四目相对,久久不移。

    剑吟轻唱,桃花相伴,仿佛永远分离,却又从来相依。残阳,秋风,血腥,如同为它们而盛开的烟火。

    阻隔时空的火炬,发出沉重的叹息。

    “我输给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问?”姬纸鸢道。

    剑吟突然中断,就好像一个沉醉在幻想中的少年,被强行拉回来,面对残酷的现实,燕离的笑容消失了,棱角分明的脸,如同冰雕一样冷峻。

    他转过身去:“现在不问。”

    “为什么?”姬纸鸢道。

    燕离道:“我活下来,才有意义。”

    姬纸鸢道:“你现在问,我保证不管什么问题都会回答你。但你以后问,我说不定会改变心情。”

    “那时候你才是真心的。”

    燕离从悬崖上一跃而下。他的背影既谈不上伟岸,也并不悲壮,宛如浮光掠影,随时都会消失。

    但是黄昏,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ps:感谢百万、此生愿同摘星的打赏支持。感谢渡无陌、呦呦漫行、砂轮机、素衣如旧人、风寂、蒙特利尔、莫雨枫蓝等等书友的月票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