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剑倾国 5、仍然温热的血

时间:2017-10-10作者:一介白衣

    书院。

    燕离盘坐在榻上,瞑目存思观想,虽然现在还达不到遨游星海的境界,可冥冥之中对星海已有所感应。玄钧放在膝上,修行时散逸出的微薄的元气,也能起到温养的作用。

    离崖则独享源海。

    此刻的源海,代表着元气的雾已有些规模了,原先是薄薄的一层,现在已有好几层,离崖在其中变得朦朦胧胧起来。不过,离贯通中丹田,形成元气潮汐,还是任重而道远。

    剑心藏剑青莲一如既往的,在靠近天门的位置吞吐精华,天门的扩张的幅度已经十分细微了,没有几天的观察,都察觉不到变化。

    当燕离睁开眼睛时,已又是一个黄昏。自从黑山一役之后,他很少再有晨修的机会,都是趁着某个时段的空暇,当功课做完。当然,他才突破武夫,现阶段正是积累的时候,倒也不差很多。

    “主人,柳林禅院真的灭了吗?”芙儿从被子里露出小脑袋来。

    “永陵兴师动众,应该不至于有假。”燕离道。

    芙儿睁大美眸:“那不是很厉害的地方么,怎么会被灭,难道灭他们的人更厉害?”

    “现在也只能做这样的判断,毕竟我也想不到有什么诡计能灭禅院。”燕离道。

    “主人主人。”芙儿忽然好奇地问,“幽州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呀?”

    “比你的家乡恶劣几百倍的地方。”燕离随口道。

    芙儿眸子发亮,眼珠子一转,道:“主人,禅院被灭,和你也有关系的。”

    “和我有什么关系?”

    芙儿美眸亮晶晶的,像小月牙闪烁,“哎呀,主人和居士的关系情同手足,怎么会没关系呢!还有呀,居士平常可没少帮主人,居士一出事,主人就想撇清吗!”

    “情同手足?亏你想得出!”燕离不禁失笑,然后摇头道,“我和她的关系,与其说是朋友,不如说是医患的关系;我是个不听医嘱的病人,她是个高明的责任心重的大夫。不过她帮了我很多,这一点不可否认,我还欠她一个人情呢。”

    “那就更应该出一份力啦!”芙儿爬到了燕离的背上,亲昵地贴着他的脸,“依我看呀,禅院被灭的真相没有那么简单,这件事只有主人出马才能找出真相。”

    她的俏脸滑|嫩轻薄,被蹭着很舒服。

    燕离已很习惯她的亲昵的举动,但次数多了,很容易摩擦出火花,他又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所以还是将她从身上拎了下来,道:“你撺掇我去幽州,无非是想跟着去玩耍。”

    芙儿吐了吐小香舌,做了个鬼脸:“主人真像芙儿肚子里的虫虫。”

    燕离道:“不,我是在你肚子里留了一条蛊虫,所以你想什么我都知道。”

    “人家才不信主人的鬼话呢。”芙儿轻哼着,得意地说,“主人才不会害芙儿,芙儿可是主人的贴心的小棉袄。”

    “你可真不要脸。”燕离翻了个白眼。

    “主人竟然骂芙儿不要脸,芙儿生气啦!”芙儿跨坐在燕离的腿上,拿小脑袋拱他,柔弱无骨的娇躯,像一尾美人蛇般扭动着。

    轻薄的衣物下的肌肤,几乎亲密无间,燕离有些难以忍受了,赶忙将她推开,“打住,我答应带你去幽州,你先下来。”

    “真的吗?”芙儿一下子喜笑颜开,美眸亮晶晶的。

    “骗你也没有好处。”燕离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主人万岁,爱死你啦!”芙儿欢呼着,然后凑上去,在燕离的脸上亲了一口。

    “天晚了,明天一早出发。”

    ……

    也正是这个时辰,护送般若浮图的队伍,却遭到了伏击。

    这是冀州通往幽州的唯一的一条山谷,两面是很陡的悬崖,上面寸草不生,都是嶙峋的怪石,是个很适合伏击的地点。

    刘承风看着三十出头,比实际年龄显老,并不戴盔甲,穿着一身墨色的锦衣,黑发束一个十字冠,虽然长得很普通,扮相却十分的有神采,也增添了不少个人魅力。

    被伏击时,他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

    “有埋伏!”他的喝声如雷一样响彻在山谷里。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一瞬间,夕阳的霞光下,大量的巨石檑木从两侧的悬崖上滚落下来,由于事发突然,虽然得到提醒,很多卫士还是没能做出反应,霎时间惨叫纷纷,不绝于耳。

    “注意躲避,躲避!”刘承风只能大声吼叫,来提醒自己的手下。

    而被卫士守在中央的,坐着般若浮图的马车,连海长今跃到了车顶上,展开折扇一挥,便仿佛有一个无形力场,使砸向马车的巨石檑木定格在空中。

    他运足目力,向悬崖上方看去,只见人影错错,穿着千奇百怪,一看就是绿林一流。他心中一动,仔细凝听,就听到一个粗犷的嗓门道:

    “大哥,他们有修行者,您看那个马车上的小哥,看起来好生厉害,要不咱们还是撤?”

    “撤你娘,三个月没开张,再不干一票,咱们都得喝西北风去!修行者再厉害,也架不住人多,快给我他娘的推,压死一个算一个!”

    连海长今立刻向刘承风的方向喊道:“刘将军,是一伙剪径的蟊贼,你冲上去将首领制服,他们就不敢再反抗了!”

    刘承风听罢,神色一振:“弟兄们撑住!”他身形一闪,如化一道青烟,撞碎了一块檑木,并如疾风般在陡峭的悬崖上奔驰。

    高十数丈的悬崖,两个眨眼便越了过去,他冲出峭壁,目光在那群蟊贼里搜寻,忽见一个大胡子向后逃,沉声一喝:“还想逃,给我死来!”

    暴怒之下,元气毫无保留,泄洪般化作一道黑色的大龙卷,凡是被卷入其中的盗贼,纷纷被绞碎成粉,除了一点血,再没有存在过的痕迹。

    黑龙卷肆虐,百十个盗贼不消半刻功夫便死了个干干净净。

    刘承风舒了一口郁气,便从崖上下来,见自家弟兄死伤很重,不禁作怒目金刚状:“该死的蟊贼,这样大胆,连御前卫士也敢袭击,活该死绝!”

    连海长今看着有些不舒服,道:“刘将军,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做得那么绝!”

    “哼,你这后生懂什么,今天若换了别人,能讨得什么好?”刘承风道,“杀他们是替天行道!”

    连海长今看了一眼马车,心想如是往常,居士早就出来制止了,柳林禅院的事,对她影响很大,也不知她能不能经受得住打击。

    队伍重新出发。

    ……

    翌日,萧城府衙。

    王元朗心情忐忑了一个晚上,但城里城外,到现在也没有命案发生的消息。

    难道没人发现尸体?

    他有些烦闷,便走出屋子,正见自己的副将杜威走过来,说道:“将军,

    (本章未完,请翻页)张刺史说要亲自带我们去禅院看看。”

    “现在?”王元朗皱眉,“是他查案还是我查案,他比我还急?”

    杜威一怔,心道路上你不是催着我们拼命赶路,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凶案现场?心里腹诽,面上当然不敢表露,道:“将军,依您看,我们什么时候去合适?”

    “再晚点,不要来烦我!”王元朗摆了摆手。

    “那卑职去通知张刺史。”杜威点一点头,转身便走。

    “等一下!”王元朗忽然叫住了他,眸光闪烁着。

    杜威回身:“将军?”

    王元朗走过去,揽着他的肩膀,低声道:“你是我的心腹,不会出卖我对吧。”

    “当然,卑职死也不会出卖将军。”杜威重重点头。

    “附耳过来。”

    王元朗在杜威的耳畔低声道:“城外竹林有两具尸体,你去看看还在不在。如果还在,你守在那里,如果黄昏时还没被人发现,你就回来向我汇报。”

    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只要办好这件事,半年之内,我保你一个虎校!”

    “喏!”

    ……

    同一时间,永陵向幽州方向三百里处,一辆马车飞快奔驰。

    “主人,你赶那么快做什么呀?”车厢里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嗓音。

    赶车的人黑着一张脸,只顾闷头赶。

    被喊作主人的人是赶车的,喊别人主人的人,却坐在车里面,实在太古怪了。

    “他除了赶车,也没别事可做了,吃你的炮。”

    车厢里面,有一大一小两个绝色美人儿在下棋,小美人棋力不高,一看自己的棋子又被吃了,不由得冥思苦想,也不接话茬儿了。

    他们一个叫沈流云,一个叫芙儿。

    被冷落的自然便是燕离了。

    “您怎么知道我要去幽州?你俩是不是串通好了?”他忽然开了口。

    车厢里面,沈流云不禁笑了出来,道:“芙儿现在是我的人,负责监视你,你不要欺负她。”

    燕离道:“你们都是我的姑奶奶,我也就赶车的命了!”

    沈流云只是笑,却不说话。

    燕离于是专心致志赶车,速度就很快,当天的傍晚就到了萧城门外。

    这时节,即使是幽州,也有些热了。

    在经过一片枯竹林时,车厢里忽然传出沈流云的叫声:“停车。”

    燕离当即勒住马头,道:“还差一点才到,怎么?”

    沈流云掀开窗帘,嗅了嗅,道:“我好像闻到尸体腐烂的味道,你去里面看看。”

    燕离无奈道:“荒郊野岭,有尸体很正常,兴许是什么野兽的。”

    “你去看看,”沈流云坚持道,“万一有人死在这里呢?尸体都发臭了,要是就这么让他曝尸荒野,也实在太可怜了。”

    燕离只好答应,便走进枯竹林,也和王元朗一样,看见一个老和尚靠坐在岩石上,胸口插着一柄短刀,头颅低低地垂着,但腐臭的味道,不是他身上的。

    他蹲下身,摸了摸血,还是温热的,不禁挑了挑眉。

    “燕离,你好大胆,竟敢杀害法相禅师!”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