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剑倾国 52、挣命

时间:2017-10-10作者:一介白衣

    东方天泛出鱼肚白,然晓星未眠,仍可看得清楚。

    老藤缠绕掩映的岩洞里,一只斑斓色的蚊子停留在一张蜷缩着身子的柔嫩雪白的俏脸上。俏脸上布满深沉的疲倦,虽然依旧艳丽无双,却难掩憔悴。

    自永陵逃出来,已逃了四天三夜,对体力和耐力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两个时辰前,唐桑花击退一波追兵,找到这个岩洞后,本打算休息一会就走,但身体实在忍受不住,竟沉沉睡了过去。

    蚊子刚刚探出吸管,唐桑花就被惊醒,她快速而且准确地将之捏成肉酱,然后随意地在岩壁上擦了擦手。

    她怜悯地看着岩壁上蚊子的残骸:“你之于我,正如我之于追兵。或许你跟我一样,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但受困于小小的躯壳里面无法施展,于是被我轻易碾死。好在我跟你是不一样的,我一定会逃出这个鬼地方。——我是不落城的女王。”

    嗖嗖嗖——

    正当此时,凄厉的破空音激射而来。

    唐桑花迅速坐正,右手划抹过虚空,半途便握住天蚕,刀锋倒映出凌厉的眸光,旋即一转,刀锋一扁,一只利箭便被从中劈开。

    她的身子突然旋转如风,在小小的岩洞里刮起了一场风暴,大量的箭矢几乎擦着她的体表而过,落地时莲足猛然一点,留下一个碗口大的脚印,身形以比箭矢更快的速度激射而出。

    第二波箭雨接踵而至。

    唐桑花在空中迅速闪身,目力被她发挥到极致,将大部分箭矢的轨迹记下,并转入一株老树背后,待箭雨平复,立时冲出,她的身法倒不是特别的快,但仿佛是为山林这种地形特别创制,只见她在林木之间诡异地一闪,目力稍差些的,竟不知她躲到哪里去了。

    唐桑花并没有躲,而是选择发动进攻。

    在晃花了射手的眼睛后,她已然悄悄越上一棵树,如同一条狩猎的毒蛇,紧紧盯着另一棵树上的射手。

    “躲哪里去了?”有人发问。

    “没看见!”

    “搜啊!信号已经发出去,不消半刻蓝大人便会赶到,只要拖住这半刻,升官发财不是梦!”

    “那你就到地狱里做梦吧!”

    那射手只觉脖子一凉,心中惊惧,惊呼半声,已被割断了喉咙。

    唐桑花向后倒纵,没入一棵参天大树里,将箭雨落在身后。

    “在那里!”

    裁决司确实称得上训练有素。几个持刀的廷尉厉叫一声,猛地向那棵树冲击,四面八方围拢,不顾被偷袭的危险,锁定唐桑花踪迹;半数射手弃弓,张开一张黑色的网,随时准备捕捉;另半数射手严阵以待,只消有半点风吹草动,便会毫不容情地射击。

    簌簌!

    就听枝叶窜动声,一道黑影从那棵树冲出。

    “动手!”

    十来把刀迅速劈去,俨然不要命的打法,只要有一刀劈中,就是他们的胜利。

    然那黑影,竟不过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一颗松果。

    簌簌!

    又听枝叶窜动,一道黑影从那棵树冲出。

    廷尉们一惊,以为用了诱饵,这回该是本尊,怒喝声中,黑网牢牢捕住黑影。

    “吱吱吱——”

    却原来是追着松果出来的松鼠,惊惶地在网里面左冲右突。

    “不好!”

    总算他们知道不好,唐桑花果然冲出,宛如饿狼扑入羊群,在持刀的廷尉当中掀起好一阵的腥风血雨。

    十来个廷尉,在几个眨眼间,尽被割喉而亡。

    鲜红的血,喷得唐桑花全身都是,独独那张绝伦的脸庞,依然干干净净。

    “异族奸细,死来!”

    扑网的廷尉纷纷抽出短刀,不要命一样冲上来。

    这些廷尉大多是江湖里高级的武者,单个或少数几个,都不能对唐桑花这等级的修行者造成威胁;然而要是数十个齐上,而且不要命地猛攻,就有点恐怖了。

    唐桑花目今的实力,终究还做不到“片叶不沾身”的境界,在杀死第十七个廷尉后,左手臂中了一箭,直接洞穿了手骨。

    此刻仍旧站着的,就只剩下十一个射手,虽然脸色因为惊悸而惨白,却没有一个退却。

    “李邕到底怎么调教你们的,一个个跟死士一样没完没了!”

    唐桑花站在原地喘了两口粗气,身子一矮,旋又突进,以比灵猴更灵活的动作攀上就近的树,天蚕刀顺势一抹,树上的射手的喉咙便被割断。

    枝桠上双足略顿,换了一口气,尽力一跃,消耗巨大体力,半空飞旋如梭,将又一波的箭雨格挡开来,落地的同时,猛然冲向另一棵树后的射手,天蚕刀完全洞穿了他的咽喉,鲜血从他的后颈处炸裂开来,在他身后的草地上渲出一朵花。

    这个时候,东方天投下来第一抹光,正好照那朵花上面,妖艳极了。

    “不走就统统留下!”唐桑花眼中杀意凌厉,转身磕飞一支箭,身子晃了晃,便朝下一个射手冲去。

    那射手的手正伸向箭筒,但却摸了个空,脸上不由露出惊恐之色。

    “哎呀没箭了,好遗憾哦。”唐桑花冲着他妩媚一笑。

    “啊!”那射手惊恐地大叫一声,狗急跳墙一样抽出随身的短刀,扑了过来。

    但就在唐桑花心神松懈的一刹那,射手突然狞笑一声,原本毫无章法的身法斗然一变,快的不可思议,一手握着短刀,一手按着短刀的柄,整个人都像一只箭矢,往唐桑花的胸膛刺来。

    “原来你就是这个参旗营的头目!”

    唐桑花虽惊不乱,千钧一发之际,竟顿住了冲势,并扭转身体。但并没有完全躲避,短刀划过她左边的锁骨直至臂膀,与此同时,天蚕闪电般划破了那射手的咽喉。

    裁决司最高者为指挥使,下面有两个指挥同知,各领两个总旗,一个总旗领四个参旗,一个参旗领三个校尉,一个校尉领三个校令,一个校令领五个廷尉。

    (本章未完,请翻页)廷尉是裁决司最低品阶的官职,也是正九品;而一个参旗营有四十五个廷尉,也就是唐桑花遭遇的这一波。

    每个参旗都是四品武者,对上二品武夫当然还不够看,可却在唐桑花身上留下了一道伤口。此次追杀她的共有八个参旗,若是每个都在她身上留下一道伤口,铁打的也活不成;更何况,还有两个总旗一个指挥同知和不知深浅的李继明。

    唐桑花强行运气,撇下余下的射手,闪身进入密林,用尽全力甩开追兵。

    半个时辰后,她气喘吁吁地停在一块干燥的岩石上,先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动静,然后才坐下来,深深吸了口气,咬着牙,将贯穿手臂的箭矢拔出,豆大的汗粒,从苍白的脸上滑落下来,没有血色的嘴唇疼得直哆嗦。

    取了金疮药,倒在伤处,然后撕了一截衣袖,绑住伤口。

    缓了口气,将药瓶对准左边锁骨的伤口,咬着牙敷药,好在伤口不深,血很快止住。

    “历来在裁决司的追杀之下,很少有撑过三天的。”

    就在唐桑花想要继续逃亡时,一个灰袍老人出现在岩石下的山坑里。踩着小碎石,一步步走过来,并抬头看着唐桑花:“能撑过四天,你已经是罪犯里的佼佼者了,若是束手就擒,说不定会被指挥使看重,收入麾下。”

    “徐牧云!”唐桑花眸光冷厉,声音却是娇滴滴的,“你都这把老骨头了,还千里奔波,你不嫌累,我都替你担心。担心你这把老骨头啊,来得去不得。”

    此人名叫徐牧云,擅剑,是蓝玉手下的两个总旗之一,三品武夫。

    徐牧云笑了笑:“老夫活到这个年纪,也够本了。”缓缓地拔出佩剑,双脚一蹬,便落到岩壁上,双足如有吸力一样,飞檐走壁,只两个眨眼便冲上了唐桑花所在的大岩石上。

    唐桑花又哪里不知追兵近在咫尺,根本无心恋战,徐牧云一登石,她便借着天蚕与他碰撞的力道向后飞跃,跃落大岩石后,钻入丛林中。

    可徐牧云的动作却更快,几乎在她钻入丛林的一刹那,他后脚已然跟进,剑身上的元气,看似软绵绵没有着力,划过虚空时,却有断层的错觉。

    当然,这确实是错觉,只不过附着剑身的元气太重,而挥剑又快如闪电,才会出现如此异象。

    唐桑花对此人根本不了解,哪想到他的剑看起来如此沉重,还能像飞一样追击,立时就吃了大亏。“嗤啦”的一声闷响,后背招到一记重斩,立时血流如注,踉跄数步,止不住身形,又撞到一棵树上。

    剧烈的震动,使刚刚包扎止血的伤口再次裂开。

    “徐老匹夫!老娘不杀你就不姓唐!”唐桑花咬牙切齿,但后方已传来密集的脚步声,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

    她厉喝一声:“吃我一个蝶蛊!”说着转身抬手甩出一物,看也不看结果,立刻回头冲入密林。

    徐牧云大吃一惊,连退数步,借一棵树挡住了那物。可那东西落地他才看清,只是一颗糖豆。

    “尽耍小花招!”他的脸沉下来,拔步追了上去。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