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剑倾国 82、离崖进阶

时间:2017-10-10作者:一介白衣

    燕离回到怨鸢楼没多久,连海钱庄的人,便将十份无影星丝送上门来。

    而这,正是他急需的东西。

    明天就是第二场内考。考核的内容是,所有参加的考生都将拿到一枚独属于自己的号码令牌,并进入皇家猎场“坤元山”,生存三天三夜。

    合格条件有两个,第一是保住自己的令牌不失。假如自己的令牌丢失,那么即使你抢到所有考生的令牌,都不算合格;第二是抢夺别人的令牌。一枚令牌代表一个学点,假如第一场文试是优秀,得五个学点,在这里就只需抢夺五枚,便算合格。

    假如第一场文试是普通,得两个学点,在这里便要抢夺八枚。

    由于姬纸鸢修改了院规,第一场文试由于劣等而没有得到学点的考生,也能参与第二场,所以劣等的考生,需要抢夺十枚。

    第二场内考是真刀真|枪的生死厮杀,丛林法则将在这里得到最大限度的展现。在这里不用顾忌杀人的后果,每个人心底深处最强的恶都会释放出来,化身修罗,遵从优胜劣汰的法则。

    当然,不要以为抢到足够的令牌,就能高枕无忧了。还要在危险重重的山林中平安度过三天三夜,才算真正过关。

    一枚令牌代表一个学点,考核结束后,这些学点都将被登记,成为你的东西。所以,那些强大的考生都会尽可能多的获取令牌。

    三天三夜的生死存亡,优胜劣汰之后,留下来的一批人,合格的进入内院,不合格的也各有前程。

    对于燕离来说,进入内院是在永陵生存的一张好牌,他可以躲在书院的庇护下成长,复仇也将变得更加容易。

    所以这次不但要在里面活下来,还要猎取十枚令牌过关才行。当然,还有王元庆拿走的五份星丝,也要他一分不少吐出来。

    以现在的实力,不考虑底牌,则很难完成目标。假如暴露底牌,能灭口还好,不能灭口,会多上很多的变数。

    将离崖祭炼完整,也就成了必须要做的事了。

    按离崖已投入的星丝来看,将它祭炼完整,最少还要十份星丝。连海长今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出的价格,使得燕离无法拒绝。

    只能说,不愧是做买卖的人,牢牢抓住燕离的底线。

    由于燕离还没有开发出下丹田,只能选择外炼。

    外炼就是在外部祭炼。祭炼宝器的方法,几乎每道法门都有介绍,这也是每个修行者的必修课,所以燕离并不陌生。

    将离崖拔出来,放在一边,从锦盒里取出一份无影星丝,放在左手手掌心。

    运转法门,无数剑影从虚无诞生,并想象着使他们穿过手臂,注入星丝里。

    星丝是最贴近能量体的珍宝,所以它几乎没有挣扎,任由剑影灌入其中。

    接着,星丝开始按燕离的意志融化成液。一份无影星丝只融出一滴,便已是极限。

    燕离的右手握住离崖,如法炮制,将剑影注入剑身。

    剑身得到元气的注入,逐渐变得充盈起来。

    但在这里不得不说的是,离崖是残缺品,注入的元气,会以一种特别快的速度消散,就像一个筛子,完全无法蓄力。

    外部施加的力道,也是同理。就像一开始施展的洗心诀,只有加上剑鞘,外部力道才能吸收,而剑鞘也在另一种程度上,阻止了力量的外泄。

    要不然,他击杀张志雄的代价,会更加惨烈。

    将融化成液的星丝轻轻导入剑身,再以同源的元气辅助化解,扩散到剑身里,使二者融为一体。

    隐约间,离崖的剑身确实有着变化,变得更紧致了些。当然,即便从布帛变成面团,本质还是没有改变。

    接下来,燕离将一份份星丝投入其中,到了第十份,离崖剑身突地发出淡淡的白色暖光。

    光晕像烛火氤氲出来的火圈,层次分明。

    过了片刻,层次分明的光晕逐渐收拢,每收一分,剑身便更清晰一分,直到光晕全部融入,剑身也终于有了实质的感觉。

    燕离知道,离崖到了这阶段,算是完整的胚胎了。

    他举起来,手指轻轻在上面抚过,触感如夏天夜里的河水,十分温凉舒适。

    剑身依然是半透明的,但剑脊上反射着兵刃的质感,微露锋芒。

    燕离却知道,不是他意外祭炼出了极品,而是剑心具象的功劳。

    当然,剑锋果然是钝的,别说杀人,砍人都不疼。

    重将元气注入,一层淡淡的白光笼罩着剑身,在剑锋处更是凝成薄薄的模具,却比剑锋本身更加锋利。元气注入后,也不再像漏斗那样消散,这证明他的猜想没有错。

    燕离欣然一笑,以后对敌,终于不用都靠洗心诀了。洗心诀虽然遇强则强,能够越阶强杀,但每次都把自己搞得满身是伤,也不是什么好事。

    接下来三天三夜的厮杀,仅靠宝器还不够。

    收起离崖,他取出青莲剑歌,开始琢磨后三式。

    后三式显然与第一式不同,都是用通用文写的,燕离推测是苏羽按着青莲残式自创出来的招式。

    果然,这点程度的剑诀,燕离只用了半个时辰便融会贯通。

    不知该说苏羽的实力层次低,还是他的悟性高强。

    当然,招式的增加,对他人而言,兴许是实力的增强。但对燕离而言,他只能用一招来决出胜负,如果不能,死的就是他。

    所以,更多的招式,只是意味着拥有更多的选择,实力并没有增强太多。

    一夜无话。

    翌日,十月二十。

    燕离起了个大早,匆匆吃过早饭,就赶往书院。就算用膝盖想也知道,连海长今一定会找他分享昨夜的风流韵事。

    书院今天人异常的多,好像连普通学生都被集结起来似的。

    今天不愧是书院的大日子,连山主张大山都现身了,正经地说了一番勉励的话语,就让监院曲尤锋带领考生前往坤元山。

    坤元山位于永陵北面,是由绵延数百里的山体组成的。

    队列来到一个山谷外,开始分组。分组是老例,各个组别由内外两院教习带领,分散到坤元山各个入口,以免考核初期就引发大规模的乱斗。

    这场考核真正的用意,是考验考生的意志、智慧以及面临险境时的应对能力。只有脱颖而出者,才值得书院倾力培养。

    燕离恰好与唐桑花分在一个组。由沈流云以及一个不认识的外院教习带领着,前往坤元山东面入口。

    到了入口,沈流云给出了最后调整时间,让考生们自由行动。

    “喂,你难道还没发现问题吗?”唐桑花找到了燕离。

    燕离白了她一眼,道:“你是说多了些生面孔?”

    唐桑花撇了撇嘴,“我还以为你什么都没发现。”

    燕离道:“你知道他们是谁?”

    唐桑花得意一笑,道:“你以为本姑娘是谁,人家可是唐桑花。”

    “那就请唐姑娘大发慈悲,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吧。”燕离笑着道。

    唐桑花娇笑着:“看在你态度诚恳的份上,本姑娘就替你解惑吧!”

    然后凑到了他耳边,吐气如兰道:“那些都是王元庆那个阶层的权贵子弟找来的鹰犬。”

    燕离顿时恍然大悟,联系前后因果,心知与院规的修改有关。

    唐桑花的体香是纯天然的月桂花,又甜又美,让人直想一口吃掉她。

    加上是她主动依偎过来,好像给人一种暗示。

    但燕离却知道什么人的便宜可以占,什么人不可以。

    他不动声色道:“你告诉我答案,不是简单的想告诉我吧?”

    唐桑花弹了个响指,美目流转着媚意,道:“猜对了!我们在永陵没有根底,你不觉得应该联起手来对付他们么?”

    燕离意味莫名笑道:“这正是我所想的。不过,战利品如何分配?”

    唐桑花竖起三根纤细的手指,道:“我修为比你高,我七你三。”

    燕离也竖起四根指头,道:“我经验比你丰富,我六你四。”

    唐桑花媚眼如丝,道:“人家有制胜的法宝,我六你四。”

    燕离色眯眯地看向她的胸部,道:“你是指色诱么?五五分!”

    “人家是指这个啦!”唐桑花俏脸微晕,也不知是羞是恼。然后伸手在燕离的眼皮上抹了一下。

    燕离突然发现唐桑花身上似乎有淡绿色的光。确切的说,是唐桑花手掌上的药粉。

    “它叫流萤粉,无色无味,一种追踪定位用的药粉,沾上之后,会时刻朝四周挥发,只有像这样抹一点到眼皮上,才能看到流萤粉留下的印记。”

    她说着,又取了个小药包给他,“哼,便宜你了!”

    这时沈流云正好下了集结的命令,由那位外院教习分发令牌。

    每个入口都有个迷踪林,每个迷踪林都有数十条进入坤元山的通道,每隔半刻钟就让一个考生进入迷踪林,随机选择通道,这样能最大限度保证不被前面的人伏杀。

    “以取到号牌为准,以次入山!”沈流云一声令下,考生开始入山。

    内考第二场正式开始。

    ~~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