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剑倾国 22、在场诸位都是蠢货

时间:2017-10-10作者:一介白衣

    不但没有副作用,还有了意外之喜。

    胸口处,因为方才激烈交锋的缘故,中丹田竟因此扩大了数倍。

    看这规模,已是即将突破五品。

    原本预计要十天才能完成的积累,居然在短短几个时辰内完成了。

    今天修行的时间过长了。这时正好听见更夫报了三更的时辰,燕离便和衣而眠。

    翌日醒来时,已将近辰时。

    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没有发现异常,倒是胸口中丹田处,昨晚还空空的,今天已经是澎湃如潮,鼓荡如雷,让燕离有种从乞丐变成了富家翁的荒谬感。

    在以往,燕离对于元气运用,可说节俭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如今突然一下子多了那么多元气,反倒让他无所适从。

    起床洗漱,在大堂随意用了些早膳,便赶往书院。

    今天可是书院开课的第一天,数百各地修行者,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

    越过演武场,远远就见一幢幢飞檐拱角高低起伏,掩映在一条登天似的白玉阶梯后面,路旁栽了两排高耸笔直的白杨,这时节,已是满目的青黄色,落叶纷纷扬扬,打着旋儿,宛如蝶儿般翩翩舞动。

    燕离正欲踏上第一级阶梯,就听到一个声音喊道:“燕兄等我一等。”

    他定住脚步,回身看了一眼,却是赵启平。

    赵启平气喘吁吁地跑到近前,道:“起晚了,原打算跟燕兄一起过来,向小二哥打听,说你已经来了,我就赶过来了。”

    他的语气不复昨日那般随意,带着些许恭敬和讨好的意味。

    燕离心如明镜,淡淡一笑:“那就走吧。”

    两人一起登阶,走了十来级,赵启平终于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余牧人昨天没有找燕兄麻烦,肯定在酝酿更歹毒的法子,燕兄可千万要小心才是。”

    燕离道:“你跟我走得那么近,就不怕他连你一起报复?”

    赵启平笑道:“毕竟我是书院的学生,他要是敢大张旗鼓,传到圣上耳朵里,恐怕会吃不了兜着走。”

    顿了顿,又道:“书院虽是权贵的天下,但只要我们这些没根没底的人团结起来,还是大有可为的。”

    他眼珠子微转,语气略带蛊惑,“其实以燕兄的昨日的表现来看,现在书院恐怕没有人不认得你,相信如果是燕兄挑头的话,一定会有很多人投奔,这样一来,燕兄在书院的影响力就会越来越大,余牧人也会更加顾忌。”

    真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啊。

    燕离若有所思地瞥了他一眼,不置可否道:“你认不认识唐桑花?”

    赵启平惊愕一瞬,道:“她可是书院排名第四的风云人物,据说她长得十分美貌,是很多学生倾慕的对象,不过她的实力很强,等闲都不敢与她亲近,燕兄认识她?”

    燕离道:“见过而已。”

    走不多时,即将到顶,就见一个牌楼座立在尽头处,上面铁画银钩,从右到左,题着“书院”两个字。

    那两个字,扑面而来的杀伐气息,使得燕离都忍不住停下脚步。

    (本章未完,请翻页)心里忽然一动,目光随之一转,就见牌楼左右还有字:

    右边写着:屠尽关山三千万。

    左边写着:延得山河五百年。

    气势之磅礴,宛如万千条飞龙齐齐腾跃,又仿佛看见一个身穿龙袍的伟岸身影,高举宝剑,呼喝儿郎冲锋。

    这就是号称千古一帝——武帝姬凤来的生平夙愿。

    这座牌楼,正是武帝创立书院时所设。

    关山位于元州的容城,帝国大军在容城设下关隘,阻挡荒人大军的侵掠。

    赵启平出身元州一个小村落,深悉异族之害,此刻禁不住的热血沸腾,眼眶甚至有些湿润:“屠尽关山三千万,延得山河五百年……我辈应追随武帝的脚步,完成她老人家的夙愿……”

    燕离神色淡漠,径自穿过牌楼。

    父亲一生为帝国鞠躬尽瘁,换来了什么下场?

    直至今日,帝国都不曾给天下人一个说法,当年的白府灭门案,到如今又有多少人记得?

    跟随人流,走到了一个空阔的广场外,中央处摆一个石像,赫然又是武帝。

    数百学生稀稀拉拉地站立,三五成群,正在热烈交谈。

    也有些人,想过来与燕离攀谈,但见他脸色不好看,识趣地放弃了这个打算。

    “燕兄,你怎么一声不响就走了……”这时赵启平追上来,埋怨地说。

    燕离冷道:“我去哪里,还要向你报备?”

    “当,当然不用……”

    赵启平心里一惊,不知哪里恶了他,连忙道:“只是突然不见了燕兄,担心你迷路……”

    他轻咳一声,转移话题道:“这里是教舍,外院的教习就在这里集中制定课业,等会他们会来给我们划分堂座,人太多,不好授课。”

    “通通给我按列站好了!”就在这时,一个如雷般的吼声从教舍里传出来。

    就见教舍里鱼贯出来十多个人,为首是个怒目金刚似的白胡子老头,他身着宽大、绣着金线的白袍,目光锐利如刀,扫过全场。

    他一出来,全场立时噤若寒蝉。

    又从四面八方涌出来数十个黑色劲装的将士,将众学生一阵推搡,很快排出了个整齐的方阵。

    那老头这才满意点头,道:“我是张大山,今后好好修行,不要丢了老子的脸。”

    说完,径自走了。

    众人全部傻眼。

    老头身后一个四十出头,华服裹体的冷峻男子走出来,冷冷道:“我是监院曲尤锋,从今往后,只要你还是书院的学生,就必须服从我的管教,违逆者杀无赦!”

    说完,也径自走了。

    赵启平在燕离耳边小声说:“张大山便是书院的山主,修罗榜排名第四,他的脾气不好,一旦发怒,连圣上也敢顶撞,燕兄可千万别惹到他……曲尤锋是山主的亲传弟子,修罗榜排名第十,据说他不但精擅剑术,还自创了剑掌之术……”

    这时又出来一人,身量中等,面目冷淡,赫然就是昨天在演武台

    (本章未完,请翻页)下负责录籍的教习。

    “我叫常山。”他扫了一眼人群,“从今天开始,直到内院考核为止,由我负责为你们安排课业,我让你们学什么就学什么,我让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是胆敢质疑,立刻逐出书院!”

    赵启平在燕离耳边小声提醒:“燕兄,此人也不是个善茬,你昨天扫了他的颜面,他绝不会善罢甘休,要小心提防……”

    燕离微微点头,算是承了这份情。

    常山见无人开口质疑,还算满意,立刻喝道:“现在开始分配堂座,燕离出列!”

    唰唰唰!

    所有人的视线一下子集中到燕离身上,余牧人排在最前列,此刻脸上正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看着燕离,像看一个死人。

    燕离恍如未见,施施然地走到了头前。

    常山淡淡道:“想必你们都知道了,昨日校验真名,燕离被圣上钦定为三等大天众,所以列为甲字院一号,没人反对吧?”

    甲字院一号,说的是甲字堂座的第一位学生,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意义,但第一位在人们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特殊,所以历来都由实力最高的那个人坐上这个位置。

    常山的话,立刻将燕离推到了风口浪尖。

    真名不等同实力,一个七等或人的四品武者,可以杀几百个三等大天众的武人,书院前十,最弱的都是四品武者。

    “我反对,我反对……”

    “我要向你挑战,赢了是不是我来当甲字一号?”

    “打赢我,你再觊觎一号的宝座!”

    反对声浪如潮,似乎要用唾沫将燕离淹死。

    燕离无动于衷,他的眼睛在人群里扫视着,最终定格在前排的几个人身上,他们身上的气息最为浓烈,而且熟人还真不少,唐桑花、连海长今赫然就在其中。

    唐桑花朝着他嫣然一笑,然后眨了眨眼睛,好像在说,我没意见哦。

    连海长今也是朝他一笑,倒是场内为数不多的善意。

    燕离的目光又转向余牧人,后者正好整以暇地抱着膀子,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他轻声一叹,像似喃喃自语般道:“唉,据说不经过对方同意,就进行决斗的人,会被凌迟处死……武帝真不愧是千古一帝,居然制定了那么伟大的律令,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嘛……”

    他的声音并不怎么大,偏偏就挤入了声浪中,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众人一听也是,再怎么叫嚣,燕离只要拒绝,就没人能动他,喧哗逐渐静止。

    燕离的嘴角飞扬,道:“诸位可能不知道,这世上有两种人……”

    他只要一开口,就必然会成为焦点。就像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被他的话语吸引过来。

    他竖起一根指头:“一种是负责指引方向的领头羊。”

    他眼神里的锋芒肆意铺张,竖起第二指头:“一种是盲从的蠢货,稍一挑动,就热血沸腾找不着北,可一旦冷却,又会像墙头草一样左右摇摆——不用东张西望了,我说的就是在场的诸位!”

    (本章完)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