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剑倾国 77、落日朝歌

时间:2018-07-11作者:一介白衣

    “是你治好我的?”燕离忍不住道。

    “举手之劳。”苏星宇道。

    “是她找来的?”燕离道。

    “她?”苏星宇一愣,旋即反应过来,笑着道,“噢,你说采薇妹子啊,她出去回收她的宝器了,我是来樱幽涧找她,碰巧撞见你们的。”

    燕离活动了一下双手,发现左手的食中二指也已得到矫正,“多谢先生相救。”

    苏星宇连忙摆手道:“别别别,你我年纪相当,这么喊我可受不起,就叫我一声苏兄吧,或者名字也行。”

    “苏兄,我昏迷多久了?”燕离道。

    “好一会了,我还出去采了药,怕有三、四个时辰了吧。”苏星宇道。

    燕离大吃一惊,道:“那宿将不是已经死透了?”

    苏星宇一听,顿时停住了动作,皱眉不悦道:“你叫燕离是吧?我听采薇妹子说了,你是为了宿将而来,你也见识过宿将的实力了,林荣皓都不是对手,而你连林荣皓都打不过,怎么还惦记着宿将的事情?”

    见燕离沉默不说话,他皱着眉头继续道,“宿将还没死,不过我不会再让采薇妹子跟着你胡来了,至于你想做什么,我是管不着的。”

    “多谢。”燕离道。

    “我要带走你的帮手,你还谢我?”苏星宇诧异道。

    燕离还是沉默。

    苏星宇沉吟了片刻,道:“你可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悄悄去观察过战场,兽潮的情况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首领级星陨兽遍地都是,剑庭的死伤很重,再继续下去,我估计他们连‘十二元辰破杀阵’也摆不出来。而且天黑之前,援军能不能到还很难说。”

    “另外还有奉天教徒,”他顿了顿,“他们的目标也是宿将,你去了根本不可能有机会的。”

    燕离目光微闪,道:“剑庭的余秋雨是不是也在战场?”

    “你认识余剑子?”苏星宇道,“他是抵抗兽潮的主力,我两个时辰前看到过他,当时……还算完好吧,现在什么情况就不知道了。”

    燕离一听,当即挣扎着要站起来,可是这一动,剧痛再度来袭。

    “你这是要干什么?”苏星宇愕然道,“就算你想争夺宿将,也要先把伤给养好啊。”

    “不能再等了。”燕离咬着牙摇头道,“帮我告诉顾采薇,若我能活下来的话,合作依旧有效。”说着便踉跄着往外走。

    “若是不能呢?”苏星宇淡淡道。

    燕离没有回答,继续往外走去。

    “慢着。”苏星宇有条不紊地将磨好的药材倒入小药炉中,“喝了这碗药再走吧,会让你舒服一点。”

    燕离也不好拂了他的美意,只好停下来等着。

    苏星宇隔空虚指,小药炉里的汤汁便自飞出来,落到了摆好的碗中。他端起来走向燕离,“这一味处方名叫‘落日朝歌’,和不落城独门秘药‘九转续命丹’类似,可以压制住你体内一部分的伤势,也就是说,现在是辰时,到了落日酉时,伤势就会重新复发,而且更为严重。”说着递给燕离。

    燕离一怔,接过来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然后果然发现剧痛消失了大半。

    “这是采薇妹子的主意。”苏星宇意味深长地补了一句。

    燕离心中微震,沉默良久,道:“替我谢谢她。”语罢放下碗,转身大步离去。

    苏星宇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奔波了半天,也觉得有些乏,便找了个干净的地方打坐。

    没过多久,他忽然听到洞外有脚步声,便睁开眼睛,“他已经走了。还说若他不死,合作依旧有效。”

    顾采薇已然梳洗一新,闻言点了点螓,道:“苏大哥,我们也回去吧。”

    “走。”苏星宇站起来。

    二人出了山洞,便朝白水城的方向而去。

    但是走到一半,顾采薇忽然道:“苏大哥,你说这场兽潮会不会是星陨兽与人族开战的序幕?”

    “极有可能。”苏星宇道。

    “我们作为人族的一份子,不见证一下岂不是可惜了?”顾采薇道。

    苏星宇道:“你说的没错。但我们已经见证过了。”

    “我是说,”顾采薇娇声道,“不参与进去好像有一点点可惜。”

    苏星宇叹了口气,苦笑着道:“反正即便我拒绝,你还是会回去的。毕竟你就是这么样一个我行我素的人。”

    他虽然在苦笑,可是眼睛深处却带着满满的宠溺,“而且你也知道,我是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苏大哥,你这样人家会忍不住心动的。”顾采薇那张不知是喜是嗔,却宜喜宜嗔的俏脸上,略带着矜持的笑意。

    ……

    往前推四个时辰。

    此时离天亮还有些时候,可即便天光亮起来,也被黑云挡住,根本透不进来,所以在这个昏天黑地的战场里,根本无所谓白天或者黑夜。

    却说奉天教徒一行六人来到核心战场,只见方圆千丈之地一片空空荡荡,一只星陨兽也看不到,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痕迹,而且一人一兽仍在激烈交战。

    似乎都感知到了不速之客,双方分开,凤九负着手,立在一道剑影之上,淡淡地扫视过来。

    “凤小鸡儿,宿将由我们接手了,还不快给你爷爷退下去?”秃鹫狂笑着排众而出,裂变之力向凤九汹涌而去。

    但是他的话音方落,身体就被先一步到来的剑影斩成两片。

    过了片刻才重新愈合,仍然狂笑着,“怎么,听不到你爷爷讲话?你这个不孝子孙!”

    迎接他的是漫天的剑影,每一道都是独立的剑诀,每一道独立的剑诀,都能将他杀死一次。

    秃鹫接下来就是各种死法,每次复生的一瞬间,还没说出两个字,就又成了一具尸体。

    “凤……”

    “小……”

    “鸡……”

    “儿……”

    “你死……”

    “爹了……”

    “够了!”莲一个闪身,挡下了剑影,但她那充满憎恶情绪的美眸,却盯着宿将,杀机凛然地道,“两人挡住凤九,其他人全力对付宿将!”

    “我先上了!”怠惰的丹仰头灌了一大口酒,大笑一声,疾步冲向宿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