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剑倾国 52、世界很大

时间:2018-04-16作者:一介白衣

    ,精彩小说免费!

    燕离知道不反抗还有一线机会,反抗的话,事情就会变得不可收拾。

    但是他很快认识到这又是一个错误。

    就是说无论怎么选,前面等待他的,都不是什么歌者的天堂,没有一堆歌功颂德的信徒,只有一群披着正义的凶神恶煞。

    才堪堪进入鹰衙司的院子里,孤鹰就已经忍不住,突然返身一拳重重地砸在燕离的腹部。

    这一拳没用上真气,单以孤鹰的肉体力量,就让燕离飞跌出去,摔倒在地上,只觉腹中翻江倒海,忍不住地大吐苦水。

    他刚好摔在李邕的脚边,后者用一种嘲蔑的神色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但是没有说话。

    孤鹰走过来,重重地一脚踩在燕离的胸膛上。

    燕离“哇”的吐出一口血来,只觉一阵阵的天旋地转。

    孤鹰踩着燕离,眼睛里是无止境的酷寒,“小杂种,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

    燕离喘了口气,咧开充斥着血丝的嘴一笑,“还真是不容易,对吗?”

    孤鹰的脸一下子微微扭曲起来,抬起来又是一脚踩下去,可以听到非常轻微的“喀嚓”的脆响,但凡听到的,无不知道那必然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燕离的脸痛苦地皱成了一团,不住地呕着血。

    “你知道本座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吗?”孤鹰不等燕离回答就自顾自说下去道,“本座最大的优点就是耐心,一天不抓到猎物,本座一天不会放手。一旦被本座盯上,这世上没有一个猎物能逃出本座的手掌心。”

    李邕道:“大人,您有的是时间和方法炮制他,这里显然不是一个合适的场所。”

    孤鹰瞥了他一眼,道:“你说的没错。把人押进去,你给本座亲自看住他,本座去处理一点事,随后就到。”语罢转身就走。

    李邕抬了抬头,示意手下把燕离押起来,然后往地牢的方向走去。

    “从神州开始你就嘴硬,死到临头也要在口头上占点便宜,现在你知道世界很大了,也知道即使是像你这么样一个人,也不能什么事都掌控在手里的。”

    “那又怎样……”燕离喘着粗气道,“难道我还要向你们求饶不成?”

    “笑话!”李邕厉声道,“你害得陛下流落巨鹿境,我做梦都想着要你的命!求饶是不可能的,我能肯定地告诉你,你的命途到此为止了。”

    燕离勉强地扯起嘴角笑着,“你肯定的事情一点也不少,发生变化的却也一点也不少。”

    “死到临头你还要惹我生气。”李邕幽幽地说道,“我只是要你的命,并不想折磨你,劝你不要让我改变主意。”

    ……

    刘府。

    作为双仪监司座的妻子,刘夫人在天上京当然也算得上贵妇行列。

    现在她这个贵妇,却已被一个人吓得花容失色,因为全府的护院加起来,都不够此人一根手指头打的。

    这个人面色黝黑,身材高壮,闯入府中如入无人之境,很快就将她的两个孩子抓住,并且要向她逼去。

    “你是谁……”刘夫人一面颤声道,一面后退着,她的眼睛却在瞄陆汗青的身材。她从未见过如此健壮的男子,丈夫刘嘉明虽然一表人才,却是个弱不禁风的书生身材。加上一些难言之隐,这个久守空房的活寡妇,突然就有了些小心思。

    陆汗青走过多少的路,吃过多少的饭,刚刚经受一场打击的他,正好也想放纵一下,便嘿嘿淫笑道:“我当然是上天派来拯救夫人的使者。”

    刘夫人见他胁下还夹着自己的一双儿女,总算还记得起来他是来行凶的,慌忙说道:“放了我孩儿,我什么都随你。”

    这句倒是心里话。

    “这可由不得你。”陆汗青狞笑一声,走上去抓住她便走。

    来到不远处另一所小屋子,先将小孩用绳子绑了,然后把刘夫人带进了房间。

    等到袁复论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提了裤子舒爽地走出来了。

    袁复论还不知道发生何事,但见刘夫人衣衫凌乱,满脸潮红地走出来,皱眉道:“人质你都不绑一下,未免太不负责任了吧!”

    “放心,她已经离不开我了。”陆汗青嘿嘿一笑。

    “淫……淫贼……”刘夫人发出一声不知是娇嗔还是愤怒的叫骂。

    袁复论头疼地揉了揉脑袋,“你的青梅竹马才刚刚离你而去,你就勾搭了一个,要不要这么没有底线啊?而且还是……”

    “你懂个屁。”陆汗青吹起了口哨,“就是要这个年纪的才够味道。”

    袁复论想到他的出身,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迟早玩出火来的。”

    “这把年纪够了。”陆汗青耸了耸肩。

    “废话少说,我已经约了那两个人,在冬月茶楼碰面。”袁复论淡淡道。

    “那就走吧,还耽搁什么?”陆汗青道。

    袁复论道:“这件事我们做得草率,要做好被朝廷追究的准备。”

    “时间如此紧迫,”陆汗青道,“谁还能有更高明的计策?我跟你讲,往往就是这种下三滥的招式管用,你别看刘嘉明修了半篮子浩然正气,等会你看我怎么治他,保管教他服服帖帖。”

    袁复论面无表情道:“我不是担心这个。我不过是想告诉你,必要时刻,我带小王爷跑,你来断后。”

    “你妈妈的,为什么不是你来断后?”陆汗青龇牙咧嘴道。

    “你跑得有我快吗?”袁复论冷笑。

    “走走走!”

    ……

    姬玄云抬头仰望着皇宫大门,冷峻的外表下,是一颗忐忑不安的心。

    上一次来这里,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他才十岁,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向往和期待,直到感受到了那些叔叔伯伯们的恶意与嫉恨之后,这里就成了他最厌恶的地方。

    他无法想象,为什么一个个跟他有血缘关系,明明应该是亲人的人,会对他们如此冷漠与排斥,难道就因为他们占据了一个离恨宫?

    血缘的纽带,居然还比不上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抬脚踏步,他对着守卫冷冰冰地说道:“我是姬玄云,我要见圣皇。”

    ps:感谢莫兩枫蓝、小馒头二位老铁的打赏支持!!感谢十好and青年的月票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