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剑倾国 第45章 刀光剑影

时间:2018-01-27作者:一介白衣

    “决斗?”

    “你疯了吗?”

    所有人都像在看一个疯子。

    沈流云蹙眉道:“白痴!你在想什么?”

    “猪头你死定!”姬玄云也大翻白眼。

    白玉歌幸灾乐祸地笑道:“红颜祸水啊红颜祸水。”

    诸葛小山不禁望向燕朝阳,无力地道:“你弟弟平常都是这么乱来的吗?”

    燕朝阳想了想,点了点头。

    “居然还没死,真是个奇迹。”诸葛小山惟有报以苦笑。

    陆云音看着伏矢。

    伏矢轻蔑地瞟着燕离,“你,决斗?不知死活。”

    燕离只作不见,站了起来,向陆云音拱了拱手,“前辈是高人,小子初出茅庐,有些狂妄,还请见谅。不过小子指的决斗,自然不是我跟前辈,而是我跟前辈的弟子,如此才算公平公正的决斗。”

    此言一出,顿时满场嘘声。

    沈流云简直被他气得乐了,“混小子,以为自己是谁呀,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燕离面对满场嘘声,淡定自若地道:“我相信这场生死决斗,也是您的学生乐于见到的。”

    说着转向马关山,嘴角微扬,“马兄,你说是吧。”

    马关山霍然站起,冷冷地道:“燕离,你那随时随地利用别人的本性,还真是一点也没有改变啊。”

    “这不正是你所期望的。”燕离淡淡道,“给你一个更堂皇的理由杀我,无需愧疚,无需抱憾,你不过杀死一个该死之人罢了。”

    马关山深吸了口气,然后望向陆云音和伏矢,“老师,师娘,请给我一次机会!”

    陆云音轻轻地点了点头。

    伏矢自无不可,杀机满面地说:“杀了他!”

    马关山深深行了个大礼,然后转向燕离,冷冷地道:“燕离,我的老师和师娘都是没什么花花肠子的爽快人,但我不一样。你告诉我,你拿什么来做赌注?什么赌注值得两百万?别告诉我是你的命,在我眼中,你的命一文不值!”

    “不就是两百万吗。”姬玄云冷哼一声,“燕离若死,这笔账小王替他付!”

    “好!”马关山目光灼灼,“看来你也遇上贵人了,这倒也算公平。”

    “慢着。”

    就在这时,金镶银沉沉开口:“你们莫非已经忘了,这里是我的客栈。”

    “金老板放心。”燕离笑道,“决斗自然放在外面举行。”

    顿时有人讥笑道:“怎么,决斗可是你提出来,难道要拖到黑龙王过后才开始?那时还有什么看头,你俩这不是在唱戏吧。”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在黑龙王过后决斗?”燕离道。

    “那你什么意思?”那人道,“莫非你俩要在黑龙王里头决斗?”

    “此次决斗,若放在客栈内,才是真的乏而无味,对前辈也是一种侮辱。”燕离掷地有声地道,“我辈修行者,挑战天地巨威,正是不屈从于命运的抗争!”

    “若你害怕,就当我没说。”他斜睨着马关山。

    “我会怕?”马关山冷冷地笑了起来,“小爷自打出生以来,就不知道‘害怕’这两个字怎么写。”

    客栈内顿时响起了各种口哨和推波助澜的声音,一时好不热闹。

    这岂非就是喜闻乐见的事?免费的大戏总是让人兴奋的。

    金镶银暗暗点头,道:“可以,如果二位都决意如此,店内有个暗道直通外面。”

    “还等什么,走吧。”燕离当即跟着小二哥去。

    龙门客栈的密道,并不算很隐秘,就在灶头底下,掀开一层铁板,就露出一个地洞。

    地洞下别有洞天,穿过长长的黑暗的甬道,来到一个宽敞的密室。

    小二哥拿了两条粗壮铁链过来,“掌柜说佩服二位的英勇,所以吩咐务必要让二位有个生还的机会,若被卷入黑龙王之中,可就必死无疑了。”

    “多谢。”二人各自将锁链缠上,另一端缠在密室底下的。

    二人自密道口出到外头,顿觉异兽的咆哮如在耳畔。

    他们实在低估了黑龙王的恐怖,一来到外面,险些就被飓风吹走,如果不是借助锁链,怕是连站也站不稳。

    在如此的环境之下,对修行者的考验真是无比的严峻。

    燕离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形,一手攥住锁链,一面扫望着四面八方的茫茫沙尘暴。

    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周身都是灰茫茫的一片,仿佛就在风暴的中心。

    但是有个感觉却真切地告诉他,现在还仅仅只是边缘而已。

    终于,在眼睛逐渐习惯了环境之后,他隐隐约约从一个方向看到了黑色洪流。

    不是只有一道龙卷风卷起来的洪流,而是一整面的方向,都是黑色的洪流,粗略估计,不下百里之广。

    宽达百里,长不知几里的黑龙王,从极远的地方,以一种恐怖的速度蔓延过来。

    那种咆哮愈来愈清晰,愈是清晰,愈是让人感觉到自己的卑微和渺小,灵魂都在发出战栗。

    二人出来后,都是久久的无法回神,以至于差点忘了出来的目的。

    “决斗吧。”不知哪个人突然开口。

    终于那种氛围开始渐渐地弥漫。

    俩人不是同舟共济的患难友人,而是准备相互厮杀的生死仇敌。

    那种凝重一下子就淡化了沙尘暴的影响。

    有一种名为杀机的东西在发酵。

    距离也不太远,不到两丈。

    因为若是远了,根本连衣角都看不到。

    “我想不到你会出来。”燕离忽然道。

    “你后悔了?”马关山讥笑道。

    燕离挑眉道:“我的字典里,也从来没有‘后悔’这两个字。”

    “那我倒要问你一问!”马关山咬着牙,“那一天你要杀我,是认真的吗?”

    燕离默然。

    不说话就是默认。

    马关山得到了答案,杀机更甚,“我和你决斗,不为了陛下,因为她自会找你算账!也不为了什么狗屁道义,因为我不是什么正义使者!我只不过要为自己讨个公道!”

    “我知道。”离崖缓缓出鞘。

    “你知道就好。”乌魔刀缓缓出鞘。

    没有试探。

    不需要试探。

    在这随时会死的环境下,试探就等于慢性自杀。

    现在一把刀和一把剑已经蓄势到了巅峰。一剑倾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