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剑倾国 41、城中城

时间:2018-01-03作者:一介白衣

    二人对视一眼,各自心中有数,做好了随时厮杀的准备。

    马车行进的不是飞鹏堡的大门。

    飞鹏堡座立在城中心,四周围是宽阔的湍急的河道,隐约可见船坞的影子。

    四个方向都有一座吊桥,但只有正大门的方向没收,守卫十分森严。

    作为上官金虹的儿子,上官飞鸿理所当然地走正大门,可是马车却拐向了侧门。

    即便是侧门,也着实不小。

    马车来到桥头,铁索便“铮铮”地响,深黑色的泛着金属光泽的桥(身shen)便缓缓地放落下来。

    张劲向车夫使了个眼神,马车便即启动,他乘一匹马跟在车旁,漫不经心地说道:“大公子近来的脾气不是收敛很多了么,难道是故态复发?看来小人有必要向帮主汇报了。”

    “演过头了……”燕离总算明白过来,这厮果然在怀疑他了。

    流木冰见歉然地传音道:“这和燕公子无关,是天策楼的(情qing)报有问题。看来上官飞鸿越来越不受待见了。”

    燕离冷冷道:“张劲,我他(日ri)得势,你最好不要求饶!”

    张劲哂笑道:“大公子,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便悬梁自尽,不用脏了您的手。”

    流木冰见幽幽地叹了口气:“世人蝇营狗苟,已多艰苦,他出(身shen)在飞鹏堡,得天独厚,却不思进取,放纵灵魂的堕落,实在太可惜了。”

    燕离道:“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坚定不移的信念。更多的是不知道自己在堕落。每个堕落的理由不尽相同,却有一个共同点。”

    “什么共同点?”流木冰见道。

    “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燕离道。

    “倒也不尽然。”流木冰见道。

    燕离神色微动,道:“你有别的高见?”

    流木冰见笑道:“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岂非接近于无(欲yu)无求的圣人?”

    “此人自然不是。”燕离道。

    “不错。”流木冰见道,“上官飞鸿其实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所以他纵(情qing)酒色,今朝有酒今朝醉。等到他醒悟过来,想要过更多的这种生活,必须要先努力奋斗时,已经太晚了。”

    燕离若有所思道:“酒色成了他(身shen)体的一部分,镌刻在他的灵魂里,离不开逃不脱。”

    流木冰见道:“他渐渐发现自己在漕帮的地位(日ri)益低下。”

    “于是他越来越焦躁。”燕离道。

    流木冰见道:“越是焦躁,他越是无法看清楚未来,只能跟随着感觉走。”

    “一旦受了气,便在女人(身shen)上发泄。”燕离道。

    流木冰见笑着摇了摇螓,道:“现在知道这些,于现状无补,燕公子,如果等会真的出现意想中的(情qing)况,我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只管先逃不用管我。”

    燕离笑道:“怎么好意思让美人留下为我断后?”

    流木冰见保持微笑,道:“我希望燕公子偶尔能正经一些,不要把我当成女人看待。”

    这时马车停下,张劲的声音便响起来:“大公子,账房到了,劳您下车。”

    燕离朝流木冰见伸了伸手。后者戴上面纱,自然地倚向燕离。

    燕离揽着她的细腰下了车,见到一大片绵延的低矮库房,一条马道直奔船坞,有几个脚夫推着板车在运货,二十步一个石台灯座,配上两边的房子,看来就好像夜市一样,只不过除了那些板车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声响。

    站在这里,已可俯瞰半个城池的风景,可却看不清飞鹏堡的全貌。

    张劲走入库房大声喊道:“朱平!”

    里头一个中年发福,穿得像个员外郎似的男子正在点算板车运来的货物,听到这声音,立刻回过(身shen)来,谄媚地道:“哎呦,什么风把张总管您给吹来了。”

    张劲走过去,低声向他耳语几句。

    那被称为朱平的胖子先是一怔,然后睁大眼睛,最后心领神会的地点点头,低声道:“总管您放心,保管给您试出真假来。”

    然后收了账簿,换上一副媚笑,搓着手走向燕离,“大公子,您可算来了。”

    燕离看到此人不(禁jin)一怔,嘴角旋即不着痕迹地扬了扬,道:“听说有一笔账不对?”

    “正是。”朱平小心翼翼地赔笑道,“您也知道,帮主最注重的就是账,如果有什么不对,不但是我们这些奴才要遭殃,您也会稍稍地受到牵连。当然,奴才知道,您根本不在乎,可是这会影响到您在帮主心里的评价。”

    燕离冷然道:“我还要感谢你不成。”

    “不敢不敢,”朱平赔笑道,“小人一切都是为了大公子着想。”

    “要对快对,少他娘的废话一箩筐!”燕离走到朱平专用的躺椅前,气定神闲地躺了下去,指了指肩膀,对流木冰见道,“愣着干什么,快给本公子揉肩。”

    流木冰见神色不动,轻挪莲步,站到他(身shen)后,然后轻轻地把玉手放在他的肩上,很轻很轻地摁了下去。

    燕离先觉一阵舒爽,(情qing)不自(禁jin)地发出呻吟。

    突然声音一变,就好像公鸭被掐住了脖子一样。

    “大公子您怎么了?”张劲道。

    燕离脸颊微一抽搐,轻咳两声,道:“没什么,你们继续。”

    “美人,你会不会太调皮了!”说着按住流木冰见的手,猛地将之一拽,便拽到了前头来,再一用力,便将这具温香软玉般的躯体摁入怀中。

    流木冰见半趴在燕离(身shen)上,檀口在他耳畔轻启,“燕公子见好就收。”

    她的话语轻飘飘的,但燕离却感受到了一种凛然的杀机。

    女战神看来不是那么好惹的。

    “美人都害羞了,朱平,你还在等什么?”

    燕离顺势放开流木冰见。

    流木冰见自然而然地站到他(身shen)后,继续揉肩。

    朱平翻了一下账簿,道:“大公子,昨晚紫金商会送来一批货,里面有几件珍宝,奴才想跟您再核对一下数量。”

    “你说着,我听着。”燕离道。

    朱平眼神微闪,道:“冰翼蚕蛹有十对。”

    “对。”燕离毫不犹豫地道。

    朱平道:“火蜥蜴的尾巴粉末二十份。”

    “对。”燕离道。

    朱平道:“磐石的心脏七颗。”

    “也对。”燕离道。

    朱平微微地笑了起来。他谄媚地笑时,让人觉得这就是他的真面目;他一本正经地微笑时,胖脸顿时说不出的喜感。道:“黑源精金五千斤。”

    “错。”燕离毫不犹豫地道。

    朱平一怔,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张劲。

    张劲朝他使了个眼色。

    昏暗火光下,那张脸说不出的(阴yin)森。

    朱平心中一颤,硬着头皮道:“大公子,黑源精金五千斤如果是错的话,那么实数是多少?”

    燕离冷冷地道:“到底谁管账的?连自己清点的货都会错,还要你干什么用?”

    朱平立刻慌了,道:“大公子,奴才记起来了,黑源精金四千五百斤,不多也不少。”

    张劲暗骂一声蠢货,表面上不动声色,道:“朱平,以后算账认真一点,还劳烦大公子亲自过来一趟,再有下次,小心你的脑袋!”

    一句话把责任推卸得干干净净。

    “是是是……”朱平在心里破口大骂,面上仍自谄媚地笑着。

    “张总管,现在可以回去了吧?”燕离似笑非笑地道。

    “当然,这是您的自由。”张劲前倨后恭,不知卖什么药。

    燕离一时摸不准,只记得要本色出演,突然从躺椅上起来,重重地扇了张劲一巴掌,“记住了,再有下次,小心你的脑袋!”

    语罢趾高气扬地上了马车,“回去!”

    但是上了马车,他立刻蔫了下来,面对流木冰见不温不火的目光,他讪讪地笑道:“美人,你看我受了重伤照样为你赴汤蹈火,收点利息不过分吧?”

    “如果你真是为了我的话,”流木冰见神色平淡无法捉摸,“那是(情qing)有可原的。”

    “难道不是?”燕离睁大眼睛道。

    “既然如此,”流木冰见淡淡地道,“我收回已经给你的报酬,让你名正言顺吧。”

    “且慢!”燕离险些跳起来。

    “你还有什么话说?”流木冰见双指一骈,便感觉到若有似无的寒冰气息萦绕她的指间。

    南芝在一旁趴卧着,眼神里发出无声的嘲笑。

    燕离灵机一动,指着南芝道:“我把它送给你做补偿。”

    “喵!”南芝不满地叫了起来。

    “燕公子,”流木冰见淡淡地道,“你是个特立独行的人,有些地方确实很有魅力。但请你不要再让我看轻你,我不希望失去一个聊得来的朋友。”

    马车驶入一个大得有些夸张的棚屋。

    这大得有些夸张的棚屋里放满了各式各样的马车。

    燕离知道,这院子是上官飞鸿专门放马车的地方,住处却在另一头。

    飞鹏堡整体看来,就好像城中城。

    现在燕离充分感受到了“漕帮”这两个字的分量。

    他一下马车,立刻召来一个侍从,“去,把朱平给本公子叫来!”

    不多时,朱平就来到了他住的院子,进屋便跪倒在地,涕泪齐下,“大公子,奴才是被人陷害的,您给奴才十个胆子,奴才也不敢刁难您啊!”

    燕离缓缓地揭下千丝面,微微笑道:“你先看看我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