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剑倾国 37、酒色掏人心

时间:2017-12-31作者:一介白衣

    孤鹰继续说道:“本座要用你时,你活下来,就是对本座最大的支持。”

    罗开达心里微松,道:“大人,保有用之身,是卑职到府里学到的第一个东西。”

    “很好。”孤鹰面无表情地隔空伸手一按。

    另二人没感觉,罗开达却猛地被按下去,脸部和石砖来了个亲密接触,顿时鲜血飞溅。

    他痛叫一声,浑身哆嗦着,颤声道:“大人饶命……”

    “保命没错,但你已经丧胆,留之何用?”孤鹰的手掌渐渐下压,似要将其头颅压碎,“龙皇府背后站着圣朝,你却告诉本座,不要去招惹拿刀的。拿刀的是谁?什么来历?你一概不知,将本座的颜面置在何地?将圣朝的颜面置在何地?啊?”

    说到这里已是盛怒。

    罗开达终于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勉强挤出声音,“大人……我一定……能战胜他……给我一个……机会……”

    “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你拿什么战胜他?”孤鹰冷冷道,“修行到了你这个地步,心生一次畏惧,就是终生的自我否定。既然注定是个废物,还不如趁早死了算了,免得丢本座的脸面!”

    说着就要下重手。

    “请大人手下留情……”这时候金盛忽然道。

    “你要为他求情?”孤鹰动作一顿,瞥了金盛一眼,“你凭什么为他求情?你是功臣?本座让你办的事,办成了?”

    金盛深深地趴伏下去,“大人,罗开达跟随属下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本来就是属下的过错,不能让他来承担,大人要处置,就处置我吧。”

    “大人……”罗开达咬住牙齿,热泪盈眶。

    王坤眼观鼻鼻观心,一语不发。

    不知过去多久,孤鹰缓缓地松开了手,道:“金盛,你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本座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至于你……”

    他转向罗开达冷漠地道,“龙皇府不需要废物,滚吧。”

    罗开达浑身一震,难以置信地望着孤鹰。

    “还不快滚!”金盛咬牙瞪着他。

    罗开达惨笑一声,无言地朝着金盛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爬起来,留给众人一个萧瑟佝偻的背影。

    “王坤。”孤鹰突然喊道。

    王坤恭敬地道:“大人,虽然白虎境不归大人统管,但下官愿意听您的调遣。”

    孤鹰神色稍霁,道:“天策楼这两天有什么动静?”

    “由于已经打草惊蛇,”王坤道,“流木冰见很警惕龙皇府,现下不知藏于何地,惟一可以肯定的是,目标一定还在城中。”

    “废话!”孤鹰把牵丝傀儡放在台面上,“若他离开飞鹏堡,牵丝傀儡即刻就会反应。”

    王坤神秘地笑了笑,道:“但是卑职却调查到一件事。”

    “别卖关子。”孤鹰冷然道。

    王坤不敢怠慢,连忙道:“不但是这两天,更早之前,天策楼就一直在满春院布置着什么,今天满春院忽然宣布有个新到花魁。”

    孤鹰道:“说重点。”

    王坤道:“新到花魁立刻就被预定,预定她的人,正是上官金虹的大儿子上官飞鸿。”

    孤鹰微微眯起眼睛,断案多年的敏锐嗅觉,让他嗅到一丝不同寻常。

    “上官飞鸿什么时候到满春院?”他问道。

    王坤笑道:“上官飞鸿每隔三天光临一次满春院,风雨无阻,从不例外,今天正好是第三天,所以晚上他必然会出现。”

    金盛忽然道:“大人,那杂种有千丝面,天策楼该不会也要图谋那件东西……”意识到失言,他立刻住嘴。

    王坤目光闪烁,道;“那件东西?”

    孤鹰狠狠地瞪了一眼金盛。

    金盛不动声色地道:“我的意思是,漕帮的破虚船被很多人觊觎。倘若天策楼真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龙皇府势必不能袖手旁观。”

    “这是当然!”王坤微笑着道。

    孤鹰道:“调集所有人手,听本座号令。”

    ……

    上官飞鸿看来绝不会太大,但也不太小。

    他身高八尺,浓眉大眼,上唇留一撇胡子,修饰得非常整齐,这给他增了不少的魅力,但他的眼睛里却充满了太多的淫邪,气色中透着纵欲过度的虚相。

    有句话叫面由心生,错非整天想的都是酒色,也不会搞成现在这副样子。

    而即使在去“享用”新到花魁的路上,他也要同四五个重金买来的歌姬,在一辆奢华的马车上胡天搞地,淫|声浪|语一刻不停。

    八匹高头大马拉辇车似的,往满春院行去。

    马车停在满春院的门口,登时驱散了一大部分人群,就好像海水挤进了一个沟渠,不论其他什么水,通通都要让道。

    “大公子,满春院到了。”一个低眉顺目的小厮恭声说道。

    “让小爷瞧瞧新到花魁什么模样。”上官飞鸿精神一震,推开八爪鱼般缠绕他的几个歌姬,钻出车厢。

    这满春院跟一般妓馆并无二致,只不过门槛高一些,站在门口迎客的姑娘姿色好一些,进进出出的客人来历神秘一些,罢了。

    但是这些神秘的客人,在看到上官飞鸿之后,哪怕心中多是不屑和轻蔑,也不得不把道让开。在飞鹏堡内,他就算要横着走,也没人敢挡路。

    老鸨是个四十出头的化着浓妆,风韵犹存的美妇,一看到上官飞鸿进来,立刻媚笑着迎上去,“哎哟鸿爷,您可算来了,新进花魁正等着您呢。”

    上官飞鸿淫邪一笑,在老鸨丰腴的屁股上捏了一记,顺势搂住她的腰肢,“快带我去,如果让我满意,大大的有赏。”

    “鸿爷可真坏,捏坏了人家,谁给您物色美人……”老鸨欲拒还迎,媚眼如丝。

    正扮成一个跑堂的燕离,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深深感受到了任务的艰巨。

    他跟在上官飞鸿后边,提着一壶茶水。

    他得到的指示就是等待上官飞鸿到来,然后跟随他进入花魁的房间,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

    事实上,到现在他都还不知道这个所谓的花魁长什么模样。

    他想过很多种答案,但绝想不到会是眼前这一个。

    花魁是流木冰见。

    ps:为了答谢诸位订阅巨的支持,年关在即,有好礼相赠,现在凡是已经全订的小伙伴,可以加群334086970,附上全订图找我领取。这是今天第三更。

    推荐:天蚕土豆大神新书《元尊》、猫腻大神新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