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残王毒妃 第230章 只认楚修晨

时间:2017-10-10作者:漫天妖

    第230章 只认楚修晨

    第230章 只认楚修晨

    这人一来,就激起了楚倾瑶和楚云暮的怒火。

    “你是谁?”楚云暮一脸薄怒。他这也算明知故问,此时出现在楚相府,还能如此张扬的也只有北宫子鸢生的儿子。

    “本王北……楚修晨。”楚修晨一脸得意的看向楚云暮,据他所知,父亲的这个养子只是一个普通人。怕是连亲爹亲妈是谁都不知道,身份上他是稳稳的压着楚云暮。

    见他一脸得瑟,楚倾瑶冷声,“妾室吗?那你娘看人的眼光可不怎么好,连个妾室都要换庚帖过大礼明媒正娶。”

    这话说得楚云暮差点叫好。范青菊就是做尽了坏事,对他也有抚养之恩,再说那些年,娘对他可是实打实的好。他真的不希望,她在死了之后,还被人说成是妾。

    楚修晨顿了下,随后一脸怒气的道,“那是我外祖从中作梗,要不然你以为能轮到你们的娘亲?我娘是名动四方的赤罗国长公主,难道还会与人共侍一夫不成?”

    楚修晨边说边狠狠的瞪向孙姨娘,孙姨娘一抖,拿眼去看自家老爷,见他连个眼神都没给,心一酸就开始掉眼泪。

    当她第一眼看到站在老爷身边的北宫子鸢,便放下了心中所有的奢望,只求府上还能有她们母子的安身之地。不是她贪图荣华富贵非赖着不走。这几年,她一人独自抚养孩子,已经过惯了清苦日子。

    可云杉毕竟是老爷的孩子,留下来,他就是相左府庶子,将来必有一番前途。哪怕留下来之后,他只能唤她一声姨娘,她也认!

    打定主意,所以她慢慢的抬起头,虽然还是不敢与北宫子晨对视,但至少站直了腰板。看来,这几年的苦,已经让孙姨娘的性子变了不少。

    见楚亦群并不打算维护他们,楚倾瑶嘴边挂着冷笑,就听楚云暮道,“难道你还想把孙姨娘赶走不成?她生的可是父亲的孩子。”

    “正有这打算。”楚修晨不屑的瞄了眼楚云杉,“庶子而已,再说,父亲已经有了我,已经不再需要其他的儿子。”说完还不忘问楚亦群,“父亲觉得呢?”

    楚亦群看了眼云杉,眉眼长得都像自己,可他时刻记得他这个官复原职是怎么来的,绝不能惹北宫子鸢不高兴。此时见儿子都发话了,也跟着表态,“晨儿的意思,就是本相的意思。孙姨娘,你走吧!本相去极北三年,这孩子未必就是本相的。”

    孙姨娘瞠目结舌的愣在当地,觉得脑子嗡一声炸开,老爷这是什么意思?是不要她们母子了?她将云杉按到地上,跟着慌乱的跪下,“老爷,云杉真是老爷的孩子,你可不能不认他啊!这三年,他可是一直盼着能和老爷团圆,快快,云杉你快磕头,给你爹磕头。”

    “娘,他不是我爹,我爹不会不要我的。”楚云杉想要挣扎着起来,小小的脸上带着一抹倔强,憋得通红。

    北宫子鸢满意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孙姨娘母子,柔声道,“晨儿,不得无礼。娘不怪你父亲,谁叫娘命不好,和他相认得太晚。”

    “父亲,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楚云暮一脸厉色,他在为孙姨娘不值。

    “云暮,这是我的家事,你别掺和。”楚亦群说完,也有点后悔,可话已出口,想收也晚了。

    以前,就算他知道楚云暮不是自己的孩子,也依然把他当成相府嫡子来培养。可现在不同了,他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楚云暮在他心里已经不重要了。

    之所以还能和颜悦色的说话,也是看在服苦役时,楚云暮对他的全力相护。他虽然出身贫寒,从小却没出过苦力,后来贵为丞相,连洗脸都有下人服侍。猛一到了极北,天天的砸石头抡铁锤,哪是他这个养尊处优之人能受得了的。

    好在这个养子有孝心,开始时宁可不睡觉,也要替他把活干完,再后来,他走了好运气被召进军营,他也跟着混了个小小的头目,只需监管其他人就行。

    极北的日子,就算再得到优待,也被他看成是一生的耻辱。与北宫子鸢相聚才短短月余,他的心境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于当初推波助澜的楚倾瑶,还有共同患难的楚云暮都生出了恨意。

    楚云暮一愣,悲伤的道,“父亲,你这是何意?是不准备再认我了吗?”

    “你不是已经找到了亲人?而我也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以后,你再到我这相府,就是客人。”楚亦群说出这话,心里也有不舍,可人不能只看眼前,他想要享受荣华富贵,就要牢牢抓住北宫子鸢的心。

    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已经揣测出晨儿的性子,高傲轻狂,喜欢独一无二。所以孙姨娘生下的孩子,还有云暮,一个都认不得。只有经过极北的地狱之苦,才知道此时的幸福生活来之多么不易。

    楚云暮悲伤的看着一直被他视为父亲,视为这个世界上最亲最近的人。终是他太一厢情愿,也许从娘被休之后,楚家就没了他的立足之处。

    知道他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楚倾瑶拿出一颗定心丸递过去,“大哥,把这个吃了。”楚云暮吞下后,苦笑着道,“妹妹,以后我就只有你一个亲人了。”

    楚倾瑶握住他的手,“大哥,你也会娶妻生子,不相干的人,就忘在脑后吧!”

    “我知道。”楚云暮苍白着脸,再看向楚亦群时,眼中的不舍看得楚倾瑶心里不是滋味,希望左相大人永远也不要后悔今日做出的决定。

    楚倾瑶清冷的道,“楚相今日邀本王妃前来,可是有事?”

    “你是本相的女儿,为父返京多日,都未曾与你见过,今日将你唤回来,只是想吃一顿团圆饭。”

    楚倾瑶讶异,“父亲这是不认儿子,只认女儿?可本王妃也不是你亲生的啊!”

    楚亦群脸一红,“本相养你一场,养恩自然大于生恩,莫不是你嫁进了炙王府,也和炙王一样六亲不认了不成?”

    楚倾瑶可没时间听他在这满嘴说瞎话,冷声道,“本王妃没时间听你鬼话连篇,有事说事,没事以后别来打扰我。你自己亲生的儿子都能冷血到不相认,和我这个外人谈亲情,说出来,怕是连你自己都不信。”

    楚相被她说得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北宫子鸢一脸笑意的接过话,“炙王妃,相府总归是你的娘家。这次叫你回来,是我的主意,以后我会长住在天琼,自然是想与炙王府好好相处。”

    “楚倾瑶,你听到了没有?我娘是可怜你没有娘家,怕你被炙王欺负,才好心让你回来聚聚,好让炙王知道,你也是有娘家相护的。”楚修晨说得阴阳怪气,当看到楚倾瑶一脸冷色时,突然缓了语气,“怎么说你也是父亲的养女,以后本王护你。”

    “多谢你的好意,但本王妃就算受了欺负,也有自家哥哥护着。”楚倾瑶故意扯了扯楚云暮,见他的脸色好了些。

    “不识好歹。”楚修晨愤怒的瞪了她一眼,目光一直留恋在她脸上。虽然楚倾瑶不领情,但他已经打定主意,只要他长住京城,还怕没机会帮到她吗?

    反正也没有血缘关系,那他还有什么顾忌?这个女人,他一定要得到。就这张脸可真是勾人,还有她那双澄澈得如同湖水般干净的眸子,让他心里升起一股邪念,只想扑倒在身下,好好的疼爱一番。

    对于他的想法,楚倾瑶自然不会知道,但也知道这个楚修晨不是什么好鸟。见楚云暮还沉浸在打击中不能自拔,她淡淡的道,“大哥,我们走吧!”

    又看向跪在地上的孙姨娘,抱歉的道,“是我把你带回来的,如今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是走是留我都不劝你,如果想走,就跟着我,以后你们的安全我会负责,如果是留,以后有什么都不要再找我了,我和楚家已经没有一点关系。”

    孙姨娘一直盯着老爷,希望他说句话,能够留下他们母子。云杉是个苦命的,还没出生父亲就被贬去极北,总算把老爷盼回来了,又不被承认。一想到这,孙姨娘就心如刀绞,仿佛这几年的盼头,突然被人生生掐断。

    她的声音有些尖锐,“老爷,你怎么能不要我和云杉?你知道这几年我是怎么过的吗?不管多苦,只要一想到云杉是老爷和我的孩子,我就浑身充满了力气,发誓一定要把他好好带大。老爷,你不要我可以,可你不能这么绝情,连云杉也不要啊!他可是你的亲骨肉。”

    楚亦群脸色越来越冷,到最后已是忍无可忍,“我让管家给你备些银两,以后,孙氏不再是我的妾室。”楚亦群的话让孙姨娘彻底绝望,眼泪大滴大滴的掉,却是无声的哭泣。

    她心底里涌出一股狠劲,慢慢站起来,又把云杉也扶起来,“既然我已与老爷无关,自然不会再收你的银子。老爷,珍重。”

    她牵着云杉来到楚倾瑶面前,无力的道,“大小姐,大少爷,我和你们走。”她弯腰抱起云杉,头也不回的第一个走了。跟在后面的楚倾瑶,只看到她不能耸动的双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