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残王毒妃 第55章 一报还一报

时间:2017-10-10作者:漫天妖

    召楚相和楚夫人上前,让楚玉儿虚晃了一礼,这仪式便算成了。楚玉儿伸手摘下面纱,轻唤了一声,“爹,娘。”

    楚相动容,楚夫人脸上乐开了花。

    太后看向皇上,“哀家累了,想先回宫。”

    “母后,朕送你。”皇上起身,与太后一同离开。临走之前,极有深意的看向楚倾瑶的方向,“炙王妃,恭喜你又多了个妹妹。”

    “见过皇上。”楚倾瑶直腰时,轩辕炙已经上了龙辇。

    太后和皇上一走,大家纷纷向楚相和楚夫人道贺,恭喜他们喜得爱女。大臣们由楚相招待入席,女客则被楚夫人带进了内院。

    楚玉儿见周姨娘竟然跟在一旁,不悦的停下步子,“娘,这位是?”

    楚夫人正巴不得楚玉儿开口呢!“玉儿,这是府上的姨娘,相府正由她管家。”楚玉儿脸色一冷,“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也敢出现在本宫面前,还不退下?”

    周姨娘被训得满脸通红,赶紧跪下,“玉妃娘娘恕罪,奴婢马上就走。”见楚玉儿阴阴的瞪着自己,恨不得立刻消失才好。

    “玉妃娘娘说得对,一个姨娘怎么能骑在嫡母头上威风,这事要是出在我们尚书府,非把她打残了变卖出去。”户部尚书夫人不屑的看了眼楚夫人。继室就是继室,烂泥扶不上墙,连掌家的权利都让小妾抢去,真是没谁了。

    “以后有玉妃娘娘给楚夫人撑腰,看谁还敢上来当跳梁小丑,也不惦量惦量自己有几斤几两。”另一位夫人跟着附和。

    大家簇拥着楚玉儿入了正席,楚玉儿眼尖的在人群中看见了楚倾瑶,笑道,“那不是炙王妃吗?怎么坐在了那里?”

    有拍马屁的对自家丫环使眼色,丫环马上过来,“炙王妃,玉妃娘娘请您过去。”

    楚倾瑶起身,爽快的来到楚玉儿这边,“玉妃。”她辈份比楚玉儿高,根本没行礼。

    楚玉儿眼神凌厉,“炙王妃,以后我们就是姐妹了,这顿饭不如坐下来一起吃。”

    “楚倾瑶也不推辞,挨着她坐下,听着四周对楚玉儿的恭维声,静静的吃着自己的。楚玉儿见楚倾瑶滴酒未沾,让喜乐上酒,“王妃姐姐,妹妹敬你一杯。”

    楚倾瑶淡笑,不着痕迹的从楚玉儿手里抢下酒壶。

    “玉妃娘娘,我们姐妹初次见面,也是喜事一桩,不如让大家与我们同乐,每人一杯,不准耍赖。”这张桌子一共坐了六个人,她走了一圈,一壶酒正好倒了六杯。

    酒玉儿大急,她可不想让大家都跟着喝这酒,“炙王妃,你什么意思?本宫敬你酒,你竟然敢不喝?”

    楚倾瑶面色清冷,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娘娘的恩典,本王妃怎敢拒绝。”她将杯子放下,看向一桌子人,“玉妃娘娘,该你们了。”

    “喝就喝,还怕了你不成?”楚玉儿也一口干了面前的酒。其他人只好有样学样,喝了杯中酒。

    楚倾瑶冷笑,她故意将酒洒在手上一滴,已经放进了系统。刚放进去,系统就给出了结论,酒里面掺了两种药,一种催情一种致幻,马上配制解药。

    好个楚玉儿,真是不长记性。上次的水润斋事件,楚倾瑶才不信不是她的手笔。

    楚玉儿捏了捏袖中的解药,命人再拿来一壶洒,起身给楚倾瑶满上。“王妃姐姐,玉儿以后身在宫中,府上的事怕是很少顾及,爹和娘就拜托给姐姐了。妹妹敬你。”

    楚倾瑶目光微闪,这是要用酒来加速药效的循环?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娘娘,我们两个喝多没意思,不如大家一起。”

    “不行?”楚玉儿急声。

    楚倾瑶笑了,“妹妹这说的什么话,难道你觉得众位夫人不够资格和妹妹喝酒?”

    楚玉儿砰一声将酒壶放下,“炙王妃,你敢诬陷本宫?”

    “我怎么敢呢?既然娘娘不愿意,那我们两个喝就是。”楚玉儿心内一喜,就听她又道,“来人,拿酒来,要整坛的。”

    马上有府上的下人搬来两坛陈酿,动手打开后,楚倾瑶推给楚玉儿一坛,“娘娘,还喝吗?”

    女客们都注意到了这桌,此时大家都在静观。

    楚玉儿憋着一口气,如何肯退,可那一大坛子酒她又不想喝,讥笑着开口,“王妃姐姐,妹妹知道你不拘小节,可女人家用坛子灌酒,有**份不说,也给皇家丢脸,姐姐以后可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言行。”

    楚倾瑶眸色一深,“我可是奉了玉妃你的命令过来和你喝酒的?莫非妹妹纯心想让我丢脸?”

    “楚倾瑶,你……”

    见气氛有些僵持,楚夫人不满的道,“瑶儿,自家姐妹,一句玩笑而已,这坛酒我替玉儿喝了。”

    楚倾瑶全身发热,知道药效要发作了。扫过楚玉儿等人,见她们也都一脸晕红,特别是楚玉儿放在袖中的手似乎攥着什么。

    她起身,拎起桌上的酒壶,“玉妃妹妹酒量浅薄,不能喝就算了,姐姐先干为敬,当是给妹妹赔罪。”她举起酒壶仰头往嘴里灌,楚玉儿嘴角挂着得意。

    楚倾瑶,你喝得越多越好,后面的戏才够精彩。

    楚倾瑶的身了摇了一下,壶中的酒不偏不倚正好浇到楚玉儿,“啊!”她一躲,整条衣袖都湿透了。

    楚倾瑶不好意思的放下酒壶,连连道歉,“妹妹对不起,我手抖了,我扶妹妹去换衣服。”手顺势伸进楚玉儿袖口,硬生生从她手上抢了解药,扔到地上踩了个稀烂。

    “啊!楚倾瑶你还给我。”楚玉儿惊叫一声,浑身酒气的扑过去,想要捡起地上被踩成泥的解药。

    楚倾瑶抱胸而立,也不拦她。“妹妹,姐姐手滑,那是解酒药吗?要不然妹妹怎么这么紧张?”

    “玉儿,你干什么?快点起来。”楚夫人上前拉起楚玉儿,在坐的都是人精,稍稍一想就会明白楚玉儿抢的是什么。

    其他几位夫人面色潮红,身体里像有团火在烧,立时大惊。大家都不是未经人事的少女,自然明白她们这是不知不觉着了别人的道,再呆下去怕是要出丑了。联想到楚玉儿那么紧张刚才的药丸,愤怒的瞪了她一眼,赶紧喊来自家丫环打道回府。

    此时的楚倾瑶酒劲已经上来,一张脸红若云霞,整个人都靠在了红檀身上。

    “红檀,扶本王妃回府。”

    楚夫人拦住她,“你们家王妃醉了,让她留下来醒醒酒再走。”

    “谢谢夫人,但王爷还等着王妃回去,就不打扰大家了。”红檀心里提防着楚家人。

    “炙王妃,你还没陪本郡主喝一杯,怎么这么快就要走?”贺兰唏从一旁走过来。要不是看楚玉儿不顺眼,她早就出来找楚倾瑶麻烦了。

    楚倾瑶暗骂了声该死,怎么哪都有贺兰唏。

    楚倾瑶睁着迷蒙双眼,“贺兰唏主,本王妃今日已经喝了太多,不如改日。”

    贺兰唏单手一拍,就将红檀推开,稳稳的架住楚倾瑶,“王妃,相府可是你的娘家,莫非你心疼那几个酒钱?”

    她神色一冷,“放手,本王妃陪你喝便是。”贺兰唏如何肯放,楚倾瑶冷笑,干呕了一声,吓得贺兰唏大惊失色,立刻松开她躲得远远的。

    她捂着胸口,“不行了,我好像要吐。”

    “王妃,我扶你出去透透风。”红檀暗瞪了一眼贺兰唏,过来扶住楚倾瑶。

    “你们主仆不是想趁机溜走吧!如此没胆,真是给炙王丢脸。”贺兰唏一脸嘲讽,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好,怎么就嫁给了炙哥哥。

    “红檀,你留下等我,本王妃一个人出去。”她不屑的看着贺兰唏,“这下郡主总该放心了吧!”

    贺兰唏觉得无话可说,怒哼了一声,找了位置坐好命人上酒。

    楚倾瑶从花厅的后门出去,被风一吹,觉得浑身更加燥热,恨不得搂个冰块才好。她一眨眼,仿佛看到轩辕炙正向自己走来,他好看的嘴角带着诱惑的浅笑,“楚倾瑶,到我怀里来。”

    她一个摇头,不,这是幻觉。

    手腕一动,一根银针就扎进了自己大腿。嘶的一声抽气,总算清明了一些。立即开启系统,从里面取出系统自动为她配置的解药吞了。

    楚倾瑶刚要回去,就见楚玉儿在楚夫人的搀扶下急急的往前走。她冷笑,暗中跟了上去。

    “娘,楚倾瑶那个臭女人竟然毁了解药,娘,赶紧送我回宫。”

    “玉儿,你忍忍,现在回宫你的名声就完了。娘一会叫人去打冷水,你泡个冷水澡就能好。”楚夫人心急火燎,暗怪玉儿不听话,如果她早早服了解药,也不会被楚倾瑶钻了空子。

    将她扶回房,楚夫人便命喜乐守在外面,又叫府里的丫环去打冷水给小姐泡澡。前面还有女客没走,她也不好长时间不出现。

    楚倾瑶躲在暗处,她在等着看楚玉儿笑话。据她所知,那药的药效很强,冷水根本解不了。

    去打水的丫环很快回来,听声音她和喜乐已经把楚玉儿扶进了浴桶。“啊!”可能水太凉,楚玉儿下意识的尖叫。

    忽然,眼前墨色一闪,一个人影冲进了楚玉儿房里。

    两声重物倒地的声响后,紧接着屋里就传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楚倾瑶走出来,从系统里拿出一支香点燃,让袅袅升起的轻烟正好吹进屋里。

    待香燃了半支, 她将剩下的收好,悄无声息的退走。

    回到花厅时,贺兰唏已经等得不耐烦。一见到她就不悦的讥讽,“还以为你怕了本郡主翻墙跑了呢!”

    楚倾瑶鄙视的笑,“我会怕你?上次在山洞里,最后趴在地上的人不是本王妃吧!”

    贺兰唏脸一红,那件事绝对是她的耻辱。冷声道,“楚倾瑶,你有本事就和本郡主比喝酒。”

    楚倾瑶风轻云淡的坐下,“和你比也行,你得找个证人,要不然郡主输了耍赖怎么办?”

    “楚倾瑶,你少污辱人。”

    见楚倾瑶一脸轻笑,仿佛在说你就是输了不认帐。贺兰唏急了,一指四周,“你们谁过来,给本郡主当个证人,看我怎么喝倒她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