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残王毒妃 第27章 你当我是谁

时间:2017-10-10作者:漫天妖

    回到炙王府,楚倾瑶并没有在主院逗留,而是真接回了自己的小院,红檀一见到她,顿时泪眼汪汪的扑过来,“王妃娘娘,奴婢想死你了。”

    楚倾瑶给了红檀一个大大的拥抱,不知不觉已经将红檀当成了自己的朋友。此时她的心情,就像是在历经生死之后,与最亲近之人重逢一般,满脸喜悦,却眼角含泪。

    主仆二人说了会话,楚倾瑶便去洗澡,等她一身清爽的出来时,红檀已经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饭食。

    饭后,楚倾瑶早早就上床美美的睡了一晚。

    在边关的几个月,睡得一直是硬板床,吃的也是以能填饱肚子为主,尝过了苦日子,才知道此时所拥有的有多珍贵。

    虽然她在王府住的不是最好,吃的也不是最好,可她真的很知足很知足。

    今早从睁开眼睛,楚倾瑶就在想一个问题。如果她现在提出要走,轩辕炙会不会念在她救过他,放她一条生路。

    昨天进宫见过皇上之后,她就萌生了离开的心思。她不想过这种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日子,只想简简单单生活。

    在小院纠结着呆了四五天,她也没拿定主意要如何和轩辕炙开口。还有她如果说了,他能不能同意。

    “王妃娘娘,赵管家来了。”在她纠结时,红檀进来。

    “快请。”她赶紧正襟坐好。

    赵管家一进来,就恭敬的给他行了个大礼,“老奴见过王妃娘娘。”

    “赵伯,快快平身。”楚倾瑶虚扶了一把。

    “谢王妃娘娘。”赵管家平身后,面露喜色,“王爷要老奴转告娘娘,府上的一切事务以后都由您做主。”

    楚倾瑶懵住,轩辕炙这是什么意思?

    “由我做主?”

    “是。”

    “他什么意思?”

    赵伯愣了,这和他预想的不一样啊!王妃娘娘不是应该高兴吗?怎么还满脸不情愿。

    红檀赶紧扯了下楚倾瑶,打圆场道,“赵伯,王妃娘娘是太激动……太激动了。”

    “王妃娘娘,这院子太小了,我已经命人收拾了另一座宽敞的大院,不知王妃打算何时搬过去?”

    心若在这,住多小的地方都有家的温暖,再说这里她已经住习惯了。摇了摇头,“这院子很好,别麻烦了,我就住在这。”

    “那娘娘什么时候想搬,让红檀支会一声。”

    “嗯。”

    “老奴告退。”

    赵管家一走,红檀立马激动的跪下,“恭喜娘娘,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以后,娘娘可就是这王府的女主子了。”

    楚倾瑶笑着骂道,“你这丫头。”

    忽然想到以前在电视上看过,每每这个时候,当主子的好像都要打赏下人,可她却身无分文。

    自嘲的轻笑,楚倾瑶,你现在就是个穷光蛋,你得赚钱了。

    还有那个抠门的轩辕炙,我救了你好几次,也不说给点诊金。要是你下次再落到我手里,我非狠狠敲你一笔。

    “王妃娘娘,韩家派人送拜贴来了。”赵管家很快又出现在楚倾瑶面前。

    哪个韩家?她应该认识吗?怎么不送给轩辕炙?

    刚想到这,她脑子里立刻闪出一段关于韩家的记忆。京城韩家,是娘亲的母家。如今韩家的掌家人韩起翔,在京中任礼部尚书一职。

    “给我吧!”既然知道对方的身份,她示意红檀接过来。

    拜贴是以韩家老夫人的名义送来的,只说她后日午时会来拜访。她眸色深眯,韩家老夫人正是娘亲的生母,也就是原主的外祖,见一见也好。

    如果她想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关于原主的一切都要全盘接收。

    将拜贴放到桌上,楚倾瑶便带着红檀去逛王府。逛了一上午,也不知道王府到底有多大。

    见几乎所有院子都有名字,回来后,她也决定给自己住的地方起个名儿。吩咐红檀找来一块上好的木料,便拿出手术刀,一刀一刀刻起来。

    没过多久,红檀就领了制衣坊的人进来,说是王爷吩咐让人来给王妃量尺寸。楚倾瑶只好放下刀子,乖乖配合。等人一走,她又继续雕刻。

    第二天下午,她就将木牌挂了上去。只见红色的檀木上,雕着非常大气的三个黑漆大字,碧落院。

    碧落,道教指的是东方第一层天,也指天上,青天。而她是穿越而来,也许正是跃过茫茫青天,才会在此重生。她想用这个名字,纪念曾经的自己。

    轩辕炙今日从宫里回来得早,不知为何竟然走到了这边。一抬头就看到了新挂起来的牌匾,不觉赞了一句,字不错。

    推开碧落院的门,就见楚倾瑶躺在一张摇椅上,手上拿本医生,媚眼如丝,似睡非睡的。

    “楚倾瑶。”他叫。

    “啊?”楚倾瑶手一抖,书就掉到了地上。她最恨别人扰她睡眠,刚要发怒,轩辕炙已经走到了近前。

    她只好熄了怒火,“王爷,你怎么来了?”

    “本王的地盘,我不能来?”

    “能。”大爷您是地主,说话都有底气。

    轩辕炙不满她的态度,走到摇椅旁直接躺了上去。

    楚倾瑶愣愣的看着,满脸郁结,不住的在心里嘀咕,摇椅是我的是我的,我的……

    轩辕炙缓缓闭上眼睛,静静感受摇椅带来的舒适,嘴角慢慢变柔和,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会享受。

    楚倾瑶本以为他只是感受一下就走,哪知道他躺着躺着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她表示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摇椅是她的好不。

    此时春光正好,微风和煦,斑驳的光影落到他的俊颜上,看得不真实起来。楚倾瑶伸出手,竟然鬼使神差的摸了上去。

    她的手指才刚一落下,手腕就被人捉住,然后一个天旋地转,她已经被轩辕炙压到了摇椅上。

    “啊!”她真的被吓到了。

    轩辕炙皱眉,似乎不喜欢她的叫声,唇快速的落下来,将她的惊叫吞没。哪成想他的身子一压下来,摇椅就向这边偏。

    楚倾瑶心内紧张,生怕自己掉下去,手不自觉的攀上他的腰,用力搂住。

    轩辕炙身子僵了一下,吻得更加用力。

    直到她的领口大开,嘴出白皙的锁骨,她才蓦地清醒。开始用力的推他,轩辕炙的脸顿时黑了,他从来不会勉强女人,所以他干脆的起身,叽笑的看着独自躺在摇椅上的楚倾瑶。

    “你倒是特别,做了本王的王妃,还不想对本王献身。”

    楚倾瑶快速的理好凌乱的衣衫,不客气的反驳,“在做这些事情之前,王爷不妨问问自己,可有把我当成你的王妃?”

    轩辕炙一愣,“赵伯没告诉你,以后王府的事务都由你做主?”

    “我要的,根本不是这些。今日是我勾引了王爷,我保证不会有下次。”

    轩辕炙冷哼一声,一甩衣袖气哼哼走了。

    不识好歹的女人!

    楚倾瑶将脸埋在胸前,真特么丢人,做出来的事好像没见过男人一样。同时暗暗告诫自己,以后看到多好看的男人,都只能看,只能远远的看……不能动手。

    如果今天轩辕炙不顾她的意愿强了她,那她也只能任命,就当是被……猪拱了。

    今天是韩老夫人上门的日子,楚倾瑶既紧张又期盼。制衣坊的衣服昨晚已经送来,同时送来的还有很多配饰。

    原主的记忆里,周老夫人曾经出现过几次,但每次都是让原主给气跑。后来,可能是老夫人失望至极,再没登过相府大门。

    楚倾瑶特意穿了身素白的流云裙,袖口和领口处都用金线勾勒出好看的花纹,腰间缀着一块如水般的碧玉。三千墨发她只用了一根白玉簪挽着,不施粉黛的俏脸更显清纯娇媚。

    午时一到,韩老夫人就准时到了炙王府外。

    楚倾瑶亲热的上前喊了一声祖母,又弯腰去行礼。周老夫人哪敢受她的礼,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乖孩子,你现在的身份,哪还用给祖母行礼。倒是老身,该给娘娘行礼才是。”

    楚倾瑶不依,就势挽住韩老夫人的胳膊。

    “祖母说的是哪里话,瑶儿是晚辈,到什么时候都该尊敬祖母。”

    韩老夫人被她说得一把抱住她,“瑶儿,你娘要是看到你出嫁之后如此懂事,也能含笑九泉了。”

    “祖母放心,瑶儿长大了。”挽着韩老夫人一同回了碧落院。

    一进去,韩老夫人的脸就沉了下来,不悦的问,“炙王府这么大,就给堂堂的炙王妃住这么小的院子?他这是欺负瑶儿娘家没人?”

    楚倾瑶赶紧晃着她的手,细声软语的解释,“祖母,这院子是我自己选的,王爷也一直要我换到大院去,可我就喜欢这里。再说,我平日也很少到这里住,都是呆在王爷那边。”

    听了她的解释,再看着她羞得发红的脸,韩老夫人这才作罢。

    楚倾瑶捡着去北域路上的趣事,说给韩老夫人听,逗得她不住的哈哈大笑。末了,她才整了肃容,拉着楚倾瑶,“瑶儿,外祖知道你和炙王那一去凶险重重,哪有你说得这么轻松,你这孩子,倒是个会体谅人的。”

    楚倾瑶不好意思的摸摸脸,将头埋在她怀里,“不管发生什么事,祖母都要相信瑶儿能处理好。”

    韩老夫人欣慰的看着在怀里撒娇的女子,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瑶儿,当初祖母几次去相府,都被你赶了出来,你现在的态度可是和当初判如两人啊!”

    楚倾瑶一惊,难道自己露陷了?

    不会。这点她非常笃定。身子本就是原主的,里面换了个灵魂,也绝不会有人知道。想到相府对待自己的态度,她干脆把责任都推到了楚家。

    她从韩老夫人怀里出来,直接跪到她面前,“外祖,瑶儿当时也是身不由已。父亲对我不管不问,继母表面上对我疼宠,背后根本不待见我,瑶儿在那种情况下,只能装成与她一心。让祖母伤心是瑶儿的错,祖母,你打瑶儿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