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残王毒妃 第742章 悲哀韩清风

时间:2018-04-02作者:漫天妖

    第742章 悲哀韩清风

    “我来找陈絮语。”轩辕炙的目光,直接落到床上的陈絮语脸上。

    见他目光冰冷,似乎来者不善,韩清风将他拦住,“王爷如果有事,和我去外面说,絮语身子不适,受不得惊吓。”

    “韩清风,你让开。本王今日就让你认清,你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是个什么东西。”他伸手点了韩清风穴道,让他原地站立。

    韩清风一脸焦急,“王爷,你私闯大臣内宅,与礼不符。”

    “本王就是礼,就是法。”轩辕炙一动,把他哑穴也封了。

    韩清风震惊的看着轩辕炙,不知道絮语怎么惹到了炙王。他一脸担忧,却苦于不能说话。

    陈絮语从床上站了起来,惊慌的看着轩辕炙,微一福身,“见过王爷。”

    轩辕炙不想浪费时间,直接将画像拿出来给她看,“陈絮语,你可识得此人?”

    陈絮语看清画上的人,身子立刻颤抖起来,原本还有些红润的脸上,瞬间变得苍白如雪。她下意识的向后一退,直接坐到了床上。

    情急之下,伸出双手捂住眼睛,“不不,我不认识他,你快把他拿走。”

    从韩清风的角度望过去,只看到画像的背面,他不知道画上到底是何人,会让絮语如此反常。

    轩辕炙将画像往前移了移,“陈絮语,本王的耐性有限,如果你不说实话,少不得要受些苦头。”

    陈絮语身子一僵,将手从脸上移开。然后一把抢过画像,飞快的撕扯着,“我不认识他,我真的不认识他。”

    轩辕炙由着她将画像撕碎,眸子里的阴翳更浓。

    冷笑道,“陈絮语,本王给你个机会,你自己招出来。否则,本王就把你的老底揭出来,把你极力隐藏的事情公诸于众。”

    陈絮语下意识的看向韩清风,还以为他一直站在那里,不肯过来呢!心头升起一股绝望,可那件事那么难以启齿,她真的无法说出口。

    窗外有脚步声传来,七杀耳朵动了一下,理都没理。王爷既然敢在这个时辰来韩家,就没想过背人。

    陈絮语摇摇欲坠的站在那,几欲跌倒。

    “王爷,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

    轩辕炙的目光落到她高高降起的肚子上,唇角溢出残冷的笑,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都这种时候了,还敢撒谎。

    “本王倒是好奇,韩家的大少夫人,肚子里的野种到底是谁的?还请少夫人,替我解惑。”

    他似无意的看向韩清风,见他眼中露出惊慌。

    见此,轩辕炙更加瞧不起他。一个男人,护自己心爱的女人没错,可明知她心如蛇蝎,你也要护?她带了别人的野种回来,谎称是你的,你也接受?

    陈絮语双眼通红,求救的看向韩清风。

    “清风,你别听炙王胡说,我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你的。”

    韩清风的心凉了,陈絮语还在骗他。

    “清风,你快点把他赶走,我不想看到他。”陈絮语哀求的看着他。希望他能冲过来,把轩辕炙赶走,或是带她离开。

    她从轩辕炙的神情中看懂了,她最不愿意记起的那段过往,这个男人全部都知道。她觉得自己已经无所遁形,她绝望又痛苦的闭上双眼。

    她无法想像,那么爱她的韩清风,在听到真相后,会有什么反应。

    豆大的泪珠,从她眼中滚了出来。她知道此时不是哭的时候,强忍住泪,嘴硬的道,“炙王,你凭什么断定我认识这个人?连你炙王府都查不到的人,我怎么会知道?”

    “韩絮语,我只想知道他的身份,并不想去管你和韩清风之间的破事。他愿意戴你送给他的绿帽子,他就戴着。”

    脚步声再起,是韩清逸和珂雪来了。

    珂雪一进来,就懵了一下,“皇叔,你怎么在这里?有话好好说,你这样会吓到嫂子的。”

    “见过王爷。”韩清逸行礼。

    没等轩辕炙说话,陈絮语就道,“珂雪,你快把你皇叔带走,我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他。”

    “王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韩尚书晚一步进来,大概是跑得急,胸口不停的起伏着。

    “本王想知道刺杀王妃的人是谁,刚好韩大人的儿媳知道,可她却守口如瓶,你说本王该如何是好?”轩辕炙的眼神阴得骇人。

    韩广道狠狠瞪了眼韩清风,给轩辕炙陪着笑脸道,“王爷是不是误会了,陈絮语……”

    轩辕炙用手势制止了他,冷声道,“陈絮语,你在离开的那几个月,就是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本王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你还想不承认?”

    陈絮语跌坐回了床上,满脸惊慌。

    她脑子里一片混乱,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

    “我没有,你在胡说。清风,你别听他的,我没有……”她就是不想让韩清风知道她曾经那么不堪。

    轩辕炙冷笑,“你没有?那你告诉本王,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那么多的男人,怕是连你自己都分不清吧!”

    刚被韩夫人扶来的老夫人,正好听到此话,差点气晕过去。虽然那天楚倾瑶话里话外,已经隐晦的告诉她,陈絮语这孩子不是韩家的。

    可她心里总抱着期盼,希望是自己想多了,理解错了。

    此时,她只觉得一阵天晕地转,好在韩夫人手快,在她人中上掐了一把,“母亲,你没事吧?”

    刚才丫环去报信时,她正在老夫人房里陪她说话。本来想一个人过来的,可老夫人不放心,执意要跟过来。

    此时,她都要后悔死了。早知道炙王来府上,会说出孩子的事,她拼着惹怒老夫人,也不会带她过来。

    珂雪急忙上前来,帮着扶住老夫人,“祖母,你没事吧?我先扶你回房歇息去。”

    “站住!”老夫人一脸怒容,“扶我进去。”

    两人把老夫人扶进屋,她慢慢走到陈絮语面前,“我要听你说实话,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清风的?”

    事到如今,陈絮语也知道瞒不住了。冷笑道,“既然你们都知道了,何必还要来羞辱我?”

    轩辕炙对韩家的事一点不关心,他手指一动,废了陈絮语一条手臂。

    陈絮语惨叫着在床上打滚,身上的衣衫被冷汗打透,就连头发都散了。

    “本王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出那人的身份。否则本王就以刺杀王妃的重罪,将你就地斩首。”

    陈絮语缩了下脖子,她不想死。只要过了今晚,她有信心,可以笼络住韩清风的心。

    “他叫无垢,听说来自无极岛。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轩辕炙把手臂抬了起来,吓得陈絮语立刻道,“我还知道他和越泽很熟悉,他们有十几个人,都很年轻。”

    “没了?”轩辕炙眼神一冷。

    “有……还有,据我观察,他好像恨极了炙王妃。后面这话,她本来不想说的,可又怕轩辕炙对前面的话不满意,再对她动手。

    “那些人都在京城?他们什么时候来的?”

    “我只见过他一个人,他来了有些日子了。但他神出鬼没,我从来不敢问他的事情。他就是个魔鬼,我这辈子都不想见他。”

    说到最后,陈絮语已经泣不成声。

    见她说得也差不多了,轩辕炙也没多留,带着七杀直接离开。七杀在经过韩清风的时候,替他解了穴道。

    可韩清风就像没知觉一般,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韩夫人叹了口气,“母亲,我们先回去,有什么事情,明早再说。”

    韩尚书觉得今天自己的脸算是丢尽了,真是家门不幸,竟然娶了个这样的媳妇进门。

    “韩清风,这就是你看上的女人,给你戴了绿帽子还不算,还想让你帮人家养儿子。我韩广道,没你这样不孝的儿子。”

    韩清风仿佛没听到,目光如同淬了冰般盯着陈絮语。

    “大哥……”韩清逸推了他一下。

    “你放手!”他怒吼。

    “陈絮语,我问你,去刺杀瑶儿的事,你到底知不知道?”他可以容忍她的不贞,却不能忍受她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自己的亲人。

    “清风,我没有!”陈絮语不停的摇头。

    “你们都出去!”韩清风瞪着通红的双眼,甩开韩清逸。

    老夫人看了他一眼,被珂雪和韩夫人扶走,韩广道也怒气冲冲的跟了出去。剩下韩清逸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叹了口气,也离开了。

    当屋里只剩下韩清风和陈絮语时,他嘲弄的笑起来,“陈絮语,我早就知道这个孩子不是我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去拆穿吗?”

    陈絮语震惊的望着他,“你怎么会知道?是不是楚倾瑶跟你说的?”

    “絮语,孩子的时间根本对不上。我本来想着,你都回来了,就是想和我好好过日子。那我对你中间离开的那段过往,可以既往不咎,只要你从今以后,心里有我。我就知足了。

    我都想过,如果韩家容不下我们,我就带你出去找房住。我一个人的奉银,节省点也够我们花了。可你为什么要去招惹瑶儿,为什么?你是不是不逼死我,你就不开心?

    我想问你,你当初走得那么决绝,可曾后悔,在外面的日日夜夜,又可曾想起过我?你是我韩清风自己挑选的女人,我就想着,自己选的,跪着也要和你过一辈子。絮语,我知道你讨厌瑶儿。可你就是再不喜欢,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杀死啊!”残王毒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