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残王毒妃 第626章 欠了芸篱的

时间:2017-12-29作者:漫天妖

    第626章欠了芸篱的

    无双冲过来,抱起鬼医对楚倾瑶道,“阿攸,快点找地方给他看伤。”

    楚倾瑶跟着跑出来,就近找了间屋子,手才一搭到鬼医手腕,心就沉了下去。赶紧开启医疗系统,给他做检查。

    “无双,你出去,他伤到了心脏,我要立刻动手术。”

    无双一脸沉重的来到外面,双眼冷冷的扫视着跟过来的尊门弟子。怒声道,“都给我滚开,否则别怪本太子的剑没长眼睛!”

    因为鬼医的伤势太过严重,楚倾瑶在房里一直忙到天黑,才把门打开。轩辕炙和无双都站在外面,她疲倦的道,“该做的我都做了,他最后能不能醒,只能看天意。”

    无双看了眼房门,“鬼医如果就这么死了,他也算是求死得死,可白谨要怎么活?”

    轩辕炙沉着脸,“听说他是主动求死?还骗皇姐说他根本就没中蛊?他这又是何苦!就算皇姐亲手杀了他,也只会更加痛苦,这辈子都没法解脱。”

    “大概是不想活了。”楚倾瑶靠到他身上,低头太久,她有些头晕。轩辕炙扶住她,“阿楚,我送你去休息。”

    “不行,我里面还挂着药水,我不能走。”楚倾瑶道,“等药水挂完了,我再去休息,你们好替我。”

    白谨跪在灵堂里,整个人都像麻木了一般,只是机械的烧着纸钱。哭肿的眼睛,被烟花一熏,更加刺痛。

    “师姑,师公叫你去一趟。”芸篱从外面进来。

    白谨对着棺木磕了一个头,才站起来,被芸篱搀着去见师父。进屋之后,她直接跪下,“不屑徒弟白谨见过师父。”

    “芸篱,把你师姑扶起来。”见芸篱来扶自己,白谨却死活不肯起来。

    “师父,你就让徒儿跪着吧!只有这样,我心里才能好受些。师父,是我害死了大师兄,请师父惩罚。”白谨嘴唇干裂,痛苦万分。

    “为师知道你刺了鬼医一刀,不管你还恨不恨他,谨儿,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你不准再去找他麻烦。”

    白谨愤怒的看着他,“师父,为什么?凭什么他杀了人,我还不能去找他报仇?”

    看到爱徒身死,天术老人的痛一点也不比白谨少,可他知道,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是童芜,鬼医也只是个无辜者。

    “谨儿,鬼医来时,已经中了蛊虫,就算他有错,你也刺了他一刀,如果炙王妃能起死回生,救活了他,你就放下仇恨吧!毕竟他也是无辜之人。”

    白谨笑起来,眼角的泪水淌成了河,“师父,什么叫能起死回生?如果她真能,为何救不回大师兄?就算鬼医活了,我也一定让他去给大师兄陪葬。”

    看着爱徒劳满腔的怨恨,天术老人不禁湿了眼眶。痛心地道,“谨儿,若心远活着,也绝不愿意看到你为了他变得事非不分!”

    白谨跪在那里,哭得肝肠寸断,“师父,谨儿余生只有一愿,定要手刃仇人,给大师兄报仇。我不管鬼医因何杀了大师兄,总之杀了就是杀了,他就是我的仇人。”

    天术老人叹了口气,“谨儿,以后你们江湖再见,要如何相处,师父管不着,但这次,你不准再动手了,如果他能活着,就让他安全的离开吧!”

    白谨目露恨意,残忍嗜血,“凭什么?师父你告诉我,凭什么?我今天才刚刚成亲,就死了丈夫……若他鬼医平时没有这样的心思,又怎么会被利用?”

    天术老人擦了下眼角,“谨儿!这是师命!”

    白谨又恭敬的叩了一个响头,“师父放心,谨儿遵命便是。但他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她被芸篱扶出来的时候,狠狠的擦了下眼睛,鬼医,以前种种因,都化成今日种种果。是我对不起师兄,等杀了你,我也去给他陪葬。

    “师姑,我扶你回去睡一会,好不好?”白谨从事发到现在连眼皮都没合一下,就是个铁人会也受不了的,何况还水米未进。芸篱不顾白谨的意愿,想把她送回住处。

    白谨站住,“芸篱,我要回灵堂,我想多陪陪师兄!”她嗓子都哭哑了,整个人如同行尸走肉,只是凭着本能去做。

    “可是师姑……”

    “芸篱,你要是不听话,以后就别出现在我面前了。”白谨的声音带着丝丝的冷气。芸篱一叹,认命的将她送回了灵堂。

    进了灵堂后,她又跪到了火盆前,回头看着跪在不远处的韩清逸,冷声道,“你过来,给你师父跪三个响头。”

    韩清逸跪行着来到她身边,神情哀伤的给棺木叩头。礼毕后,白谨又道,“我与你师父已经拜过天地,这一声师娘,你还是要叫的。”

    韩清逸因为来得晚,对当时的情形不是很清楚。听后,又对着白谨磕了三个头,“不孝徒儿韩清逸见过师娘,还请师娘节哀!”

    “你告诉我,我要如何节哀?”白谨话一开口,顿时又泪如雨下。

    韩清逸心里难受,也不知道要如何劝说才好。只好陪着她烧纸,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一点她心里的悲伤。

    白谨看着他,又道,“清逸,你师父死在了鬼医手上,你这个当弟子的理当去替他报仇。但我知道你不会去,因为鬼医是你表妹的徒弟。”

    韩清逸一滞,默然的低头。

    “师父告诉我,鬼医是无辜的。那你说说,如果连他都无辜,那你师父呢?他就不无辜?他凭白断送了自己的一条命啊!”

    她再也说不下去,哽咽着哭得昏天暗地。师兄,你起来好不好?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娶我为妻,如今我们已经拜过天地,是夫妻了,你怎么忍心就这么扔下我不管?

    “师兄!”她大叫一声,忽然晕了过去。

    “师姑!”

    “师娘!”

    芸篱和韩清逸双双伸手,搀住了白谨。

    “皇姑姑!”跪在后面的珂雪公主也冲了过来,忧心不已的道,“芸篱,我们先把她送回住处。然后找人给她诊脉,不行就灌点参汤。”

    芸篱虽然学医时日尚短,但是把个脉却难不倒她,她诊断之后道,“师姑是受伤过度,再加上滴水未进,身体承受不住了。”

    几人将白谨送回住处,芸篱急匆匆的去了厨房,让人赶紧熬一碗参汤。

    因为鬼医那边用不上无双了,他便过来找芸篱。听说白谨又晕倒了,无双唏嘘不已,白谨更多的是愧疚吧!他以一个外人的眼光来看,以前,她真的没那么在乎秦心远。

    “公子,你怎么来了?”芸篱憔悴的眼中,现出一抹神采。这种时候,有公子在身边,她就觉得踏实。

    “我来看看你。”无双伸手替他捋了捋额前的碎发,“芸篱,累不累?你要去做什么,我替你跑。”

    “我想去找师公,把师姑晕倒的事告诉他。”平日里芸篱只是负责习武学医,山上的事情都由秦心远和白谨负责。可今天这两人,一个出事了,另一个也指望不上。她有点像没头的苍蝇,一直忙得脚打后脑勺。

    无双忽然伸手揽住她,“傻姑娘,如果白谨没什么大事,就不要去麻烦他老人家了。毕竟人上了年纪,听不得不好的消息。”

    芸篱的心砰砰跳个不停,好像随时都会从嗓子里跳出来一般。她按住胸口,霎时红了脸,“公子,是我欠考虑了。”

    “芸篱,你做得已经很好了。公子我为你自豪!”无双这几天看着楚倾瑶和轩辕炙成双入对,忽然觉得自己欠了芸篱的。

    芸篱眼中溢出别样的色彩,公子这是在夸她?

    无双看了眼边上的珂雪公主和韩清逸,道,“珂雪公主,白谨就交给你了,我和芸篱去灵堂守着。”

    韩清逸握了下珂雪的手,“珂雪,你留在这,自己小心点。我是师父的弟子,应该去灵前尽孝。”

    珂雪懂事的点点头,“清逸,你去吧!”

    晚上的时候,楚倾瑶让轩辕炙替他守着鬼医,她去给秦心远上了柱香。回来的路上,她看到前面有人影闪过,似乎有些熟悉。她追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如果她出了什么事,鬼医怎么办?

    见她根本没追上来,前面的男子一脸气愤的啐了一口,楚倾瑶,你等着吧!我送你的礼物会越来越多,希望你能够喜欢。

    轩辕炙见楚倾瑶蹙着眉头回来,疑惑的道,“阿楚,怎么了?”

    “赤,我刚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是谁。”

    “你去追了?”轩辕炙拉住她的手,一脸紧张,“以后遇到这种事情,一定要先回来找我。秦心远的死,让他很担心楚倾遥。

    “我没追过去。”楚倾瑶道,“三日后秦师兄下葬,这里的人也该散了。”

    “到时候,我们把鬼医带走。”轩辕炙道。

    “炙,我们这样做,皇姐会不会难过?鬼医杀了秦师兄是事实!”从白谨刺鬼医那一刀来看,她是真的恨到了极致。

    轩辕炙拥住她,“别想那么多,鬼医和皇姐的恩怨,持续了十几年,等他好了之后,让他自己去解决。哪怕最后他死在皇姐手上,估计他也乐意。”

    “我进去看看鬼医,如果连他也救不回,我就真的要怀疑我的医术了。”她神情萧索,带着落寂。

    她才刚一动,就被轩辕炙拉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