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一百三十九章 方寸帖

时间:2017-10-21作者:叶知笑

    检测出盗版!  唐笑风暗骂了一声,而后仿似想到了什么,眼神一亮,咧嘴朝慕容娇娇一笑,得意道:“娇娇姑娘,你永远也追不上本公子,就死了这条心吧。”

    “咯咯,是吗?”

    看到唐笑风不加掩饰的得意笑容和讥讽神情,慕容娇娇不禁怒从中来,想她慕容娇娇纵横江湖十数载,那个男人见她不是毕恭毕敬,谄媚讨好,任她愚弄。没想到今儿个竟然被一个蝼蚁给嘲笑了。

    说话间,慕容娇娇挥手,袖中一柄袖珍小巧的弯刀飞出,弯刀飞出的那一瞬,空中瞬时充斥着贪、嗔、痴、妄等无数欲念,红尘名利,纷纷扰扰,人生在世,有所求,有所期,就脱不开这天地人欲的樊笼窠臼,脱不得,唯有沉沦幻孽欲海,方才能解脱。

    即便唐笑风已经掠入了四象九宫阵中,依旧难以摆脱慕容娇娇刀意的侵蚀感染,头脑一沉,幸而有青莲魔种盘踞灵台识海,瞬间将这些欲念纷扰吞噬殆尽,方才能保持头脑清醒。

    “嗡……”

    接着,就是红尘欲念,贪嗔痴妄化作无数刀芒,肆虐而出,梅林、花海瞬间被刀光绞碎,然而其刀光在掠至四象久攻不克阵时,那七七四十九棵梅树突然沿着玄奥莫名的路线移动运转起来,分属两层,一阴一阳。

    梅枝如刀,花瓣如剑,纷纷扬扬飘洒而出,将所有刀光都拦阻在外,不得寸进。当然,也有数棵梅树当场被慕容娇娇的刀光绞碎。

    “住手……”

    待慕容娇娇还要动手时,叶长卿厉声制止道:“你想死吗?”

    被叶长卿一阻止,慕容娇娇只能狠狠地看着唐笑风消失不见,怒气冲冲地看向叶长卿,道:“叶长卿,你什么意思?”

    “你没看出来他是故意激怒你的吗?”叶长卿道。

    “哼,那又如何?”

    慕容娇娇也是心思剔透之人,方才只是被怒火蒙蔽了心神,现在仔细想想,对方确实有激怒她的嫌疑,虽然如此,但慕容娇娇犹自嘴硬,道:“你为什么要阻住我杀他?”

    对于慕容娇娇蛮横质问的语气,叶长卿并未在意,淡淡道:“我不是在阻止你杀他,而是在救你?”

    “什么意思,他一个小人物还能杀了我不成?”慕容娇娇娇嗔道。

    “他自然杀不了你,但如果这件事我们办砸了,自然会有人让你生不如死!”叶长卿斜睨了慕容娇娇一眼,声音不疾不徐:“你应该看出来了,眼前的阵法已经变了。”

    “先前的阵法为四象九宫阵,没什么危险,最多是让人迷失方向,不会危及性命,破解起来也不难;但由于你擅自动手,破坏了原先的阵势,激活了隐藏在四象九宫阵之中的两仪微尘阵,这种阵法为攻击性阵法,且比原先的四象九宫阵要难上数倍,破解起来危险重重。若一不小心破坏了主人的计划,你担待得起吗?”

    “阵中阵?”咬了咬嘴唇,慕容娇娇脸色阴晴变幻不定,最后又恢复了往昔风情妩媚的笑容:“叶哥哥,你是知道的,我对阵法一窍不通,这也不能怪我啦!”

    “我只是想告诉你,动手前,先动动脑子。”

    叶长卿淡淡道:“若你真想杀他,也不急于一时,等这件事办成,你想怎么炮制他都行。”

    说完,叶长卿也不在意慕容娇娇的神情,径直走向面前的两仪微尘阵。身后的慕容娇娇,盯着叶长卿的背影,眼中露出一抹杀意,但转眼间就被迷人的笑意所湮没。

    “阵中阵……四象九宫藏两仪微尘,啧啧……”唐笑风看着身后已经由四象九宫阵变为两仪微尘阵的梅林,不由笑了笑:“玄都真人果然不愧为一代奇人。”

    他先前在观察四象九宫阵时,发现了其中可能暗藏有玄机,但具体并不知晓怎么回事,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所以他才会故意激怒慕容娇娇,想让他探个究竟,反正最后吃亏倒霉也不是他。

    果不其然,阵中藏阵,一旦以暴力破坏四象九宫阵,就会激活其内的两仪微尘阵,两仪微尘阵的威力,可要比四象九宫阵强太多了。

    “嘿嘿……你们就慢慢玩吧。”

    唐笑风嘿嘿一笑,虽然不指望两仪微尘阵能彻底拦住两人,但能耽搁对方一点时间,也算不错了。

    煮梅大会第六关,是一副字帖,为当年大秦王朝书圣杜方寸的传世名作《方寸贴》,《方寸贴》是当年杜方寸在醉花楼醉酒后,熏熏然时所作的字帖,全为狂草,字迹肆意洒脱,矫若游龙,被当时天下所有的书法名家誉为“心有天地,龙飞九天”,为历朝历代学字练字的圭臬。

    当然,除此之外,据说《方寸贴》内蕴含着一套武学招式,为当年杜方寸纵横江湖的一套武学,名“山河方寸诀”,为宗师武学。

    第六关的考验就是对着《方寸贴》赝品,在三炷香的时间内悟出一招“山河方寸诀”的招式。

    很明显,此关考验的悟性,让一个三境的小人物来根据一副字帖悟出一招宗师招式,非天资绝艳者不可为也,难度自然不小,也难怪郑重称煮梅大会九关有登九霄之谓。

    “呼,还真是要命啊!”

    唐笑风自忖悟性不差,但却绝非那些天资妖孽之辈,想要在短时间内悟出一招宗师招式,一个字曰难,难如登天的难。

    然而,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前有虎,后有狼,不降虎,就被狼吃。

    幸亏他先前阴了身后的狼一把,想来,两仪微尘阵应该能阻挡对方一段时间。

    想了想,唐笑风仍然觉得不放心,看着眼前的土石小径,突然福至心灵的想起了什么,嘴角微翘,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而后迅速掠进小径中,抽出怀中的匕首,在地上挖掘起来,挖好后,从小径两旁的梅树上折了几根枝条,用匕首削尖,插在身约九尺的深坑中,尤其是在深坑的左右两侧,插的非常多。

    做好后,他将深坑掩覆起来,而后在上面洒上一层落梅,看起来没有任何破绽。而他折的梅枝也是从数棵梅树上平均折的,若不仔细注意,自然看不出任何端倪。

    接着,他每隔一段,就会在小径上用匕首划拉两三下,弄的有些狼藉,看上去像是有什么陷阱埋伏似的。

    而后,他从怀中掏出一瓶先前从韩啸川身上搜出来的无色无味毒药,抹在小径两旁的梅树梅枝梅花上,每一棵树都没拉下。

    弄完后,唐笑风看着自己的杰作,忍不住笑了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