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一百二十四章 解释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呵呵,我这辈子能杀么你,下辈也一样。”

    唐笑风笑道:“况且,我也不信来世,我只求今生。”

    “哈……咳咳……”闻言,陈狐仿似要大笑,但笑声刚一出口,就被喉头的鲜血呛住、堵住,变成不绝的咳嗽和愤怒:“江湖……江湖……你有一天也会如此。会……会有人替我报仇的。”

    江湖儿郎江湖死,这是所有江湖人都逃不开的宿命。虽然他早料到会死在江湖上,埋骨荒野,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死在这么一个小地方,死在一个无名之辈手里。

    所以,他不甘,他愤怒,他诅咒,他也相信,对方终有一天,也会自己这般,死在别人手里,也算是有人替他报了仇。

    因为,这就是江湖。

    “呵呵,我相信天地自有公道善恶,却不信命。”唐笑风淡淡道,语气中却有一股坚毅和肯定:“我只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在下面等着你,等着……你!”也不知陈狐听没听清唐笑风的最后一句话语,他只是下意识的呢喃重复着生命弥留之际的最后执念和信念,而后抱着这个虚无缥缈的执念,圆睁着双目,倒地死去。

    看着陈狐死去,唐笑风不由松了口气,面色一阵苍白,但心中却难免有些兴奋。

    三境杀四境,对于修行习武之人而言,怎么着也算是一种荣耀,说出去那也是倍儿有面子的事儿。虽说他先前在常山时,亲手杀了一个半步宗师高手,但先不说慕双言原本就身受重伤,心存死志,单就其后的行为,也是人家甘愿求死,否则死的,还不一定是谁呢?

    而杀陈狐,虽然一开始占了突袭之嫌,但后来确是实打实的交手过招,来不得半点虚假。所以,杀陈狐,唐笑风凭借的是自己的实力和本事,自然值得高兴一番。

    此时,唐笑风只顾着高兴和自得,却没发现丹田内的青莲魔种,在他将心底积压的郁结和怒意化作求逍遥自在,顺心顺意一刀时,其上的神秘玄纹变得幽深难测了几分,整个青莲魔种也大了一圈,更加玄奥和深邃。

    “小书生,别傻笑了,先看看眼前的事怎么解决吧?”就在唐笑风暗自高兴时,却听得楚倾幽略带戏谑的声音传来,唐笑风抬头,疑惑道:“解决什么,人不是已经死了吗?”

    “喏,就那些。”楚倾幽笑嘻嘻示意了一下,唐笑风扭头看着狼藉破败的迎仙楼和地上那一道深达数尺的刀痕,脸色瞬间一变,再抬头看着四周已经被惊醒的迎仙楼老者和诸多江湖人,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刚才和陈狐打架,只求发泄心中的郁结和愤怒,压根就没在意过周围其他东西,一架下来,人杀了,还自创了一招刀法,自然是酣畅淋漓,可后果就是整座迎仙楼也被他们糟蹋的不成样子,大堂内的桌椅板凳、杯碟碗筷、古玩装饰,皆被毁于一旦。

    不幸中的万幸,唐笑风因为悟出了求逍遥一刀,直接杀了陈狐,才没能造成更大的破坏,否则,以两人的能力,拆了整座迎仙楼也未尝没有可能。

    当然,事情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只要有钱,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可一想到怀中的一千多两银子还没捂热乎,就花了个七七八八,唐笑风就忍不住一阵心痛,方才的兴奋也被一扫而空。

    而且,这祸,也不是他们先挑起的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原本满脸笑容、一副和气生财模样的老者,看着眼前狼藉破败的迎仙楼,再看着地上的尸体和唐笑风,面容一阵发烟,冷冷问道。

    “这……”唐笑风正准备解释,却听得薛月衣插话道:“前辈,此事是陈狐意图加害我们在先,我们只是被迫还手而已,还望前辈莫怪。”

    “陈狐?”老者略一思忖,缓缓道:“可是江湖人称毒蝎的陈狐?”

    显然,老者虽然困居迎仙楼,但也不算两耳不闻窗外事,自然听说过毒蝎陈狐为何人?陈狐本为五毒门人,但因为为人好色,心狠手辣,虐杀了不少五毒门女弟子,被执法长老逐出五毒门。

    逐出五毒门后,陈狐不但不知收敛,行事反而更加肆无忌惮,仗着一身诡异的毒功,烧杀抢掠,淫掠他人妻女,可谓无恶不作,故而在江湖上得了个毒蝎的名号。但偏生其狡诈如狐,生性谨慎,倒也没被正道人士给斩妖除魔,活得颇为逍遥自在。

    没成想,今儿个竟然折在了这里,而且死在了一个无名小卒手中,也算是因果报应了。

    知道了陈狐的身份,老者的面色稍微有些缓和,问道:“既然如此,他缘何会与你们起冲突,他知道你的身份,当不敢惹你才是?”

    “这……”薛月衣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其实到现在也有些不明所以,只是听命行事,她也不知道楚倾幽和唐笑风是如何知道陈狐今晚竟敢对她动手。

    薛月衣看了一眼身旁的楚倾幽,发现她正百无聊赖地打着哈欠,丝毫没有出头的意思,只能看向一旁的唐笑风,在她看来,还是眼前这个少年更靠谱些。

    周围的人自然将薛月衣的表情看了个一清二楚,皆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唐笑风,似探究,似警惕。

    “我说这位小兄弟,有话就快说,磨磨蹭蹭的,难道让大伙一起在这儿陪你受冻啊?”先前大堂内的魁梧大汉穿着一身单衣,仿似一点也不惧这三九寒冬,抱着手臂,突然叫嚷道。

    闻言,唐笑风笑了笑,也没生气,魁梧大汉的喊叫声虽然响亮和不合时宜,但显然没有恶意,只是脾性使然,说白了就是没什么耐心。

    “大家应该记得,先前在堂中时,薛姑娘因为认出了陈狐的身份,对其抱有敌意和杀意;因为前辈希望以和为贵,所以薛姑娘就没有动手。”

    说着,唐笑风看了一眼老者,继续道:“但陈狐因为害怕薛姑娘会在他离开迎仙楼后对他动手,所以伙同百花娘子裘芊芊,对薛姑娘下毒,先下手为强。毕竟,命都快没了,也不会顾忌其他了。所以,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还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