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九十六章 枭雄末路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 ,最快更新刀试天下最新章节!

    “不过我后来想了想,活人,哪有死人来的让人安心!”

    “所以,我事先给红裳吃了另一种劫骨丹,这劫骨丹,单独吃下去并没有什么危害,反而有强身健体的功效,但若在三天内服下红尘散,两者药性相冲,就会产生剧毒,立即毙命!所以,红裳可以说是我杀的,当然了,也可以说她是自杀的!”

    韩啸川耸耸肩,轻笑道。

    “据说,红裳中的是红颜劫,销魂消肉,红颜枯骨!”萧无痕说道:“你的红尘散,劫骨丹,与红颜劫有什关系?”

    “红尘销魂,劫骨消肉,合起来不就是销魂消肉的红颜劫吗?”韩啸川回答道。

    “传闻红颜劫为当年毒手冷垂玉的独门毒药,自从其被夏季礼前辈斩杀后,夏前辈嫌红颜劫太过歹毒,命人将其全部毁掉;而红颜劫由于配制手法太过繁复复杂,药材也多为天材地宝,难以寻觅,自次红颜劫从江湖失传,不知你的红颜劫是从哪儿来的?”

    梁青霄插话问道。

    “不错,家父曾去信问过夏前辈,夏前辈说他已将红颜劫全部销毁,绝无遗留,以夏前辈的为人,当不会在此事上说谎!”

    萧无痕点点头道,但随即又响起韩啸川先前所说其为医道一途的天才,连九幽逆魔散都能制造出来,配制红颜劫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

    果然,萧无痕话音方落,就听得韩啸川不屑道:“红颜劫自然是我配制的,红颜劫虽说配制手法繁复,但只要知道其药效和特征,自然可以逆推出其所需药材和配制机理,虽不敢说配制过程与步骤和冷垂玉配制的红颜劫一模一样,但效果却不尽相同;且冷垂玉红颜劫的药物搭配太过粗糙,有些地方不甚合理,药性相克,虽然威力奇大,但难以控制;而我配制的红颜劫则不一样,即可控制药效大小,亦能几种不同药性的丹药搭配形成红颜劫的效果,灵活性实用性比之冷垂玉的红颜劫不知好了多少倍!”

    说到药物,韩啸川神情飞扬,双眸熠熠生辉,好似连身上的伤也好了几分。

    “那你又是如何确定周承玄会投靠我萧家,出卖慕双言的?”萧无痕继续问道。

    “周承玄为人有大志,自负其才,却龙游浅滩,苦于没有平步青云的机会,英雄楼这座小庙,可容不下他这尊大神啊!所以,当慕双言找到他时,两人一拍即合,既是交易买卖,又何来的信任可言。因而当红裳死亡,萧君华怀疑到他头上时,周承玄第一时间会怀疑是慕双言出卖了他,想趁机杀人灭口,毕竟,这件事说白了就只有他、慕双言及其身后的人知道,两口子压死奶娃子,不是他就是他身后的人喽!”

    “周承玄又不傻,被人出卖了还傻乎乎的帮对方数钱,当然是保命为要,甚至还会攀上你们萧家这根高枝,何乐而不为呢?”

    韩啸川自负满满道。

    闻言,萧无痕叹了口气,周承玄是不傻,这个江湖上又哪有什么真正的傻子,但纵然是聪明人,也免不了被玩弄鼓掌的下场,只能说这个江湖,人心难测啊!

    “接下来呢,慕双言之事你是否有所搀和?”萧无痕继续问道。

    韩啸川也知道在劫难逃,没有任何隐瞒道:“我只做了两件事,第一,慕双言是九幽核心弟子,和周承玄不一样,不会束手就擒,而自诩正道的萧梁两家也绝不会接纳他,所以他绝对会反抗,说不得会打草惊蛇,让无鉴有所防备甚至逃走;所以喽,在你们围杀慕双言时我帮你们铲除了无鉴在常山城中的暗桩眼线,让他暂时失去耳目,不知道常山发生之事,这样你们才有机会将无鉴那只老狐狸和他的伏魔寺一举铲除。你们是不是该感谢我一下!”

    说罢,韩啸川轻咳一声,喘了几口粗气,塌陷的胸腔处鲜血涔涔,沾湿了衣襟,显得凄苦苍凉。

    “哼!”闻言,萧无痕轻肃的面容上终于出现了一抹怒意,冷哼了一声。

    对于萧无痕的态度,韩啸川并未在意,接着道:“第二嘛,在我在慕双言的屋子里放了点东西,否则,你们怎么会那么快锁定无鉴和伏魔寺。”

    “你是说那串玉佛珠是你放的?”萧无痕对这件事比较清楚,自然知道萧家从慕双言的双安楼搜出了两样东西,其一是九幽的令牌,其证明了慕双言为九幽弟子的身份;其二为玉佛珠,牵扯出了无鉴和伏魔寺。

    “当然了,慕双言为人谨慎小心,岂会因为附庸风雅而露出和无鉴伏魔寺的关系,那串玉佛珠是我花了大价钱请贾亦真仿制的,怎样,是不是和无鉴制作的一模一样!”韩啸川笑道。

    巧手贾亦真,专以仿制物品名震天下,其所仿制之物,包括各种书画古玩玉器奇物,皆可以假乱真,所谓“巧手仿万物,假品亦乱真”,说的就是巧手贾亦真。

    当然,除了精湛的手艺外,贾亦真的贪财和好色也是名闻江湖,只要有钱,只要有美人,贾亦真什么都敢仿制,包括皇宫里那方“既寿永昌”的玉玺。

    闻言,萧无痕半晌无语,韩啸川看似只做了两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偏偏这两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牵一发而动全身,促成此次阴谋的成型,若没有玉佛珠,他们联想不到无鉴和伏魔寺,若没有韩啸川出手封锁消息,他们和无鉴也打不起来。

    “你费这么大功夫就是为了摆脱萧梁两家?”梁青霄开口道。

    “不然为了什么?”韩啸川反问道:“若非萧君华和梁英卓贪图那件东西,对韩某威逼利诱,韩某何须出此下策!”

    “本来依韩某的计划,今晚自焚家门,韩家上下满门诛灭,萧君华和梁英卓必然以为是九幽知道了韩某手中有那件东西,伏魔寺只是调虎离山之饵,这样一来有两种可能:一则你们认为九幽得到了那件东西,我被杀死;一则你们九幽没有得到那件东西,我被抓走。无论那种可能,都可以让韩某跳出这个泥潭,从此孑然一身,重新生活。”

    说到这里,韩啸川哀叹一声:“可惜,千算万算,独独算露了老天。事到如今,韩某也知道在劫难逃,某只想知道,你们收到的那封信,究竟是谁送的?”

    萧无痕抬头看着双眸无神,面容苍凉,仿似老了十数岁的韩啸川,心中闪过一丝凄然,英雄迟暮,可悲可叹:“书信是由一名不足十岁的孩童送给萧家门卫,其上并未署名,由于孩童年幼,亦记不得其人之容貌,只知是名少年,除此之外,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闻言,韩啸川苦笑着点点头,只是眼帘深处,闪过一丝轻薄漠然的愤恨和阴唳,旋即便被黯然悲凉所覆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