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九十五章 真相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 ,最快更新刀试天下最新章节!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难道真的是他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韩啸川不禁自嘲地想着,但眸光里却是满满的不屑与嘲弄,天意又如何,他也不见得会输。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韩某也没必要隐瞒了!”

    韩啸川轻叹道:“不错,这一切都是韩某做的,包括梁青月之死,慕双言之死,而后扯出伏魔寺,萧君华和梁英卓派人围剿伏魔寺这一连串的事情,都是韩某设计的。”

    “什么,是你,这……”萧无痕眉头轻蹙,实不敢相信这一切事情背后的主谋竟然是韩啸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其实说来也简单,由于我和伏魔寺的无鉴交好,又有药材生意上的往来,久而久之,就知晓了他的真实身份。九幽之人嘛,都是一群贪心不足、胆大妄为之辈,于是我便以那件东西为筹码,和无鉴合作,他们救我脱离萧梁两家的控制,而我将那件东西交给他们,一举两得,各取所需;要知道,那件东西只要是个人,就无法拒绝。果不其然,无鉴听闻那件东西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至于无鉴想出的方法嘛,就是暗中挑起萧梁两家的争斗,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从而趁你们无暇顾及我们之时,暗中接应我离开常山,摆脱萧君华和梁英卓的控制。”

    “与虎谋皮,不知死活!”萧无痕皱眉冷哼一声,显然对韩啸川与九幽之人合作十分反感。

    “嘿,我当然知道无鉴他们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虎,等我将那件东西交给他后,说不得就是我命丧黄泉之时!但他们聪明,我也不傻,我韩啸川又岂是那么好算计的?”

    韩啸川冷嗤一声道:“接下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慕双言买通周承玄,在英雄楼趁萧无央和梁青月大打出手之际,暗施毒手杀了梁青月,嫁祸给萧无央,从而挑起萧梁两家的争斗!”

    “而后嘛,我便设法让周承玄杀害梁青月的事情暴露,牵扯出慕双言及他背后的伏魔寺,以萧君华和梁英卓的脾性,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绝不会允许伏魔寺的存在,这样一来,两人决计会出动大批人手一举除掉伏魔寺,而我则可趁你们两家监视松懈之际逃离,这样一来,我既摆脱了你们两家的控制,也除去了伏魔寺这只猛虎,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设计让周承玄杀害青月之事暴露?”萧无痕轻抚了一下额头,淡淡道:“这么说来,红裳是你的人,她之死也是你干的?”

    说起来,萧君华最早怀疑到周承玄身上,就是因为红裳之死,若非红裳莫名死亡,萧君华也仅以为是萧无央不慎杀了梁青月,不会怀疑调查红裳的身世,从而怀疑周承玄,萧梁两家或许真会大打出手,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哈哈,无痕公子果然聪明!”

    韩啸川不咸不淡地称赞了一声:“无鉴、慕双言他们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但殊不知,红裳从始至终都是我的人,要不然他怎么会在我韩家的栖醉楼。”

    “这么说来,无鉴他们不知道红裳是你的人了?”萧无痕淡淡道,想想也是,若慕双眼、周承玄知道红裳是韩啸川的人,早就说出来了,这种事,他们也没有必要隐瞒。

    “当然不知道,栖醉楼是我韩家的没错,但韩家却不止栖醉楼一家红楼青馆,这些事情我也从来都不过问;而且他们利用红裳作饵,也是悄悄进行的,从始至终都没知会过我,我可是从头到尾都不知情,他们又如何能怀疑到我身上?就连萧君华不是也没怀疑到我头上吗?”

    韩啸川挑眉讥笑道,也不知是在讥讽自以为算无遗策的无鉴慕双言等人,还是萧梁两家。

    “那你又是如何杀掉红裳女的?萧家守卫严密,虽不敢说固若金汤,但有玄机星宿大阵,非圣人之境,无故闯入萧家范围,都会被发现,你也不可能例外。”萧无痕疑惑道。

    韩啸川点点头,得意道:“杀?她可不是我杀的,而是自杀的!”

    “什么?怎么可能?”

    萧无痕再度一惊,人世百态,江湖营苟,为国为家,为父母子女,为兄弟姐妹,除了这些外,哪还有什么人甘愿为他人牺牲性命的慷慨悲壮之举,尤其是在江湖这个泥潭里打滚的江湖人,信奉的从来都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不相信红裳女会为了韩啸川甘愿牺牲性命,他也不相信韩啸川会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压在红裳身上。

    “为什么不可能?”

    韩啸川淡淡道:“红裳的身世想必你们都知道吧,她父亲曾身染恶疾,耗尽家财求医而不得,而后辗转来到了常山,而我嘛,恰好是个救死扶伤的医者,医者父母心,救了她父亲一命;后来,其父死后,红裳孤苦无依,也是我收留了她,怎么着,我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吧!”

    萧无痕沉默半晌,淡淡道:“这些消息我们为何没有查到?”

    “我不想让你们知道,你们又能查到什么呢?”韩啸川似笑非笑道。

    “这么说五年前你就开始为摆脱萧梁两家做准备了!”萧无痕心中哀叹一声,旋即又似想到了什么,蹙眉道:“那红裳父亲之死,可也是你所为?”

    “为何这么问?”韩啸川挑眉道。

    “红裳之父原封出身河东汝南荥阳郡原家,原家虽是书香世家,但历代家主都会些拳脚功夫,而据说原封的武功还算不错,怎么会因上山采药不慎跌落山崖而亡,这其中当有什么蹊跷?”

    “哈哈,贤侄果然厉害!”韩啸川大笑道:“不错,原封是我杀的,他不死,他的女儿怎会为我所用!”

    “即便如此,以你的性格,绝不会孤注一掷将身家性命压在红裳的身上?”

    萧无痕淡淡道,正如他刚才所说,他不相信红裳会为了韩啸川甘愿牺牲性命,他也不相信韩啸川会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压在红裳身上。

    “知我者,贤侄也!”

    韩啸川轻笑道:“红裳是自杀,也不是自杀!这么说吧,红裳的指甲中有我事先给她的点红尘散,红尘散并不致命,饮用后只会陷入假死状态。所以,我告知红裳,在进入萧家后,先不着痕迹地点出陈年,而后服食红尘散,陷入假死状态,让萧君华有所怀疑,以萧君华的心机才智,定然会联想到周承玄,我的计划就算成功了一半。”

    “至于红裳嘛,假死后,萧君华当会择地埋葬,届时我便可救她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