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九十四章 自作孽,不可活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 ,最快更新刀试天下最新章节!

    “萧兄,你没事吧!”

    看着躺在地上虚弱不堪的萧无痕,梁青霄走过去,急忙扶起地上的萧无痕,手掌抵背部,输入几缕纯阳真气,但真气甫一进入萧无痕的体内,却恍若泥牛入海,不见半分影踪。

    “这……萧兄为何自封丹田气海?”略一沉思,梁青霄便猜出其中原委,皱眉疑惑道。

    看着梁青霄认真担心的神情,没有丝毫虚伪做作,心如镜则常拂拭之,一尘不染,真情真性也!

    “梁兄不必担忧,我因中了韩啸川的圈套,不得已封镇丹田,过一段时间就好了!至于这伤,损耗的是精神神识,只能慢慢休养了!”

    萧无痕拱手拜谢道。

    “难怪你的伤会如此严重,不过萧兄能在不动用内力的情况下重创韩啸川,也着实厉害,想来萧兄已经将剑绝前辈的百步飞剑之术练至意之境了吧!”

    梁青霄赞誉了一声,继而从怀中取出一颗药丸,道:“我这儿有一颗月华灵慧丹,有助于恢复精神,抑制神识伤势,萧兄赶紧服下!”

    “那就多谢梁兄了!”萧无痕看着梁青霄诚挚无邪的眼神,也未推辞,接过后直接吞服下肚,数息后神情便舒缓了许多。

    “这次多亏梁兄了!”萧无痕站直身子,抱拳再度拜谢了一声:“梁兄来此,也是为了韩啸川那件东西?”

    梁青霄也未隐瞒,直截了当道:“萧兄所指何物梁某不得而知,是父亲让我抓韩啸川的,只是我因祭拜娘亲,陪娘亲说了下话,耽搁了时间,去韩府的时候韩府已经被付之一炬,韩啸川也不知所踪,后跟随萧兄和韩啸川的打斗痕迹一直跟踪至此。”

    “也合该韩啸川倒霉,上山时,恰巧碰见韩啸川下山,受了重伤,也未防备于我,便被我一拳打了回来!”

    萧无痕点点头,知晓梁青霄和梁家关系不太好,梁英卓未必会将图谋韩啸川那件东西的事告诉梁青霄。

    “咳咳……”

    就在此时,一声声咳嗽从断魂崖山巅破碎的山石中传出,两人抬眼望去,只见韩啸川从碎石中费力爬了出来。

    现在的韩啸川早已没了先前的意气风发和得意洋洋,一副狼狈虚弱的模样,胸腔塌陷,手脚扭曲断裂,每咳嗽一声,都有脏腑碎块喷洒而出,整个人瘫软在地,连起身的气力也仿似没有!

    “韩啸川,你现在已是无路可走,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吧!”萧无痕淡淡说道。

    “哈哈……咳咳……没想到梁家大公子也来了,啧啧,你不是和梁家向来不合吗,怎么还会帮梁英卓做事?”韩啸川讥讽道。

    闻言,梁青霄淡淡一笑,道:“纵然我和梁家关系再不好,但毕竟他是我父,我为人子,他有所求,我岂能不应?”

    “真是父子情深啊!”韩啸川轻嗤一声,继而扫视了萧无痕和梁青霄一眼,挑眉道:“萧梁两家都来了,可东西只有一样,一样东西,可不怎么够两家分啊?”

    梁青霄不明所以,微微皱眉,没有答话。

    萧无痕看了梁青霄一眼,轻笑道:“你也不必在这儿挑拨离间,梁兄是君子,我也不是小人,且家族是家族,我们是我们,家族的利益纠葛看似很大,但放眼整个江湖却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父亲的确命我暗中抓住你,不让他人知道,但既然梁兄也来了,那也不必隐瞒,联手擒住你,至于其后之事,就由两家商量着办,与我们无关矣!”

    “正是此理,家师常说,心怀蝇营狗苟,囿于牢笼,不出方寸;胸有天地,方得江湖无束缚,逍遥自在。吾辈江湖人,当放眼天地,岂能囿于方寸牢笼!”

    梁青霄点头道。

    闻言,韩啸川脸色阴晴变幻不定,良久,方才叹道:“名震江湖的萧梁两家,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地位,在两位看来,竟然只是方寸牢笼之地,胸有天地,方能逍遥,常山天骄子,蛟龙天上来,果然不是池中之物啊!”

    “既然如此,那你该跟我们回去了吧!”萧无痕和梁青霄神情平静,并没有因为韩啸川的夸奖而得意忘形。

    胸有乾坤志,慎思之,谨守之,笃行之,方得之,可不是别人夸出来的!

    “回去?回去找死么?”韩啸川挑眉重复了一声,眼眸深处闪过一缕后悔和决然,讥讽道:“回去也是死,在这儿也是死,天为被来地为席,青山断魂埋枯骨,怎么着也比被萧君华和梁英卓折磨的生不如此好!”

    “我是很想杀了你,替那些无辜者报仇,但想来我爹他们不会愿意,所以,你回去未必会死,说不得会活得比以往更好!”

    萧无痕直言不讳道。

    “哈哈……活不了啦,就算萧君华肯放过我,梁英卓也不会,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啊!”韩啸川苦笑道。

    “嗯?”

    萧无痕和梁青霄也是心思剔透之人,闻弦歌而知雅逸,皱眉道:“梁青月是你杀的,你是背后主谋?”

    “你们不知道?”看着两人略显疑惑的神情,韩啸川心中咯噔一声,好似有什么事情弄差了:“那你们为何知道我今晚会逃,来次拦截于我?”

    萧无痕和梁青霄相视一眼,而后萧无痕也没隐瞒,道:“是有人给家父写了一封信,信中言明你今天晚上可能会暗中逃跑,所以家父命我暗中监视你的行动,若你逃跑,便将你请回去!”

    梁青霄也点点头,道:“家父也是这样吩咐我的!”

    “这……”韩啸川顿时只觉得天雷滚滚,他本以为萧无痕和梁青霄来此,定然是因为萧君华和梁英卓知悉了所有的事情,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那个送信之人是谁?”

    “你无需管送信之人是谁,你只需将你如何谋害青月之事告知我们就行?”梁青霄谦和的面容上闪过一缕杀意,冷冷道。

    他虽然和梁家有隙,和梁青月也没什么兄弟之情,但说到底,梁青月也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若梁青月是死有余辜,他也不会心藏杀机,但他既然是无辜枉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韩啸川此时也是分外后悔,他若是事先知道萧君华和梁英卓不知道算计萧梁两家的幕后主谋是他韩啸川,跟萧无痕和梁青霄回去,说不得凭借手中那件东西,他还能活得一命,但谁让他嘴一溜直接将自己的底细给抖搂出来了,若碰到的是一些脑子不甚灵光者,说不得他现在还能三言两语糊弄过去,但眼前这两人可都是心思剔透之辈。

    现在嘛,已是覆水难收,悔之晚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