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八十九章 反手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春秋有春秋的气象,江湖有江湖的风流,这天下,可不只有贤侄你一个天才!”

    看到萧无痕依旧不解怀疑地望着自己,韩啸川啧啧嗤笑道:“有人生而知剑理,明剑意有人生而玲珑七窍,善谋善断有人生而慧心巧手,善绣善织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乏天才,只是各自擅长的领域不一样而已!”

    韩啸川略显傲然道:“当年洛子绝夸赞贤侄心境澄明,赤之之心,是天生的学剑胚子韩某嘛,也被人称为医道百年难得一见之奇才。九幽逆脉散别人改良不了,并不代表韩某不行,九幽千百年来之所以难以改进九幽逆脉散,不是因为九幽没有聪明人,而是因为他们太过囿于窠臼规则,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九幽逆脉散的主药为蜈蚣草,蜈蚣草性阴寒,阴阳相克,且为了加强九幽逆脉散的威力,所以从主药到各味辅药,皆以阴寒剧毒之物,不余其他。”

    “但这偏偏落了下乘,药物炼制,亦如练武一样,阴阳相克,但也阴阳相济,有些看来与蜈蚣草药性相反相克之物,在加入某些中性药草后,恰能相济相生,增强九幽逆脉散的药性,且消除其某些缺陷,例如霜甘花……”

    说着,韩啸川脸不有浮现出一抹认真自信的神态,但当看到萧无痕愈发迷茫的眼神时,失望道:“算了,说了你也不懂,简而言之,经过韩某改良之后的九幽逆脉散,也就是九幽逆魔散,不但威力奇强,在短时间内对抱一境也有影响,且蜈蚣草巨大的腥甜味也被减弱了许多而且,韩某在下毒时,是逆风而立,风从后面吹来,非是迎风,最大程度降低了九幽逆魔散的腥甜味,你未发现,也很正常啊!”

    “毕竟,韩某为了这一天,足足准备了十年,有心算无心,你今天,死的也不冤!”

    说到这里,韩啸川咧嘴一笑,身影微动,一抹虚影在风中停留了一息,而后凭空消散,而他整个人则瞬间出现在萧无痕的身后,一掌拍向其头颅,没有丝毫留情。

    说实话,从两人踏断魂崖山顶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两人之间有一人必须魂断此间!

    所以,对于韩啸川的动手,萧无痕没有半点意外,在韩啸川“死”字刚出口,萧无痕骈指点向自己的曲池、风池、昆仑、阳陵、关阳等人体七大要穴。

    七大要穴,相连成北斗,北斗主死,南斗主生,北斗七星形成的那一刻,萧无痕本是汹涌澎湃的内力瞬间平息下去,恍若风起云涌的湖水忽然变成了一潭死水,波澜不兴。

    真气如大潮,奔流如大江大河,方才能拳出而气象磅礴万千,剑气纵横,真气为武者修炼的根本,无论是练气者还是炼体者,都脱不了内力真气,否则就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不可长久!

    这是江湖人人皆知的根本和道理,但偏偏萧无痕此举,七星定厄,由生转死之法,将体内的真气封锁于丹田之内,经脉窍穴间不余一丝一毫,无法动用,生生由一个举手投足有大气象的抱一境强者,变成了一个空有一身气力把式的普通人。

    虽然通过七星定厄之法,封镇内力,可摆脱九幽逆魔散逆乱真气的效果,但相应的,萧无痕此时也变成也一个任人宰割的鱼肉。

    至少在韩啸川看来,萧无痕这种行为无疑是自取灭亡。

    毕竟,若萧无痕不管不顾,强行动用内力,拼死一搏的话,或许还能拼个两败俱伤然则现在这样,可就真真成了砧板任人宰割的鱼肉。

    不过想是这样想,韩啸川落下的手掌可丝毫未慢,反而加快了几分速度。

    然而,就在其手掌即将落在萧无痕的头颅时,一声清越的剑鸣响彻断魂山崖,韩啸川只觉得身后一阵寒意侵彻心扉,他毫不怀疑,自己这一掌能要了萧无痕的性命,但他也会在同一时间丧命断魂崖。

    他虽然没看见背后之与是什么,但他就是有这样的感觉,这种面对死亡时的强烈恐惧和压迫,让韩啸川瞬间放弃了杀萧无痕的打算,身躯半扭,腰椎如蟒龙翻身,右臂如枪,直直横扫向背后的森寒危险之物。

    劲气嗡鸣声中,狂风呼啸如雷,所过之处的巨大树木径直断裂,虚空生雷音。

    但韩啸川却是眉头一皱,因为在他的感觉中,自己那一臂如枪横扫,压根什么也没碰到。而那种犹若芒刺在背的感觉却依旧未曾消失。

    就在此时,一柄长剑突然从地下刺出,没有任何征兆,亦未有任何气机劲气泄露,就那样从地底平淡无奇地刺了出来。

    韩啸川的神识气机感应中,压根就没有发现这柄剑的存在,直到那柄剑刺破他的小腿时,其方才觉察到,顿时惊怒交加,低声咆哮一声,抬脚猛然跺下,劲气交卷如潮,轰然炸裂,那柄从地下刺出的长剑微微停顿了一下,而后震颤不休。

    仿似犹不解恨,韩啸川再度抬脚一尺之高,而后缓缓落下,每落一寸,虚空便嗡鸣震颤一声,呼啸哀嚎的狂风便收敛一分,一尺有三寸,三寸之间,狂风骤息,而后天地生雷音,雷音相聚,滚滚如潮,雷音大潮之间,那柄长剑开始逐渐哀鸣摇摆起来,仿似要挣脱雷音大潮的束缚,但却始终无能为力。

    “嗡……轰……”

    在韩啸川右脚触及地面的那一瞬,天有雷音煌煌,大地翻覆震动,裂开无数道深达数米的狰狞裂痕,数十颗树木无声摧折,一片狼藉。

    而那柄长剑,则在轰鸣声响起的瞬间,被席卷咆哮的狂风劲气掀落半空,零落辗转如浮尘。与此同时,萧无痕则闷哼一声,眼耳口鼻间俱有鲜血淌出,骈指成剑,指着空中的长剑,轻叱一声:“收……”

    那柄飘悬于半空中的长剑轻鸣一声,一抹如秋水流华的光芒在长剑一闪而逝,而后长剑仿似轻盈的蝴蝶一般,在空中穿梭不休,看似杂乱无章,但偏偏绕过了虚空中韩啸川气机的束缚拦截,回到了萧无痕的手中。

    韩啸川看到没有拦截损毁那柄剑,冷哼一声,也不再纠结,收拳负手而立,漫天气机狂风尽消,唯余枯叶残雪纷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