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七十六章 伏魔寺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梦中轻轻自思量,托我九霄见瑶池

    把酒仰天挥戈舞,夜夜尽是青天主。

    常山城虽然位居中原腹地和西流的交通要道,向来是繁华锦绣之地,若放在春夏两季,绝对是夜夜丝竹无眠声。

    但由于是冬季,受北国寒流的影响,冻肉冻骨冻魂魄,绝没几个人喜欢在三九天这个夜晚出来喝酒玩乐,即便那些规格高档的红楼酒馆都有地龙炭火,温暖如春,也着实没几个人光顾。

    所以华灯初歇,子时方过,除了少数商业繁华的坊市街区外,常山大部分地区都陷入了黑暗和静寂,富者贵者,穷者困者,都不免做着同样的春秋大梦,梦里梦外笑意盎然。

    然而黑夜,总归有黑夜的样子,也总会有耐不住寂寞的鬼祟之人。

    城外,伏魔山,重重黑影趁着森冷凛冽的夜风,无声无息地潜入了伏魔山。

    伏魔山本不叫伏魔山,其原名为伏牛山,因为整座山峰从远处看去,仿似一头卧着的青牛,而青牛头顶有一块硕大凸起的高台,恍若镇压着这头青牛般。

    相传很久以前,有牛魔以食人为乐,祸乱一方,有负剑仙人途径此地,见而伏之,欲以之坐骑,牛魔不肯,仰天长啸:“妖者逆天而行,魔者顺几而为,吾既为妖为魔,焉能降而屈之?”

    负剑仙人闻言,道:“逆天为妖,顺己为魔,求心为道,但到说到底,人在下,天在上,都应有所敬畏,不可为所欲为才是。”

    “哈哈若心有所畏,怕这个怕那个,还求个劳什子长生逍遥,所以说你们永远都是天地的奴隶。”

    牛魔大笑讥讽道。

    “心有敬畏,非是贪生怕死,也非为天地奴隶,而是人之为人的底线,正如一剑平天庭,覆手灭黄泉,诸界唯一的黄道玄所说:心有所畏,生生不息心无所畏,毁人灭几!这也是为什么人族生生不息,妖魔灭绝之因!”

    牛魔嘲讽道:“一派胡言,不知所谓!”

    “哈哈,正是如此!你求逆天顺意,我求念头通达,道不同不相为谋矣。”负剑仙人大笑一声:“今镇压尔千年,以赎其罪!”

    说罢,其抬手挪山岳,将牛魔镇压其下,而后一剑平山顶,建伏牛观,敬天地人神鬼,求己顺心,逆天敬天!

    百年前,有无名僧人路经此地,见山顶已无道观香火,荒凉凄然,唯余仙人伏魔之名广为流传,轻叹道:“仙人乘鹤西归去,如今唯有伏魔名逆天敬天孰是非?阿弥陀佛善恶心!”

    道家讲顺天敬天,佛家则讲善恶因果,于是于山顶建伏魔寺,于后山建伏魔塔,惩恶扬善,尤其是无鉴禅师成为伏魔寺主持后,辩法华,伏百魔,修长生,江湖遂只闻伏魔而不知有伏牛矣,山凭名起,亦易名为伏魔。

    伏魔寺,建于平坦的山顶之上,楼阁殿堂林立,金碧辉煌,其所有建筑整体呈莲花般布局,外为僧舍客房,如片片花瓣般舒展,整齐肃然

    内则为经阁大殿,法堂塔林,如花蕊莲蓬般巍峨高耸,错落有致。

    每逢法华祈福等重大节日,伏魔寺灯火彻夜不熄,映染金佛,粲然生辉,从远处望去,整个伏魔寺恍若一朵冉冉盛放的金莲,为常山夜间一大盛景。

    今夜,自然不是伏魔寺的盛大节日,所以除了长生堂大雄殿法华堂等几个重要的经阁灯火通明外,其他地方皆一片黑暗寂然,斑斑点点星火,更添了几缕静谧安然。

    “萧量、萧重,着人守住伏魔山要道,不得放走任何人!”

    萧君华一身紫袍,迎风猎猎,看着隐匿在黑暗中的伏魔寺,眼中闪过一缕阴寒,冷冷道。

    “是!”萧量萧重两兄弟抱拳应了一声。

    “白羽,你和若愚、承玄、无眠,带领人暗中潜入伏魔寺,占领法华、讲经、般若、戒律、罗汉、伏魔六堂,届时等我信号,务必同一时间将其内的佛陀金身打碎!”

    萧君华背负双手,肃然道:“务必不能出错!”

    “是!”白羽、江若愚等人齐声应道。

    “梁城、梁明、程召,你们也去相助,一切听从白羽的命令!”

    梁英卓忽然开口吩咐道:“事关重大,若然出了纰漏,我唯你们是问!”

    听到梁英卓冷冽漠然的话语,其身后三个年身着黑色劲装男子相视一眼,而后看了一眼对面的白羽四人,撇嘴点了点头。

    原本听闻梁英卓的前半句话,三人还存有与白羽、江若愚等人抢抢风头的念头,但梁英卓疾言厉色的后半句话,无疑绝了他们的小心思。

    若真因为他们的缘故致使围剿伏魔寺之事出现意外和波折,他们绝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对于梁英卓之言,绝没有人敢质疑!因为他叫梁英卓,是梁家的家主。

    当然,梁英卓这句话看似在警告自己人,但又何尝不是在警告白羽等人要以大局为重!

    “剩下之人,直接从正门攻入伏魔寺,凡遇抵抗之人,一律格杀勿论!”

    “是!”

    萧君华挥挥手,其身后众人纷纷消失在黑暗中,消失无踪。

    “伏魔寺号称有一佛两金刚,一佛为无鉴,有宗师境界两金刚为长生堂和藏经阁首座,有半步宗师的境界其余三百寺众,从五蕴到神意不等,皆为习武之人,啧啧,没想到常山地界除了几大家族外,竟然还隐藏着伏魔寺这种实力,难怪敢打我们两家的注意!”

    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众人,萧君华负手轻叹道:“安则殆,逸则懈,看来你我两家安逸太久了,连出了伏魔寺这种势力都不得而知,大意了啊!”

    闻言,梁英卓不置可否,对于伏魔寺的实力,若说他们全然不知,不太现实。

    毕竟以萧梁两家的能力,常山有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的耳目。但正因为自忖实力强大,才会对像伏魔寺这种实力的势力听之任之。

    蚍蜉安可撼大树,这就是他们的底气!

    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也是实打实的真理。

    居安思危,才得长久,这件事情,也算是给这两年骄傲自满的萧梁两家一个警示和教训了!
小说推荐